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59章 淮王杀心

第559章 淮王杀心

  赤阳百烈眉头一沉,目光变得危险起来:“怎么?你难道在妄想霸占我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烈阳鞭?”

  “哦,你说这条鞭子啊。”云澈这才一副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随手一丢,扔给了赤阳百烈:“这鞭子还不错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抽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来,那叫一个响亮。”

  大殿之中大片人顿时笑喷,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绝器之一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居然成了抽屁股的【逆天邪神】利器。赤阳炎舞本就羞怒不堪,一声这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羞愤欲绝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被云澈给抽怕了,恨不能扑上去和他拼命:“你……你!!!”

  云澈仿佛压根没看到赤阳炎舞那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自顾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这鞭子不错,但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万没胆量‘霸占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最近一段时间翻了翻幻妖界这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编年史,里面好像提到过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世妖皇大人亲赐予赤阳家族。看来妖皇一族对你们赤阳家族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器重啊。”

  “哼!”赤阳百烈将烈阳鞭收起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妖皇一族历来对我赤阳家族万分器重,恩重如山……”

  “哦!!”云澈一声大叹:“赤阳家主既然知道妖皇一族对赤阳家族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器重,恩重如山,那想必对于妖皇一族也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恩戴德,忠心耿耿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编年史上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着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和崛起,容我这个晚辈说点不中听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没有先祖妖皇和几大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相救,你们赤阳一族早在万年前就被魔魁一族给灭了。”

  “不但有救族之恩,还带领着赤阳全族一起征战天下,并成为傲视天下,威风八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让你们九阳一族这万年之中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立于幻妖之巅……嗯,还把龙煞烈阳鞭这等天下绝器赐予你们一族……妖皇一族对于九阳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千世万代都难以相报啊!”云澈感叹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哪一天,你们赤阳家族生出异心,忘恩负义,背祖弃宗,那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所唾弃,万生所不齿,天地所不容……哦,当然,承妖皇万年盛恩,你们赤阳一族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赫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这等让祖宗蒙羞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是【逆天邪神】肯定不可能做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想到你们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,有所感怀而已……嗯?赤阳家主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难看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哪句话说错了?”

  赤阳百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之极。淮王之心,妖皇城皆知,赤阳家族出现在东席,其心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昭然。云澈这番话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将赤阳全族给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骂了一通,但这天下群雄的【逆天邪神】注目之下,这通大骂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反斥不得。他手臂上青筋直冒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云澈一眼,阴沉道:“我赤阳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妄言!哼!”

  说完,赤阳百烈拉起赤阳炎舞,转身飞回……女儿当众受辱,作为赤阳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他本该大斥云澈,至少也该给予警告,放几句狠话,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拉着赤阳炎舞就离开,再不愿和云澈多说一个字……显然,云澈之前那番暗骂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心中难堪之极。“忘恩负义”、“背祖弃宗”、“世人所唾弃”、“万生所不齿”、“天下所不容”这些云澈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眼,便如一根根毒刺.插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赤阳百烈一离开,西席那边顿时爆发出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喝彩声,三连胜……西席第一个三连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连番惨败之下,仅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所缔造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连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连胜!

  “云澈,赢的【逆天邪神】漂亮!”

  “这简直……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啊!居然又赢了!”

  “云澈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来头,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”

  “不管他以前怎样,就凭他连胜九方昱、啸东来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、赤阳炎舞,今日之后,必定名震天下。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天玄境?这也太……太夸张了吧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场连胜,对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完完全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轰动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果,因为他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阿猫阿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代表着整个幻妖界年轻一蹩最最顶尖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云轻鸿收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义子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了……太不得了了。”苏项南再次惊叹着:“不但连胜三人,而且基本没受什么伤,看上去根本没用出过全力。如此一个天纵奇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以前却从未听闻过,他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霸道无比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闻所未闻……此子,绝对非同一般。”

  “天玄境如此之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生仅见。”苏家大长老也叹声道,随之又摇头低叹一声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却太过狂放,斥责淮王,重伤九方昱和啸东来,现在又当众折辱赤阳炎舞,暗骂赤阳全族……如此天才,却毫不收敛,张扬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得罪这些连小妖后都不敢直接撕破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连胜三场,重创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……只怕这肆无忌惮得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会过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夭折啊。”

  “大哥所言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所忧啊。”苏项南点头道。云澈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连胜三场,让彻底惨败,准备被践踏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重新扬眉,苏项南对云澈惊叹之余,也自然起了爱才之心和感激之情,对云澈接下来可能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产生了担忧,就如大长老所言,云澈在这场大典之上虽然光彩耀人,但却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得罪着一个又一个超然人物,甚至得罪了整个家族。

