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35章 云家意志

第535章 云家意志

  那个诡异小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太过可怕,秒杀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费吹飞之力,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也还真秒不了云澈,因为他在太古玄舟那十八个月地狱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淬炼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连茉莉也说过,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单单强韧程度上,已经不下于一个低等帝君,而其恢复能力,甚至还要远超帝君。

  但秒不了,不代表杀不了。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差距之下,她要杀云澈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。

  而这股力量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玄力,那对云澈自然更不可能造成性命威胁,火海覆下时,直接借助火势,将自己藏身火海之下,在火焰消却之下以流光雷隐隐匿气息,并潜入地下……惊险的【逆天邪神】逃过了一劫。

  =猪=猪=岛=小说=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流光雷隐,今天一百条命也死了。

  “南边有人过来了,数量在十人以上,不想招来麻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茉莉警告道。

  云澈站起身来,排开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,心里一阵后怕……再有三天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了,本来想出来活动下身体,熟悉下幻光雷极,却险些没把命给栽进去。自己还有一件大事要在妖后大典上做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挂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太冤了。

  云澈隐匿身形,避开前来查探情况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迂回返回到了妖皇城,他返回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处处提防,因而速度并不快,回到云家时,天已经朦朦亮。而这个时间,云家之中已有不少人早已在忙碌……妖后大典在即,这场妖后大典云家极其重视,因为它极有可能决定云家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甚至命运,必须做好最充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。

  云澈回了云家,直接倒头大睡,对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精彩遭遇”没和任何人提起,毕竟,深更半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去把一个小姑娘给看了个光……实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好向人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一晃而过。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依然和平时一样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热闹了那么一点。但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人,也从空气中隐约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到了今日,小妖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位满整整一百年。历来,每一个妖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位千年,从无例外,在位百年,只不过才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了十分之一而已。但这次不同,以为她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之皇,但称号却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小妖后”。早在小妖后在位百年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数年,乃至数十年,幻妖王族之中便始终弥漫着一股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。

  人人都在猜测,今日,或许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暗中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流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……百年大典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太完美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。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将极有可能发生大事。

  云澈起了个大早,推开房门,便看到云轻鸿已经站在院子里,静默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着那有些发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葡萄架,听到房门被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没有转身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你醒了。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披着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晨露,显然已站在那里许久。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上,云澈看到了沉重……这些天,他日夜都在为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准备着,但背影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告诉着云澈,对于今日局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和发展,他没有信心……甚至有那么一些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观。

  云澈脚步顿了顿一下,短暂犹豫后,开口道:“爹,有一个问题,我一直想问。”

  云轻鸿转过身看着他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问,为何为父为愿意如此效忠于妖皇一族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道:“云家作为十二守护家族之人,效忠妖皇一族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祖上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使命。爷爷和先妖皇恰灸嫣煨吧瘛孔如兄弟,小妖皇和爹当年同样兄弟相称,足以见得妖皇一族对我们云家一直都极为器重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小妖后继位之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数次降罪于我云家,让本就失去爷爷,失去十个最核心基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雪上加霜,年轻一辈也因此而远远落后于其他守护家族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甚至被讥讽成不配留在十二守护家族之列。”

  “小妖后在位百年,我们云家负罪百年,无法抬头和崛起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极速衰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主要原因。而爹重掌云家主权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天,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却大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小妖后,为家族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反而在次要!小妖后如此对待我们云家,爹非但没有丝毫怨言和异心,反而不遗余力,我……不太明白。”

  “降罪云家,并非小妖后所愿。”云轻鸿叹息了一声:“她降罪云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。甚至这其中,有很大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

  “因为爷爷让幻妖王族失去了妖皇玺么?”云澈道。

  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诱因。”云轻鸿道:“幻妖王族一统幻妖界众灵,十二家族效忠守护,时至今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年。这万年之中,我们云家因玄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在综合实力上一直都胜过其他守护家族,从未被超越过。也因此,我云家一直最受幻妖王族器重。到了你爷爷那一代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封做妖王,妖皇甚至宣称你爷爷可与他平起平坐,实质地位上,甚至还要超越那些郡王!可谓一人之下,众生之上。”

  “澈儿,如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永远被人压过一头,你会如何感想?会羡慕,会有所嫉妒……而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地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云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获得了“妖王”这个其他守护家族绝对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殊荣,让整个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也一下子超脱其他家族……又会作何感想?会很容易因妒忌和不平衡,而生出不满甚至怨恨吧。”

  “……难道说,百年前,其他守护家族,联合对小妖后施加了压力?”

