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40章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?

第540章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?

  大殿之上忽然火光闪耀,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足金鸟在横空火焰中浮现,双翼张开,发出一声撕空长鸣,随之,三足火鸟从火焰中直线飞下,所到之下,拉下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火帘,火帘从殿顶一直垂落到皇位前方,三足火鸟在碰触到地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消失,随之,火帘之后,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若隐若现在皇位之上。WwW.XsHuoTXt.com

  大殿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齐刷刷的【逆天邪神】离位,云澈也被云轻鸿给一手拉起,所有人跪拜在地:

  “恭迎小妖后!!”

  能有资格受邀来到这妖皇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这十万人叠加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恭迎声,其声势之浩大,让一些玄力相对较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双耳轰鸣,五脏六腑一阵翻腾,若这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,估计都能被震荡到崩塌。

  “众位,平身吧。”火帘之后,一个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。

  众人起身归位,云澈回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上,面色一阵疑惑:这个声音……怎么好像有点耳熟?我明明没有见过小妖后才对。

  随着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降临,整个大殿顿时变得落针可闻,肃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也弥漫了大厅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这时,火帘前方,两个高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缓缓浮现。两个女子容貌俏丽而肃然,一个为人,一个为妖,身上,都散发着霸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气息。她们同时伸手,搭在火帘之上,将燃烧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火帘向左右缓缓拉开,显出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云澈对这小妖后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,一直抱有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,在火帘拉开时,他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皇座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身影,这个身影就如萧云之前所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灰衣,全然没有一个帝皇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华丽皇装,而且这个身影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小,乍看之下,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而在看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时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瞬间瞪大,身体也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一缩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身体缩在了云轻鸿身后。

  “额,大哥,你怎么了?”云澈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,让萧云连忙问道。

  “她……她……她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打结,牙齿都有些打颤。

  “对啊。”萧云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大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好奇怪……难道你已经见过小妖后了?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,小妖后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可怕,那张脸很凶神恶煞么!这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长相,根本和你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一样啊!”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典之地,云澈真想吼萧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唾沫星子。

  小妖后一身灰衣,蓬松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具玲珑纤薄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一双眼眸犹如黑夜般阴暗,寒刃般冷冽,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宛若冰雪雕琢出来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致纯美……

  这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天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夜,他在妖皇城外所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差点把他杀了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灰衣小女孩啊啊啊啊!!

  那个小女孩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!!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也就罢了……关键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天夜里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她不知情之下,将她一丝不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看了个精光……还连续看了长达一刻钟……

  最最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自己最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她发现,连脸都被她记下来了!

  这特么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爷在玩我么!!

  萧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过小妖后很可怕,唔……我应该也说过我都不敢直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气势、眼神,还有神情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每次面对小妖后,我都心脏狂跳,背脊发凉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可没有说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容貌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。小妖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,幻妖界第一美女。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现在颇有一种想把萧云掐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:“最后一句……这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,你那天怎么不说!”

  萧云缩了缩脖子,表情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:“你……你没问小妖后长相怎么样啊。而且……我感觉,这个好像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才对。”

  云澈一拍额头,无语凝噎。

  仔细回想,那天萧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“可怕”、“吓人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指见到她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并没有很明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容颜可怕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形容,却会让人很容易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联想到一张阴冷、凶神恶煞到让人看都不敢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。再加上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云轻鸿都要大,怎么也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年女人……

  有了萧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描述,他再怎么也无法把小妖后和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孩联系到一起!

  虽然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灰衣,但这不能说明什么,因为崇拜小妖后而学她穿灰衣太正常了……虽然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用金乌炎……但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能用金乌炎……

  云澈现在纠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塌糊涂……这剧情,也实在太刺激了。

  他之前还一直在镇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想着该如何和父亲一起解决小妖后在这场大典上可以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危局,现在……面对最大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反倒成了自己!

  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未知数。

  把堂堂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给看光了……这罪名,估计杀一万次头都不够。毕竟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皇明媒正娶,天下见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!

  云轻鸿看了一眼云澈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,他刚要询问,皇座之上,小妖后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“本后自继承先夫之位,转眼之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。百年之中,本后虽无造福苍生之建树,但亦无祸乱苍生之大过,也算勉强对得起父皇与先夫之托付。”

  “百年大典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庆贺而生,但今次与以往不同。本后在位百年,父皇与先夫亦亡去百年,百年虽过,但父皇与先夫之血仇,却未能得报!此仇此恨之下,何喜之有?有何可庆?”

  “此次大典,不得歌舞奏乐,不得歌功颂德,不得进贡呈礼,只论本后在位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之事,和百年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之图!”

  如果直视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会发现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绝美到足以让日月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但伴随着这绝色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宛若天地倾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威压……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作为帝王,这股威压也实在太过沉重,沉重到足以让一个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在面对她时都有些喘不动气。

  这种恐怖到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足以完全压下容颜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艳。

  她站在皇座之前,冷然俯视幻妖界十万巨头,缓缓而言,每一个字都震耳发聩,动颤心魂,这些有着强大力量,或掌控幻妖重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无不俯首静听,无一人敢抬首相对,做出半点不敬之举。

  一个外表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第一美女……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数百亿子民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!!

  对于“初见”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来说,这一幕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与视觉冲击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小妖后抬起右臂,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宽袖垂下,露出雪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和一小节白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她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女缓步向前,俯首托上一盏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酒杯。

  小妖后缓缓拿起酒杯,下方众人也都连忙拿起席前已备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酒杯,拱手面向小妖后。

  “本日大典,便以此酒开端!”小妖后抬高手臂,稚龄少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无法鄙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。

  “此酒,一敬我幻妖天地!”

  “二敬我妖皇一脉列族列宗!”

  “三敬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位!你们或为我幻妖之基石,或为我幻妖之栋梁,或为我幻妖之壁垒,本后这百年以来,也全依众位倾力辅佐……本后先干为敬!”

  小妖后声音刚落,杯中之酒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昂首饮下。

  “谢小妖后!”

  下方众人尽皆惶恐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杯中酒饮下,不敢留下哪怕一滴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发颤。百年大典,历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先敬妖皇,小妖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先敬众人,他们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惶恐。

  小妖后放下酒杯,目视众人,本就死气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,陡然间释放出了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,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安排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大殿之中所有人顿时屏息,一些不明所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面面相觑,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突变……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座次万年恒定,没有人怀疑小妖后一眼就能看出这场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位次问题,但谁也没有料到,她上一秒刚敬天下群雄重臣,下一秒便当着众人之面,在这大典之中,陡然质问此事。

  转折之快,让人措手不及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