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58章 千万不要认输哦!

第558章 千万不要认输哦!

  龙煞烈阳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名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城皆知,在整个幻妖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声名赫赫。一个霸皇手持龙煞烈阳鞭,引动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和烈阳之力,可以轻易扫平山岳,抽断精铁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一个中期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最轻也要抽出一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沟,甚至抽断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和大半条命。

  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道红痕……红痕之上,连一滴血珠都看不见!

  所有听过“龙煞烈阳鞭”大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脑子里都闪过完全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字:这怎么可能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难道比万年精铁还坚硬吗!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赤阳炎舞那一鞭子根本没用到多少力量?

  或者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了。

  他们绝不会想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不但有着龙神血脉、天地之力守护,还经历过比地狱还可怕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。太古玄舟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十八个月……虽然对一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来说,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很短,但云澈身体在这十八月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玄者数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叠加都无法比拟。这十八个月,云澈玄力突飞猛进,身体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淬炼到了近乎变态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虽然远远不及帝君之境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初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都不可能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连能不能让他重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数。

  恢复能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级帝君都拍马难及。

  又何况一个中期霸皇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器。

  这把龙煞烈阳鞭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抽出一道红痕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都稍稍惊讶……当然,他所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和众人所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。

  “你这个小丫头,我刚才一直对你手下留情,你居然敢抽疼我……今天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抽回来,我就不信云!”

  云澈一阵龇牙,然后飞身而起,主动攻向赤阳炎舞,十几朵冰夷莲花当空绽放,旋转着砸向赤阳炎舞。

  作为龙煞烈阳鞭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赤阳炎舞最为清楚手中霸玄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看着挨了一鞭子却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声喊疼,连血珠子都没掉出一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失措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平时里,她拉着父亲赤阳百烈切磋,这一鞭子抽在赤阳百烈身上,也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道红痕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难道竟然比得上父亲……

  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他才二十来岁,年纪似乎比自己还要小……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怎么可能相提并论!

  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鞭子匆忙之下没有击实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!

  赤阳炎舞高高抬起头,握紧龙煞烈阳鞭,全身火焰升腾,随着她一声低喊,双手手背,还有额头之上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映现出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鳞片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也快速生长,转眼间长至三倍之长,在升腾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炎之中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舞。

  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息,和火焰气息,比之刚才整整提升了一倍。

  与此同时,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快速扩散,短短一息之间便辐射至了整个赛场范围,让赛场变成了变成了深紫色,如同一下子跌入了紫炎炼狱,而这片炼狱之中,数百条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快速凝成,肆意飞舞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领域,赤阳炎舞开始用出全力了!”周围有人惊呼道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领域已经大成!你……连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也就不可能用领域技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抵消,在这个限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范围,你若脱离领域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留在在里面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死!”赤阳炎舞冷笑着喊道,随着赤阳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筑起,云澈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在碰触到她身体之前全部融化。

  火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大都为攻击型领域,赤阳领域也不例外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领域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,就足以将玄铁融化,而领域中混乱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能直接将敌人带入死亡深渊……不过,别说赤阳炎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期霸皇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俯视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帝君施展出这个领域,都不可能伤到云澈一根头发。

  云澈站在原地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赤阳炎舞在那白费力气,他手掌伸出,掌心蓝光骤闪。

  “冰夷之树!!”

  赛场中心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一棵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大树拔地而起,在深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领域之中极速生长,一股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也随着冰夷大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长快速蔓延,在这火焰和高温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却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将高温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,将火焰和舞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强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冻结……甚至,将这赤阳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开了一个大洞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赤阳家主赤阳百烈一下子站了起来,他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赤阳炼狱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棵冰晶大树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,那棵冰晶大树分明释放着天玄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又浑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啻于中期霸皇,几乎和赤阳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持平,但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持平,却又傲立在这赤阳领域之中。

  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冰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他们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炎!

  “这……这简直不可思议。”慕雨白瞪大着眼睛,声音都有着发颤:“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玄功!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功,我感觉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几乎不下于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……为什么以前居然从来没有听说过!”