  “没错。”云轻鸿闭目道:“你爷爷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时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,那十位最强太长老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大基石,失去任何一个人,对云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。但一夜之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还有十位太长老全部失去,云家最高层次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一落千丈。再加上妖皇玺也因此流落天玄大陆,那些眼红了云家无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顿时抓到了万载难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让人在妖皇城,乃至整个幻妖界大肆宣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滔天大罪’,让整个幻妖界都充斥着斥责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论,直至到了‘不重罚不足以平人心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”

  “而这些勾当,以赫连家族为首,一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都参与其中。我可以确定没有参与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唯有你娘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,和从不愿生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一族。以淮王为首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王族,也同样对我们云家大加斥责,说我云家根本罪无可赦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守护万年之劳苦,诛灭全族都不为过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时候,淮王一脉便有了异心。毕竟,妖皇一脉已注定断绝,他看到了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”

  “那时,小妖后刚刚继位不久,皇位不稳,加上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而且她之后再无纯正妖皇一脉,再加上没有了妖皇玺,她无法修炼《金乌焚世录》而获得属于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倒性力量……重重压下之下本就如履薄冰的【逆天邪神】她不得不降罪云家,不过,她未杀云家一人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断了云家百年资源,且不得进入金乌雷炎谷,让我云家这一代资源匮乏之极,实力严重衰弱……但这种衰弱,对我们云家来说也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保护,当衰弱到不足为患时,不配为敌时,反而可以获得安和。”

  “原来……如此……”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澈儿,你记住。”云轻鸿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太祖妖皇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祖先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若非太祖妖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相救,我们这一族在万年前便已尽灭,你与为父,也就不会存在!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先跟随太祖妖皇一统幻妖界,并成为守护家族之一,发誓只要妖皇一族不灭,云家世代守护。这个誓言,在这整整万年之中,我们云家从未有过半刻的【逆天邪神】违背!今后,也绝不能违背!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!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祖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!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仅仅有着些许妖皇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杂王!小妖后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但她有着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血脉,她既上位,那便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!只要她还在位一天,我们云家就要拼尽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效忠守护。”

  “但……”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沉下,目光也变得有些阴寒:“如果,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迫离位,让某个杂王成为幻妖之皇,那么,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使命,便也就此为止了。到时候,离开十二守护家族之列,反而求之不得!王族之附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不要也罢!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铮铮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里,云澈看到了钢铁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决。云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爹,我明白了。我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家族长大,但我流着云氏一族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绝不会违背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!”

  “嗯。”云轻鸿点头,微微而笑,就连一直紧锁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也舒展开来。

  云澈看了一眼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短暂迟疑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那个淮王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那么厉害?看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似乎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忧心?”

  云轻鸿微叹一口气:“一个月前,你也该察觉到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和阴险。赫连鹏那天也亲口喊过,超过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家族,已经倒向了淮王。王族之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过六成联合一起,以淮王为首,并聚集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强者,以及从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偏远之地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。把控着这些力量,淮王自然有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。小妖后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优柔寡断之人,但对于路人皆知其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淮王,却从未有过打压之举。她并非不想,也并非不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。若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手,也难以成功,反而会被淮王就此找到最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借口,反力压上,取而代之。淮王有了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,却始终没行动,差一个借口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家主,我们所有人已备好,只等家主下令。”

  大门之外,传来一个恭敬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这个声音,赫然属于大长老云外天。

  云轻鸿侧目,道:“好!全部到主厅前集合,一刻钟后出发前往妖皇大殿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家主!”

  “澈儿,去把萧儿喊起来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云轻鸿举目看天,似乎想窥破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意所向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