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34章 死里逃生

第534章 死里逃生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瞪大,嘴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意志足够坚定,喉咙里必然已经溢出声音来。

  他今天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兴起,出来拿幻光雷极兜兜风,顺便练练剑,没想到,在这个夜深人静,又渺无人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居然来了个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人物……这也就罢了,但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气显然极其不好,让他不得不躲起来……这个人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姑娘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娘也还罢了,她居然还就在这里,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皮底下……将自己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不挂!

  这都什么事儿啊!!

  如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娘,以她那称以幻妖界第一美女都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容颜,云澈绝对双眼放光。但问题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小姑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还有气场都实在太过恐怖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前被现,无冤无仇的【逆天邪神】,对方还不一定就这么对自己出手。

  但现在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旦被她现……如果她不将他碎尸万段,连云澈自己都觉得不正常。

  云澈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将眼睛闭上,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惊肉跳,不过马上,一个正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他脑中响起:你紧张和罪恶个什么劲!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故意要偷窥她,你本来就在这个地方,这个小姑娘是【逆天邪神】后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衣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自己要烧的【逆天邪神】,说直白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主动脱给你看的【逆天邪神】,跟你有毛关系……而且这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娘,不看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浪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浪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啊!

  这个正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顿时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平复下来,眼睛也一下子重新睁开,目光灼灼,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……没错!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自己忽然烧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故意偷窥她!

  全都不关我事!

  不看白不看!

  之前被这个少女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所慑,云澈都没有敢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于她,此时他心中一横,再加上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也尽数收敛,在他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尽数落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之中。两人相距几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在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力之下,根本和就贴在自己眼睛前方没什么区别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之下,云澈逐渐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呆滞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舍不得眨一下眼睛……甚至几乎忘记了这个少女之前所带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可怕阴寒感。

  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很纤弱,甚至有些瘦小。窄窄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肩,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腰,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臀,胸部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隆起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雪白娇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初生婴儿一般,而且玉洁光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瑕疵,甚至带着点点白玉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晶莹剔透,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脉落都若隐若现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纤细修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腿间,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。

  如此玲珑纤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抱在怀中,都不会感觉到任何重量感,那细细窄窄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腰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盈盈一握。胸前,两团微微隆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脂上,镶着两颗嫩红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珠……成为她白若霜雪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,绮丽到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点缀。

  至少云澈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甚至生出了后悔和警觉,因为他相信自己再这么看下去,心神都会有失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但纵然有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,他依然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  这个小女孩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精吗!

  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美女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女孩,她绝对担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幻妖界第一美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殊荣!

  在云澈愣神间,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雾气从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飘起,并快变得越来越浓郁,很快,整个湖面都被雾气缭绕。这时,随着“咕噜”一声响动,湖面翻腾起了一个水花,而这个水花便如燎原之火,让整个湖面都躁动起来,变得一片翻腾,便如沸腾了一般……

  不对!!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湖的【逆天邪神】湖水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沸腾了!!

  水汽升腾,湖水爆沸,一股热气向云澈扑面而来,他这才警觉,整个湖泊的【逆天邪神】湖水,赫然变成了一汪开水!女孩依旧静止在那里,一动不动,飞溅的【逆天邪神】湖水洒满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挂满水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更加显得娇嫩和潋滟,让云澈无法自控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去抚摸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冲动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滴水珠在她身上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并不长,很快便化作水汽消失。她眼睛一直紧闭,但娇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会出现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颤动……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“果然如此!”茉莉出声道:“和我猜测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她拥有金乌血脉,却没有《金乌焚世录》,随着金乌炎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逐渐成长,她必然会越来越难以控制,所以要选择这种方法来进行平息。这个湖泊之下三百丈存在着丝丝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,说明这个湖泊在以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着极重寒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然寒泉,所以被她拿来镇压暴.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,显然这里她来了很多次,这个寒泉,都已经因她而变成温泉了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湖泊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持续沸腾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汽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升腾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用不了太久,整个湖的【逆天邪神】水都会被蒸干。少女依旧恬静无声,任由自己白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娇体沾满着水珠,月光倾洒,水雾掩映,让她就如仙气氤氲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仙女,在瑶池之中轻解仙衣,濯尽仙体沾染的【逆天邪神】俗世埃尘。

  云澈眸光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都不知自己看了多久,直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轻轻蠕动了一下,出了一声轻微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咽动声。

  这个咽动声本就很轻,普通人就算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也不一定能听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被湖水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掩下,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一声冷汗,心神瞬间恢复清明,暗道:糟了!