  “这个云澈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来头!居然只用一招玄技,就破了赤阳炎舞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领域!”不少人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道。

  明明身在赤阳领域之中,赤阳炎舞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那株冰夷大树就这么直立在火海之中,没有半点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反而将赤阳领域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缓慢吞噬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连续收缩,忽然一咬牙,娇斥一声,甩起龙煞烈阳鞭,向云澈猛然抽来。

  显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龙炎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面前一败涂地,她现在要胜云澈,就只能依靠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。

  她手腕一甩,一个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带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鞭影,云澈刚才领教了这个鞭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,当然不敢再让这鞭子碰触到自己……抽伤自己身体也就罢了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小心抽到脸上,那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闹着玩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如果云澈重剑在手,面对这万千鞭影,他只需一剑横扫过去便可,连眼睛都不需要睁开,但赤手空拳,自然就没这么惬意,他迅速后撤,在鞭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下迅疾闪动,掠动着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,星神碎影配合幻光雷极,任凭赤阳炎舞鞭影遮天蔽日,但连续几千道鞭影下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他一根头发都没碰到,直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众人目瞪口呆。

  “这玄功,身法,都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。”云轻鸿忍不住深深感叹,“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旷世奇人啊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依然放在心口部位,但脸颊上已经没有了紧张,只有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、欢欣和骄傲。她知道,这一战,云澈已经不可能败。

  “炎龙之怒!!”

  维持着赤阳领域,又全力攻击,赤阳炎舞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颊娇红,气喘吁吁,反观云澈虽然一直在躲避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定神闲,没有半点狼狈和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赤阳炎舞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咬牙,身上龙影闪动,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漫天鞭影重叠在一起,化作一条十丈之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炎龙,怒然砸向云澈。

  轰!!!

  火焰窜起数十丈高,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地板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砸出了一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深痕,云澈快速闪身到半空,躲过这一击,但随之,他感觉到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领域忽然暴.动起来,他一抬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整个赤阳领域在一瞬间完全崩塌,领域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紫炎、炎龙,全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他涌来。

  “澈儿小心!”慕雨柔全身一紧,发出一声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。

  这女人,居然玩阴招……云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,双臂张开,身上蓝光闪动,身体周围十丈区域顿时化作了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之世界,所有紫炎、炎龙一旦靠近,便被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冻结,没有一丝火焰能碰触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

  而就在他支撑着冰夷神功时,龙煞烈阳鞭从周围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角落忽然窜出,瞬间跨越十丈距离,鞭首如吐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蛇,直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眼。

  龙煞烈阳鞭会忽然伸长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领教过,心中也早有准备,但在注意到这一鞭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点时,他眉头一拧,心中怒气横生。

  本以为这女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跋扈傲慢……没想到心肠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歹毒!

  云澈这次没有躲避,手掌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,直接抓向了飞甩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,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动作,赤阳炎舞一怔,然后冷笑起来:“自己找死!”

  啪!!

  一声震响,龙煞烈阳鞭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上,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被他就这么抓在了手中,下一瞬,龙煞烈阳鞭上忽然紫炎燃烧,并瞬间蔓延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手臂,赤阳炎舞还没来得及发出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,云澈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炎便又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,任凭她如何灌输玄力,都再也无法燃起。

  云澈抓着龙煞烈阳鞭的【逆天邪神】鞭梢,用力一缠一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何其之大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舞所能抗拒,再加上她之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大耗,在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力之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瞬间脱手,在空中划了一个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圆弧,被云澈抓在了手掌之中,然后直接一鞭子抽了下去。

  “你!!”

  失了武器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舞顿时心神大乱,龙煞烈阳鞭当空飞来,她惊叫一声,奋力向后闪身,龙煞烈阳鞭也随之挥空,但她还没来得及喘息,一股寒气便忽然从脚下袭来,让她全身一僵,随之又一棵冰夷之树快速生长,散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枝叶将她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其中。

  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鞭子也在这时再次挥出,精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过层层冰晶枝叶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她被火红皮裤紧紧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上,发出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脆响。

  “啊!!”

