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36章 淮郡王
  云家这次前来参加妖后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刚好一百人,其中年轻弟子占将近一半左右,三十六核心长老有多达二十九人随行,而三个太长老,则皆在其中。

  “三位太长老竟然没有一个人留下坐镇,全部跟随,看来爹这次都有豁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了。”萧云靠近云澈,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点头:“其他守护家族也应该会带着核心强者随行。话说,每个家族只允许带一百号人?”

  “嗯!这次妖后大典,幻妖界各大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级势力或统治者都会应邀而来,但所带之人,普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限定三人以下,一些实力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最多不能超过十个人。唯有我们十二守护家族,还有各大王府可以带这么多人。”萧云解释道,对于这场早已举世瞩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,他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所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十二守护家族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地位相当于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守护妖皇一族而存在,自然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待。

  “大典上,大概会有多少人到场?”云澈又问道。

  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。”萧云挠挠额头:“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参加妖后大典。”

  “会有十万人左右。”走在他们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出声道:“这十万人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不凡。包括各大城主、领主、王公贵族、宗门之主、玄府之主、种族之王……他们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也大多为少主或第一天才。幻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妖皇城为尊,论实力层面,他们难以和十二家族相比,但也不能完全小视。”

  “十万人……”这规模,和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在位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大事,云集了几乎整个幻妖界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云澈想了想问道:“现在幻妖王族有多少个王府?实力如何?”

  “王府一百零三个,其中以淮王府实力最为强盛。”云轻鸿眯着眼睛道:“这些王族都有着或多或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这等天赋之下,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远远超过常人,再加上享受着最丰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遇,对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,因而王族之中,尽皆强者,无一庸才。尤其每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幻妖七子’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天下。”

  “每一个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比例都极为惊人,但规模上远不及十二守护家族,但,这些年淮王暗中笼络诸王,各大王府力量聚向淮王府,再加上高价收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各族强者,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深不可测。现在,就连守护家族,也大量倾向于淮王府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一族,显然已经完全向淮王府投诚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淮王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发难,局面将对小妖后极其不利。不过,小妖后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但也绝非那么容易就被钳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之上会发生什么……无法预料!”

  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还未踏入妖皇宫范围,一座高耸入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宫殿便呈现在眼前。这个宫殿之庞大,几乎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整个云家。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举行妖后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——妖皇大殿。宫殿之上,一只三足而立,金羽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鸟昂首望天,接受着整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仰视与朝拜。

  见云澈直视着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大鸟,萧云解释道:“那个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兽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塑。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指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。金乌神兽在幻妖界,象征着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仰。”

  时间尚早,云家一行人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快,在即将踏入妖皇宫主门时,另一个方向,一个只有十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也正朝这边走来,所到之处,宫前守卫无不下拜,恭敬相迎。

  这一行人带头者衣着华贵,神色间透露着一种天生上位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眼神平淡中透着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,仿佛这世间一切之事,都没有资格让这双眼眸去仰视。看到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,他眼睛一眯,嘴角勾起一抹淡笑,一脸喜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哦?云大哥!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?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顿,转过身来看着他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淮郡王,好久不见。”

  淮郡王?

  这三个字让云澈迅速侧目,看向了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

  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妖皇城皆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层出不穷,甚至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肆无忌惮,似乎并不忌讳被小妖后知道,云澈本以为这个淮郡王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张扬无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眼前这个被云轻鸿喊为淮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微笑,一副人畜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儒雅书生相,让人根本无法把他和一个野心篡夺妖皇之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联系起来……除了那双深邃如暗夜,傲然如孤鹰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淮郡王大笑着走了过来:“云大哥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久不见啊。两个月前忽听闻你和嫂子身体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痊愈,本王喜不自胜,奈何要筹备今日大典,一直没能抽出闲暇去亲自探望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愧见于云大哥,还望云大哥千万莫要见怪。”

  两个月前,云轻鸿不但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辉夜郡王骂了个狗血淋头,还亲自出手将岩龙尊者打成重伤……今日岩龙尊者并没有跟随而来,估计没个小半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别想痊愈。同时,淮王府让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去暗杀萧云与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也已在那时赤裸裸的【逆天邪神】败露。但这淮郡王见了云轻鸿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这些事只字不提,仿佛压根就没有发生过,对云轻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大哥”相称,亲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多年未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兄弟。

  好一条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蛇……云澈暗中冷笑。

  “淮郡王有心了,我云某岂敢见怪。”云轻鸿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哎!”淮郡王一甩手,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这‘淮郡王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,也太生分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像以前,叫淮老弟就好。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怀念当年我们兄弟把酒言欢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不若……这次大典之后,云大哥到敝王府做客,我们兄弟好好痛饮一番,如何?”

