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53章 云澈出战

第553章 云澈出战

  剧毒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感觉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苏止战不但身上毒气全消,口中不再发出呻.吟,甚至在所有人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……自己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手掌一直按在苏止战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苏项南,还有苏家众长老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苏止战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皇蛇毒竟然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抑制住。他们和九方一族同属守护家族整整万年,自然无比清楚九方家族毒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,也知道九皇蛟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如他们,中了只有霸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方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九皇蛟毒”,要完全化解也要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而云澈喂给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黄色丹药,居然短短几息之内,便将苏止战体内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皇蛟毒全部化解。

  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都深感难以置信。

  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苏止战自己自然最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,他目光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会儿,然后一拱手,真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兄弟,感谢出手相救。爹,众位长老,我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众目睽睽之下,九方一族当然不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苏止战给毒死,但若九皇蛟毒拖得久了,极有可能会对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甚至玄脉造成无法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和暗患,苏家想要早点拿到解药,就势必要向九方一族低头……所以,云澈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解了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挽回了苏家差点就要放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

  以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自己而让家族向九方家族屈膝,那比杀了他还难以承受。所以对于之前并没有太怎么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心中如今感激之极。

  “真……真乃神药!”苏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长老低呼道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顾及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场合,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追问出云澈喂给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神药。短短几息便完全消除蔓延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皇蛟毒,有了此药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万毒不惧!

  苏项南向云澈重重点头,虽未说话,但感激之意已溢于脸上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苏止战身上毒息消失,像没事儿一样站了起来,九方昱,还有九方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傻眼,他们虽然看到了云澈喂给苏止战一枚药,但脑子里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——不可能!

  这个世界上,怎么可能存在如此轻易化解九皇蛟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……绝不可能!一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压制了毒性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!

  九方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心中震惊,但绝不相信,也绝不能接受苏止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一枚丹药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化解了!如果真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那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毒功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笑话,成了狗屁!

  “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我苏止战……记下了!”苏止战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九方昱一眼,然后在苏项南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之下,回到了苏家坐席。

  但云澈却没有就此离开,他面对九方昱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九方昱,苏止战和你交手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带伤,玄力大跌,你轻易就可以打败他,为什么还要用毒?你们九方一族,难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阴毒之辈?”

  对于身上只释放着天玄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九方昱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看他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都没有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方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区区一个天玄境,在他眼里连“垃圾”二字都配不上,他歪着头,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?本大爷怎么对付苏止战,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才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来质问?哦……我忽然想起来了,你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那个顶撞淮王殿下,云家主所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废物义子么,嗯?怎么,难不成,接下来代表云家出战那个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?哈哈哈哈!”

  说完最后一句话,九方昱直接大笑了起来。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你说对了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代表云家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“嗯?”九方昱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嘎然而止,然后再度大笑起来,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仰后合,差点没上气不接下气:“你?一个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……代表云家?做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?啊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九方昱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,全然不认为云家会派一个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出战,因为这个境界,在这场对决之中连凑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不够,但没想到,云澈居然给了他一个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让他犹如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东席那边瞬间笑倒了一片,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个角落也都传来了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声。西席惨败,已成定局,苏止战败了之后,他们便只剩最后一个参战者,这场对决源自云家,结果也关系着云家未来,所以云家无论如何也要有一人出战……虽然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凋零,虽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败无疑,但云家之前声称比赛可输,但绝不可输了骨气和气势,他们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派上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全力和九方昱一战,纵败不屈……

  再怎么,也不该让一个只有天玄境,连上台面和凑数都没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代表云家出战。若真这么做了,云家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己羞辱自己。

  所以,众人哄笑之余,全部认为这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自作主张,他之前各种吓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举动、言语,人们还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历历在目。

  “这小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之前看他居然和淮王针锋相对,还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胆气过人,原来压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愣头青。”

  “他一个天玄境,连我都不如,还想代表云家?他难道不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扒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?”

  “我都看不下去了,换成我,估计以后都没脸见人了。”

  “堂堂云家家主,怎么会收了这么个义子,唉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全场哄笑大片,小妖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眉紧蹩。一阵淡笑声响起,淮王站起身来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你要代表云家出战?不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呢?”