  “这一鞭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教训摹灸嫣煨吧瘛裤之前抽我那一下!”云澈鞭子一收,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鞭子声响彻整个大殿,还伴随着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惨叫。正闹哄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呆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俊杰,差点没把眼珠子从眼眶里瞪出来。

  赤阳炎舞,从来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,全妖皇城最为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公主,竟然在这妖皇大殿,在众目睽睽之下……被人拿鞭子抽了屁股!!

  还抽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叫一个响!

  云澈这一鞭子当然不会用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所以也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抽开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,让她受点皮肉痛楚,但裤子都没给她抽破。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臀部传来火辣辣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,但再痛十倍,也不及心中屈辱之万一,赤阳炎舞从小到大就被整个家族捧在手心,被所有男人女人所仰望,走到哪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孔雀,承受着无数男人自惭形秽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仰视……但今天,她竟然被一个男人拿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鞭子,当众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。

  “云澈,你这个混……”

  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还没喊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鞭子便又甩了过来,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她另一瓣屁股上。

  “这一鞭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教训摹灸嫣煨吧瘛裤之前竟歹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废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!”云澈手一扬,潇洒的【逆天邪神】将鞭子收了回来,虽然鞭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让它在自己手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安分,但用起来……好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满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云澈……我跟你拼了!!”

  这等奇耻大辱,让赤阳炎舞嘶声发狂,被封锁在冰夷大树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剧烈挣扎起来,但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炎勉强燃起,便又瞬间熄灭,而冰夷大树的【逆天邪神】枝叶始终在快速蔓延,变得更加密集,让她无论怎么挣扎,都无法摆脱半分。

  云澈晃了晃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鞭子,斜眼看着她:“你现在可以认输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有本事杀了我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死……也不向你这个混蛋认输!!”赤阳炎舞脸色赤红,胸腔都快要被气炸,她依然在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一双眼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着云澈,似乎恨不能用目光将他烧成灰烬。

  “哦,很好!我非常欣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。”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过会儿……可千万不要认输哦!”

  淡笑声中,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扬起鞭子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鞭子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屁股上,这一鞭子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短皮裤直接抽出一道不长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“云澈……我总有一天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赤阳炎舞如同一只发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母豹子,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着。

  云澈充耳不闻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鞭子抽了过去:“不要认输……可千万不要认输哦!”

  “啪!”

  这一鞭子,终于把赤阳炎舞抽出一滴眼泪来,她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紧紧裹臀的【逆天邪神】裤子已经裂开了。

  “你哪天能不能把我碎尸万段我不知道,”云澈把玩着鞭子,淫笑着道:“但我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再来这么几鞭子,你这衣服可就烂了,到时候,所有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到你赤阳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春光……你说,他们会有多感谢我呢!哦对了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过,一定不会认输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可千万不要认输哦!”

  说完,云澈手腕一动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鞭子甩了过来,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脆响,将她皮裤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半也抽出一道裂缝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我杀了你……我一定要杀了你!!”赤阳炎舞再怎么倔强,再怎么高傲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也明显带上了哭腔,她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七分愤怒,二分杀意……还有一分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哀求。

  “够了!!”

  一声隐含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低沉声音响起,瞬时,一道火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从赤阳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中飞起,瞬间来到了赤阳炎舞身侧,这个人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红衣,有着火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家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赤阳百烈。

  女儿众目睽睽之下被如此教训折辱,他就算涵养再强十倍,也根本已忍耐不住。赤阳百烈手掌一挥,封锁着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大树直接汽化消失,全身被冻僵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阳炎舞倒在赤阳百烈身上,她鼻子一酸,一时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屈辱、委屈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处:“爹!替我杀了他……我要把他碎尸万段,我要把他……把他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赤阳百烈一声怒斥:“你嫌不够丢人吗!”

  “呜……”赤阳炎舞平时极少被赤阳百烈呵斥,她也知道自己今天丢了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,顿时红着眼,不敢再吱声,看着云澈时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……她从小到大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,都在今天,都因为云澈而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丢尽了。

  赤阳百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极不好看,但赤阳炎舞败给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技不如人,众目睽睽之下,他根本发作不得,他转向云澈,脸色生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掌:“拿来。”

  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傻子,也知道赤阳百烈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从赤阳炎舞手中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煞烈阳鞭,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之色:“拿来?拿来什么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