  也在这一刻,他看到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睁开了眼睛,两道仿佛来自死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寒视线,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射向了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一股宛若万千般寒刃临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杀意也一瞬间弥漫了整个夜空。

  云澈眼睛瞪大,想也没想,迅开启炼狱,疯狂催动全身玄力,动幻光雷极,以自己所能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极限度,疯狂向西方窜去。

  轰!!!!!

  一声轰鸣,整个湖泊的【逆天邪神】湖水冲天而起,淹没了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待湖水落下之时,已经没有了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只剩下一个正在消失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残影……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**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穿着着和之前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。

  云澈借助幻光雷极,极限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度,足以媲美后期霸皇,甚至前期帝君,但再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中期帝君,他才全力逃窜了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上空便忽然流光一掠,一个灰暗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如瞬移般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云澈眼睛一瞪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,催动全力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刹住身体,在他好不容易停下时,距离少女只剩不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用尽全力,绝对会一头撞到这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去。

  少女一双如黑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默然盯着他,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记下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貌。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骤停,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妖精般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能瞬间夺他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!云澈在盛怒之下产生杀心时,杀气之重,足以让强大他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都胆战心惊,而云澈今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从一个人身上感觉到几乎可以和自己相比拟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杀气……拥有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这个女孩一定杀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视生命如草芥,杀他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会犹豫和眨眼。

  老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出来兜个风而已啊!

  虽然大大了赚了一把眼睛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……但也不至于要拿命来换吧!

  云澈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,以天真无邪,人畜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个,小妹妹,我先声明哈,在你来之前,我就在那个地方,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要偷看你……虽然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了,但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脱给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关我事。呃,当然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品行优良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男人,如果你一定要我负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也会认真考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此时此刻,云澈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解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依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颜值了。

  “你个白痴!”茉莉怒骂道:“还不赶紧跑,等着死吗!”

  “~!a#¥%……”茉莉话音刚落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一晃,如一道轻烟般狂奔而去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跑又能跑哪去!就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光雷极练到最高境界,这个女孩要追上他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下于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!

  这次,少女却没有追赶,她浮在那里,目光直视着云澈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伸出了自己雪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小手掌:

  “罪……无……可……赦!”

  四个字,字字穿心,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也瞬间蔓延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他闪电的【逆天邪神】回,却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通红一片……

  轰!!!!!!!

  如同一座火山从平静中忽然喷,整个大地一瞬间完全颠覆、粉碎,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直窜千丈,将暗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夜空耀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一片。

  滚滚浓烟和漫天沙尘之下,一个足有数十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以云澈之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为中心,蔓延到了足足千丈之外,千丈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被毁灭成灰飞,寸草不生,连一颗过指甲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子都绝不存在。

  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这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坑洞中遍地燃烧,久久不灭,就连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之上,也弥漫着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空都给燃烧了起来。

  少女依旧停留在原地,天地间除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仿佛一切都消失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。

 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彰显着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和愤怒,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将一个霸皇都瞬间毁灭成灰飞,更不要说一个只有天玄境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但少女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性情谨慎缜密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纵然如此,她亦没有就此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直视着前方,试探着任何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这时,几个气息从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隐隐传来,并且快靠近,显然,刚才那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惊动了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女孩在没有探知到任何生灵气息和痕迹后,目光沉下,转过身去,身上红光微闪,随之如雾化一般,消失在了夜幕之下。

  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之后,大坑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位置,一处泥土破开,云澈一跃而出,落地时直接一屁股坐下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泥土,然后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喘起气来。

  看着周围那几乎快要一眼看不到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,云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个寒颤:这小姑娘,至于么!这威力,把成吨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灭成灰都跟玩儿似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己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天玄境而已啊!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