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60章 堕炎魔功

第560章 堕炎魔功

  “小心一点,这个人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有些诡异,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浓度近乎有那个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分之一,你如果不用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应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好对付。WwW.XshuOTXt.CoM”茉莉忽然出声道。

  茉莉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清楚云澈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,云澈无法不重视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头。

  听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辉夜郡王淡淡笑了起来:“本王一直自诩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狂人,这辈子倒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比本王还要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本王面前如此狂妄。”

  云澈点头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理解,我非常理解,辉夜殿下应该一辈子没怎么出过妖皇城,所以见识短浅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,有那么几个词……好像叫什么坐井观天,夜郎自大,想必按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,辉夜殿下可要学会自省自勉,以后多多出去走走见见世面,否则让人笑话也就罢了,自打耳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滋味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不好受啊。”

  若论阅历,辉夜远远不及云澈,论骂人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趾头都比不上。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刹那僵硬,目光寒光闪动,他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声道:“你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呆着,本王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将来说不定还真能有点名望,可你偏偏要自己找死……和你这种不知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说话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浪费时间和唇舌……看本王不直接撕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嘴!”

  辉夜郡王右臂伸出,五指呈抓状,全身玄气涌动,未见他有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动作,前方十丈之处,一团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忽然凭空出现,狠狠轰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。

  金乌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炎,因而其火焰颜色并不会随着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而产生和普通玄炎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和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一样,呈现着赤红色,其中夹杂着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黄色,金乌血脉浓度越高,金黄色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郁,而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。

  辉夜郡王有着金乌血脉,自然可以燃烧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但他此刻燃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!而且以黑色为主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没有让云澈感觉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感,反而有一种刺骨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感。赤黑火焰所到之处,下方坚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地面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变得一片焦黑……这种焦黑色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烧焦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腐蚀!

  幻妖王族因为身具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基本都会修炼火系玄功。茉莉之前刚刚警告过辉夜郡王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……现在看来,果然有些邪门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堕炎魔功’?”

  “没错!据说这堕炎魔功配合金乌炎,威力仅仅次于金乌焚世录!辉夜郡王虽然还不到三十岁,但据说融合度已经达到了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七成……而辉染郡王,听说已达成了近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度!”

  在赤黑火焰还未出现时,云澈便感觉到了气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正常动向,他虽然有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诧异,但意志上丝毫不为之所动,这类颜色和气息火焰,他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,当年在沧云大陆被天下群雄追杀,他什么邪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没有见过,别说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纯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炎,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之炎,甚至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炎他都见过不知多少次。

  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掌推出,冰夷神功之下,轰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火焰顿时停滞,在挣扎了短短不到半息之后,便被强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凝结,就连颜色也从赤黑之色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转化为冰蓝色。

  “啊!竟然连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都封住了!”大殿之中响起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。

  辉夜郡王眉头微动,随之冷笑一声,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身上爆燃而起,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以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张开,顿时,一阵如轰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响起,澎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为中心汹涌散开,一团比之前狂暴了整整三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火焰横空燃起,直轰云澈,在涌动中竟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成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头形状,张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嘴,向云澈当空罩来,并伴随着鬼哭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厉啸声。

  一股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瞬间充斥了整个大殿,一些玄力相对较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时间全身瑟缩,甚至眼神涣散,如同精神被带入了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之中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玄功,好可怕!”萧云虽然早就听过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堕炎魔功”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真正见到,那种不该属于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感,让他感觉到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都在战栗。单单气息就已如此可怕,他难以想象这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会有着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

  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之火不但拥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灭、腐蚀能力,甚至能直接干涉到精神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,但随之马上恢复清明,但眉宇之间也聚起了一丝凝重,他退后半步,抬手指空,一道蓝芒迎向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之火,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邪魔之炎,与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之芒,在半空形成了鲜明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比。

  咔……

  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火星被迅疾冰封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火焰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顿时减缓,然后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了下来,但停滞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仅仅持续了半息,一声魔哭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猛然激荡,随之一声巨响,冰夷神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封便被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开,化作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碎片,骷髅头带着仿佛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森咆哮,直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响了起来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点意思,但想要封住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!”

  面对破开冰夷神功轰击而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魔炎,云澈眼睛半眯,没有匆忙退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掌轰出,带起一股巨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轰隆!

  整个妖皇大殿剧烈颤动,一股玄力风暴当空炸开,澎湃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海啸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殿堂,那么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,便足以将这里毁灭成一座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墟。

  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之下,带着阴森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骷髅也完全炸开,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漫天溅射,将殿顶、地板腐蚀出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黒痕,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马蜂窝一般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在炸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骷髅火焰中被冲飞出去,连冲几十丈后,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了下来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出现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孔洞,孔洞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焦黑一片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并没有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,唯一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手背出现了一小片并不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。

  以云澈不惧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只要稍加控制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着也不会被火焰所焚毁,但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除了火,还带有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腐蚀能力,他虽然轰灭了骷髅魔炎,但也被大量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星溅到,这些散落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还不足以伤到他,但衣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秧。

  “挡下来了……云澈竟然挡下来了!”

  两人才刚一交手,辉夜郡王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之可怕,便让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霸主都惊然失色。更让所有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缔造了连胜三场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下,竟然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了下来!

  看着虽然被轰开,但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惊色,但脸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冷笑:“不错不错,居然能抗下本王六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炎,看来本王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小看了你。不过,看你现在这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你觉得自己还能挣扎多久呢?”

  空中依然有散碎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火焰落下,在“哧哧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将地面灼出一个又一个空洞,云澈瞥了一眼手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痕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金乌之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兽之炎,你却居然将它融合入这等煞气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功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。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老祖,非清理门户不可!”

  辉夜郡王并不恼怒,冷笑道:“我们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这等垃圾配评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天堕魔炎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仅次于金乌焚世录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玄功,到了如今,金乌焚世录已经不可能再出现,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堕炎魔功配合金乌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幻妖界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最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在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面前,你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嚎哭和挣扎!”

  “最强火焰?”云澈笑了:“就你这等玷污了金乌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邪魔之火,也配自称最强火焰?”

  低喝声中,云澈手臂抬起,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熊熊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起来,随着他手掌猛然推出,凤凰之火化作赤红之箭,携着尖利而高昂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长鸣飞射向辉夜郡王。

  云澈身负凤凰血脉,凤凰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构成,对于这等凤凰之魂所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他心底一直有着敬仰和感激,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身负稀薄金乌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与凤凰炎齐名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融合入一种邪煞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功之中,这让他心中无法自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怒气。

  “火?怎……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火?云澈之前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功么,怎么还可以燃烧玄火?”

  “难道,云澈还修炼了一种火系玄功?这这这……水火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相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种属性,同时修炼水系和火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有可能造成玄气大乱,甚至伤及玄脉么?就算能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住,两种玄功每次也只能释放一种,不但不能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配合和相辅,还随时可能爆发危险……”

  看着云澈竟忽然释放玄炎,辉夜郡王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随之直接狂笑起来:“啊哈哈哈哈!竟然同时修炼冰系玄功和火系玄功,这世上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如此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,本王今天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开眼界啊……而且你这玄炎才修炼到区区红色,居然也敢在本王面前班门弄斧。”

  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炎为橙色,稍高等点为赤色,而一般玄者到了灵玄境后期,便可以燃烧出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炎,云澈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火焰,在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简直连个笑话都算不上,狂笑声中,他随手一巴掌抓向了飞射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火焰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