  苏项南看了一眼云轻鸿,欲言又止。

  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始终淡漠平静,如被冰封了一般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在此刻也发生了微小而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……至少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稍稍淡了那么一分。这分杀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表现出了震惊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之中对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维护和忠诚。

  “下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”云澈站在赛场中间,直视西席,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。

  整个大殿再也没有了云澈初上场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和蔑视,之前那些大肆嘲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心羞愧,此时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唯有敬畏,而他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字,也让西席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都几乎要沸腾起来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彻底挫败、碾压之后,畅快淋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吐气扬眉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子弟,原本对于云澈这个外来,还莫名其妙成为家族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充满着排斥,而到了此刻,哪还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之心,满心满眼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仰慕与钦佩,一荣俱荣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烈无比。

  至于东席那边,脸色自然都变得难看起来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轻弟子,愤怒、嫉妒恰灸嫣煨吧瘛垮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写在脸上。

  “这个云澈,嚣张什么!他以为自己胜了赤阳炎舞就天下无敌了么!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嚣张也就到此为止了,我们这边没有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三子!随便一个,都能把他虐到亲妈都不认识。”

  “哼,让他好好得瑟一会儿吧,得罪了淮王,得罪了赤阳、啸、九方,身份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妖皇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,大殿之后,他能不能活过三个时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数!”

  “吗的【逆天邪神】!真想看到辉染郡王直接出场,一拳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脸打的【逆天邪神】稀巴烂……不过也太不现实了,辉染郡王何等实力,估计都根本不屑和这货交手,而且有辉夜郡王和远雀郡王在,辉染郡王根本没有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啊。”

  “哼,反正不管怎么样,我们绝对没有任何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唯一不爽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这小子连败三人威风了一把。不过,嘿,他威风是【逆天邪神】爽了,后果也会很严重,估计辉夜郡王和远雀郡王随便哪个上场,都绝不会留手,打个半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的【逆天邪神】!让他嚣张!”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然平静,但目光出现了偶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。云澈之前败九方昱,败啸东来,他虽然惊诧,但也并非真正将云澈放在心上,但此番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没费太大力气败了赤阳炎舞,最让他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赤阳百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番话……到了此刻,他已经无法不重新审视云澈。

  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却查不到半分蛛丝马迹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让他都严重错估。

  他入了云澈,并且被云轻鸿这等人都直接收为义子……

  之前针对云家和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摹灸嫣煨吧瘛勘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而功亏一篑,甚至暴露无遗。

  综合之下,淮王忽然有了一种感觉……这个云澈,或许有可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!

  他不同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实力,远超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和锋芒,甚至让他竟感觉到了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感。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微微沉了沉,心中本就对云澈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一下子强烈了数十倍。他低下头,向辉夜郡王凝玄成音:“夜儿,杀了他!”

  辉夜郡王本就准备出场,忽然听到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他眉头一动,嘴角勾起一丝轻微而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。向着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他缓缓点头,然后一跃而起,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……那目光,充斥着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虐。

  “辉夜郡王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少王爷辉夜!”

  “没想到竟然能逼得辉夜郡王出手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爽,不过这场比赛终于可以结束了。”

  “云澈连胜三场,看上去却没有多大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而且连武器都没动用过……你们说,云澈会不会有可能赢了辉夜郡王?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!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七子排位第三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!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浓度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妖皇一族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,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天下仅次于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血脉!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仅次于《金乌焚世录》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堕炎魔功’,霸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实力却绝对比得上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七级。云澈虽然还算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赢了赤阳炎舞,但也打了近百个照面,又一次还险些被赤阳炎舞逼出赛场,淮王出手,三个照面都不用!他怎么可能会败给云澈。”

  “没错,不要拿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爷和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相提并论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离谱,但再怎么也不可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最多,是【逆天邪神】能逼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用出全力。”

  大殿之中议论纷纷,东席那边之前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因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场而缓和起来,一个个露出微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……他们相信,云澈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出风头,必然会让辉夜郡王对他下狠手,直接杀了都有可能,至于辉夜郡王会败给云澈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无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西席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也顿时冷却了下来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长者,想到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眉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紧紧锁起。

  “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嘛,坦白说,本王居然严重错估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一个月前在云家见到你时,以为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值得入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蚂蚱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你今天不但能逼得本王亲自出场,似乎还勉勉强强有让本王认真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辉夜郡王一脸淡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里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,这种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告诉云澈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会直接对他下死手。

  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辉夜郡王,大话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少说为好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话,我这辈子听了没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,但最终,他们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打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,没有一个例外。嘿,打自己耳光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痛得很啊。”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