  “淮郡王好意心领,但酒就不必喝了。”云轻鸿淡笑起来:“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意却非当年之意,酒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自然也变了,变得难以下咽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喝为好。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,淮郡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生气:“云大哥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生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气?唉,也难怪,本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小兔崽了也着实不让人省心……夜儿,还不过来!”

  辉夜郡王从后面走出,站到淮郡王身侧,一抹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。淮郡王道:“听说本王这个不成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那日竟对云大哥不敬,唉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丢尽我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。夜儿,还不赶紧向你云伯伯赔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辉夜郡王咬了咬牙,低下头道:“云伯伯,那日辉夜不懂事,还望海涵。”

  云轻鸿安然受之,然后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既然你已经知错,我也便不记这小辈之怨了。淮郡王,那日我把贵公子大骂了一顿,让他众人之下颜面尽失,淮郡王殿下不会介意吧?”

  “云大哥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”淮郡王豪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摆手:“我这不成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整日肆意妄为,目无尊长,到处生事,云大哥作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辈,教训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本王感激还来不及,哪会介意。下次这兔崽子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敢对你不敬,用不着浪费口舌责骂,直接打个半死丢出去。”

  云澈:(呵呵哒)。

  “大哥,看辉夜郡王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”萧云凑过来,压低声音道。

  云澈侧目,看向了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那里站着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,辉夜还算得上面白俊雅,而这个青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横肉,目若鹰钩,身上肌肉高高鼓起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视线,都能感觉到那每块肌肉中蕴藏着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云澈和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青年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猛然射来,盯了云澈和云萧一眼后,又收了回去,鼻中发出一声足以被任何人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,目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蔑不屑到极点……仿佛云澈和萧云连让他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“这个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淮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子——辉染!这一代幻妖七子之首!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守护家族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王族,三十五岁之下,没有一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而且他性情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残暴,和他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轻则重伤,重则惨死。”萧云低声道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里,云澈听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。

  云澈微微点头,便不再看他,而这时,他发现淮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忽然落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这位,莫非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,云大哥所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义子?如果本王没记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名字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……云澈?”淮郡王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目光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扫到脚下,然后缓缓点头:“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度不凡,也难怪,能被云大哥这等人物收为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常人,至少看上去,搞不好要比这亲生儿子还强上一点。”

  萧云向前一步,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比我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多了一个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哥为榜样,我也自信会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至少不会给爹娘丢脸。”

  云轻鸿微微点头,目光充满了赞许。

  “好,哈哈哈哈!”淮郡王哈哈大笑,然后向云轻鸿一拱手:“还忘了恭喜云大哥喜得义子。不过云大哥这义子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本王这些时日本想稍作了解,但纵然以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耳目,却也连分毫都捉摸不到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难得好奇啊。”

  淮郡王把自己调查云澈底细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这么面不改色,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。说完,他手臂放下,道:“大典快开始了,本王就先行一步,来日本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盛邀,还望云大哥莫要推辞。”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淮郡王向云轻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便大步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向妖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在一只脚踏进宫门时,他忽然又停了下来,看着前方,背对云轻鸿,叹声道:“除了你云轻鸿,十二家族之中,还没有本王甘愿称之为‘大哥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若说本王最不想为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云轻鸿。今日,本王依然称你为云大哥,今日之后,云大哥是【逆天邪神】愿与本王平起平坐,兄弟相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呵呵,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大哥决定。”

  淮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让云家和淮王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齐齐瞠目,守在宫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卫们一阵双腿打颤,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着头,装作什么都没听到。

  淮郡王淡笑一声,踏进宫门之中,辉夜和辉夜紧随其后。

  “父王,为何对那个云轻鸿如此客气?甚至做出事成之后平起平坐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?他有何资格?”辉夜郡王极其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”淮郡王淡笑,颇为感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,但在你出生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。你如果早生十几年,就不会问这个问题。先妖皇当年赐云沧海‘妖王’之名,甚至允许他与自己平起平坐,小妖皇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小以云轻鸿为榜样,对他大哥相称。就连你父王我,当年也被你爷爷要求以云轻鸿为目标!”

  “啊……”辉夜郡王愣在那里,半天说不话来。

  “哼!”辉染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哼:“父王言重了吧,他再厉害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撑死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期帝君,云家多了这么一个中期帝君,又能增加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?父王何需用‘平起平坐’来拉拢!”

  淮郡王短暂沉默,道: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本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太深刻了。本万事俱备,本王心中笃定之极,但一想到他已恢复,便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……这种感觉,让本王不爽之极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