  云澈没有回答,云轻鸿缓慢站起,目视淮王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否决时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!我们这一派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代表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战者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淮王难道有意见?”

  哗——

  毫无意外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整个大殿一片哗然,几乎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,随着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喧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云轻鸿根本不用去听,也知道他们都在谈论着什么,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云轻鸿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疯了”之类。

  不过,也并非全部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有人在瞠目,有人在大笑,不过淮王却没有笑,十二家族,也有不少人若有所思。

  三个月前萧云和天下第七城外遇袭,被云澈所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少人都知道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一族,以及赫连一族,还有淮王等人,还知道云澈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三个霸玄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手下救了他们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灭杀了一个一级霸皇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绝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表面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简单……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决定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彰显了这一点。

  因为云轻鸿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傻子!

  “七宝,那天云澈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用一招就灭杀了一个一级霸皇?”

  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上,天下无敌向天下第七确认道。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天下第七非常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三叔,我当时就在那里,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眼所见。”

  “我那天试探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”天下第一目光直视着云澈道:“他在出手时,玄力气息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十级,这一点不会有假,但其战力,却至少在霸玄境四级!这一战,还真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方昱胜……都等着大跌眼镜吧!”

  天下第一把“至少”两个字咬的【逆天邪神】很重。霸玄境四级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那天试探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但他也感觉到那极有可能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。一个足够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断然不会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表露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实力。

  “如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那可就有好戏看了。天玄境十级……比肩中期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练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整个幻妖界历史,都绝对没出现过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跨越。”天下无敌沉眉道,不过随之,他又暗叹一声:“唉,就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越霸玄境四级,赢了九方昱又如何?惨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不可能改变了。九方昱败了,他们还有啸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赤阳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丫头,还有淮王和仲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三个儿子……唉。”

  “至少能争回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!”天下雄图侧目道:“我倒要看看这小子,能不能给我们惊喜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小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赢这一场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狠扇了对面一个耳光,输也输的【逆天邪神】畅快些!云轻鸿让他最后一个出场,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不过,云澈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按理说,应该没有资格代表云家出战。”天下第五开口道。

  “那边都没有反对,你操个什么心。”天下雄图一甩手:“他们就算明知道这一点,也一定不会提出来,巴不得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羞辱云家一番……唉,希望这小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赢啊。”

  “没意见,当然没有意见。”淮王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家主如此信任你这义子,看来你这义子定然非同寻常啊,那本王,就静待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彩对决了,呵呵呵呵。”

  “家主,这这这……此事非同小可,请你一定要三思啊。”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长老彻底坐不住了,纷纷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言道。

  云家一个年轻弟子快速站到云轻鸿身前,道:“家主,弟子请求代替云澈出战,弟子虽然不才,但定然死战到底,决不让家族蒙羞……”

  “都不要再说了。”云轻鸿断然挥手:“都回到自己位子上去,有什么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等这场比赛打完再说!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严厉而坚决,众长老和弟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不敢再多言。云轻鸿坐下身来,看着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脑中回想起三天前那让他都深感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和隐匿能力……还有那夜妖皇城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爆炎……

  虽然,他从未真正试探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但,就凭他那夜触怒了小妖后,却活着回来这一点,他就足够相信自己这个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绝对要比自己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强大。

  澈儿……让为父看看,你会呈现一幕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演!

  云澈从三个霸皇手中救下萧云和天下第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妖皇城内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清楚,或者就算听说了,也根本不会把一个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放在心上……九方昱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天玄境十级,就算天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死,也顶多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妖皇大殿这等场合,天下群雄齐聚之地,却面对这种垃圾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九方昱甚至都有一种耻辱感,为了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淡化这种屈辱感,他觉得自己一定不能把这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给直接击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羞辱一番,否则他都觉得以后没脸见人。

  他歪歪扭扭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向云澈一勾手指,声音软瘫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就打吧,来,拿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尽管向我攻击,我就站在这里让你砍我三十下,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一下,就算我输,咋样啊。”

  “嘿!”云澈淡淡一笑:“不用了,我觉得对付你,还用不着武器。”

  “……”九方昱直接就被气笑了,他现在顿时觉得到自己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弱鸡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十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傻逼,和他面对面站在一起,都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品位、层次甚至智商都在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拉低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