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56章 大败啸东来

第556章 大败啸东来

  妖皇大殿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见闻极其广博之人,整个妖皇界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也都聚集在此,却从未有人见过这玄技都被冰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,一些人直接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反复确认着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幻觉。WwW.XsHuotXT.com

  砰砰砰!!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刺,被冰封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就如最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脆冰一般纷纷粉碎,啸东来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大乱,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快速逼近,他双手一晃,一把长枪抓于手中,卷起巨大风旋,大吼一声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向云澈,枪尖之上,一只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马之影展翅长啸。

  哧!!

  长枪直线穿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撕裂了一抹残影,啸东来顿时大惊灰色……以他修炼风玄力所练就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灵觉和感知力,竟丝毫没有察觉到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时瞬身移位,好在他反应不慢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收回玄力,守护住全身。

  轰!!!

  犹如一口万钧大锤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后背上,啸东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顿时大幅度下陷,全力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剧烈颤荡,险些完全崩碎……这一刹那,他顿时明白了九方昱为什么在他一击之下居然直接倒地不起,七窍流血!如果自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全力防御,这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绝对可以让他直接重伤……更何况根本不屑防御,还被轰在心口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方昱。

  惊雷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中,啸东来如一颗炮弹般飞了出去,他在空中旋转数十周,才以风玄力勉强平衡身躯,落到了赛场边缘,落地之时,他一个踉跄,直接半跪在地,一张脸变得格外苍白,喉咙里一声咕嘟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冲到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逆血给咽了下去。

  而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,前方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风声呼啸,他一抬头,便看到了云澈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……距离他,已不到十丈距离。

  此时面对云澈,啸东来哪还敢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视和狂妄,一咬牙,扛着内腑伤势凝聚玄力,用力抓紧手中长枪,但他还没来得及完全站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忽然玄光一闪,一颗冰夷大树拔地而起,极速生长,一息之后便已参天而起,直达大殿之顶。

  冰夷第四境——冰夷之树!

  冰夷大树分散开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枝雪叶将啸东来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缠绕,他只挣扎了一瞬间,便被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封,任凭他全力涌动玄力,也再无法动弹半分,仿佛来自寒冰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也疯狂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让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在被快速冻结。

  “再……见!”

  云澈嘴角微勾,一声低吟,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……

  乒!!

  冰夷之树轰然炸开,散开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,整个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骤然下降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就坐于大殿最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狠狠打了一个哆嗦。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碎片中,已被彻底冻僵的【逆天邪神】啸东来如一具被抛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般毫无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出去,直至落地,都毫无动静。

  大殿之中再次静悄悄一片,之前因云澈一击废了九方昱而傻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这次再度傻眼……甚至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懵了。

  他之前一击重伤九方昱,他们可以解释为九方昱托大,没有防御和防备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特长又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力,他们九成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相信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正面交战,云澈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方昱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毕竟,九方昱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传承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论底蕴、玄功,云澈根本不可能和他相提并论。

  但,云澈和啸东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实打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交锋!甚至,啸东来一上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啸家最具威胁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攻击,却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攻击反牵制!他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攻击,被云澈直接冰封,他惊慌之下连武器都拿出,却依然被云澈轻松击溃,甚至,就连他们啸家号称冠绝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都被云澈直接秒杀!

  这一战,两人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正面交锋,而且啸东来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都尽皆发挥了出来,却被云澈惨败……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惨败!

  无数人震惊,无数人发懵,无数人瞠目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慕家坐席,慕飞烟都站了起来……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站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看着从赛场边缘悠然走回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胡须剧烈动了动,有些发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小子,不得了,不得了啊。”

  “他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玄功?这世上,竟然存在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系玄功,而我竟然闻所未闻!”慕雨青惊声道。

  慕雨白摇摇头:“呼,我们慕家一向自诩冰系玄功天下无双,但和这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起来……就凭能把玄力都冰封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玄功都简直拿不出手啊。嘶……天玄境界堪比中期霸皇,这速度、这身法、还有这要老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玄功、还医好了……这小子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简直太多了!不行!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拼了老命也要和他拜把子!”

  “大哥……居然……这么厉害。”萧云张大着嘴巴,

  “夫君,这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吗?”慕雨柔抓着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,到惊讶,再到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情绪失控,语无伦次,这个上天归还给他们夫妇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给了他们一个又一个太大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让她犹在梦中,那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欣慰、自豪,让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啊。”云轻鸿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闪动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和骄傲光芒。

  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们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满面通红,就连云江、云溪、云河三大太长老都不住点头,而那些之前暗中哧鼻,平时还曾经多次私下里嘲讽云澈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此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羞愧的【逆天邪神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啸东来被啸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抬回坐席,啸家众人在看着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时,目光却大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。云澈之前在啸家最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甚至身法上都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碾压了啸东来,他们震惊之余,根本连一句愤怒和指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喊不出。

  之前因九方昱挫败而各种不满不忿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方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在此刻全部闭嘴,再也喊不出半句九方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轻敌而落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九方昱和啸东来实力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斤八两,云澈五个照面击败啸东来,九方昱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出手……同样也只能在云澈手下惨败!

  他们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

  不对!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根本就彻底违背了认知!

  霸玄境界,能越一级挑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天才,云家那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,在霸玄境界,最最极限也只可让自己发挥超出两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境界,每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都大若鸿沟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差距并非那般庞大,可以以极高天赋轻松跨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、地玄境、天玄境……

  霸皇恰灸嫣煨吧瘛堪期比肩霸皇中期都宛若神话,纵观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,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个。

  而王座堪比霸皇,从未有人听过,见过。

  至于天玄境堪比霸玄境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中期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亘古未闻,如果今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所见,那么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天下最德高望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说出,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。

  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此刻就站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以天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正面击败了霸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啸东来……而且仅仅用了五个照面!

  谁都无法想象,云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做到以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释放出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如此匪夷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跨越,只能用“逆天”二字来形容。要做到越级挑战,最最起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拥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……难道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姿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!?

  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僵硬了起来,正面击败啸东来,和之前一击重伤毫无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方昱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无法作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所有人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在眼中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淮王,此时内心深处也被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填满。

  一直低头垂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辉染此刻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瞥了云澈一眼,然后淡淡一哼:“哼,似乎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这家伙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点夸张啊,这样看来,赤阳炎舞好像也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啊。”幻妖七子排行第二,远雀郡王眯着眼睛,淡笑着道。

  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脸色阴沉,在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云澈一会儿后,忽然冷笑了起来:“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赤阳炎舞也败在他手中,这样一来,本王就可以亲自出手……废了他!!”

  “哦!”远雀郡王转过头来:“说起来,这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似乎一个月前坏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相当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嘿,本王本以为我们根本没有上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没想到这场游戏忽然变得有趣起来了。希望这小子可千万别被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给烧成灰了,否则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败坏了你辉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致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辉夜郡王阴笑了起来:“如果落在赤阳炎舞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估计比落在本王手里也舒服不到哪里去,这女人下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虽然这样会让本王少点亲自动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乐趣,但起码省了点力气,还不会脏了手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