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7章 一家团聚

第527章 一家团聚

  热门推荐:、 、 、 、 、 、 、

  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惊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晃了晃,眼前一片模糊,大脑几乎被疯狂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给冲击到爆裂。

  “孩子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啊!!”

  慕雨柔发出一声啼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挣脱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,狠狠扑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紧了他,嚎啕大哭起来,那双抱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收紧,再收紧……仿佛想要将他揉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那哭声之哀伤,之凄厉,几乎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悲戚。

  云轻鸿向前伸出了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停在空中,他想说什么,但却感到嗓子里似乎堵着什么东西,他刚一开口,苦忍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就忍不住要汹涌而下……

  轮回镜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他们逃亡之时,戴在儿子脖颈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因为他们乞求着这枚世代为妖皇族守护,天玄大陆争夺的【逆天邪神】圣物,可以显露圣威,保护他们尚在襁褓中就只能随着他们逃亡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那玄罡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……他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天玄大陆、苍风国、流云城、萧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念叨了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这些名字,他在讲述云萧身世时,曾经对云澈提到过,但“萧烈”这个名字,他绝对没有提起……

  还有那与他年轻时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容貌,那种明明第一次见面,却似曾相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还有那种几乎没有理由,甚至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近与信任感……

  原来如此……原来如此……

  难怪他会想要来到云家……难怪他拼了命,即使累到昏厥,也要医好他们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……难怪他对他们夫妻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难怪他不惜得罪那么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也要平息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祸患……难怪他要与云萧结拜……难怪他要提出不喊他们“义父义母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爹娘”……

  原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……老天将他们失却了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……送还到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……

  他早该想到……这个世界上,除了至亲之人,谁会无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一个人如此关切,如此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纵然心存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,他又怎么敢往这个美好到不敢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去想……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”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经完全沙哑,痛哭到几乎失魂……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仰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强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母,她天资卓绝,身份尊贵,性情更绝非软弱之人,当年,她甚至与丈夫一起,闯入人人谈之色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!这份魄力和坚决,整个幻妖界都难寻第二个。

  但今天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泪流成海。这些年,她在思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下也不知流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……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可以让这个连强闯天玄大陆都不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脆弱,也只有一个人,能让她流下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刚刚生下不久,便再也无法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。

  云澈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很快被泪水沾湿,那种湿润的【逆天邪神】温热感直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底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阵阵发颤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手,扶着她不断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,娘,孩儿不孝……二十多年,都没能陪在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……”

  “回来就好……回来……就好……”

  说了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个字,云轻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咬牙哽咽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云萧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整个人已经完全懵掉,脑海之中,只剩下一个声音在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荡……大哥,是【逆天邪神】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……

  那……我呢……我……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爹娘……亲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

  这个事实,他其实早已知道,甚至整个妖皇城都知晓。无法使用玄罡之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无法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铁证……但由于云轻鸿和慕雨柔从未承认过,所以这个人人尽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在他心里始终蒙着一层不想去揭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纱……

  而如今,这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纱,也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揭开了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完全混乱,不知所措,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站在这里……而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中忽然回荡起云澈之前所对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“原来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哥所要我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命运转折。”他轻轻呢喃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慕雨柔顿时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大声。这些年,她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失子之痛,还有愧疚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,儿子刚出生,便只能跟着他们逃亡,甚至在她腹中时便身中寒毒,为除寒毒,玄脉尽毁,一生尽废,那时,她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痛不欲生,愧疚到极点,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若能逃出生天,一定用自己所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去补偿,呵护保护他。但,他们最终回到了幻妖界,儿子却留在了无法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让她连陪伴和哺育都不能……

  如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回来了,如梦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他没有怨恨,没有半句怨言,他治愈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让她得以重生,他为云家铲除祸患……甚至跪在他们面前,说着自己“不孝”……

  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不但回来了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优秀,还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善良……

  这二十二年,她不知多少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咒骂过老天,不知多少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过命运。而此时,她几乎在用着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与虔诚去感激着上苍……

  云澈本以为有着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冲,自己可以做到足够镇定,但淹没在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怀抱,听着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,感受着母亲让他流泻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依旧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湿润。她抱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紧,又很温暖,在这种温暖之中,在水雾凝成眼角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滴泪液时,一种软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在他心间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升起……

  这些年,他承受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苦难,经历过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折甚至生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早已如铁打般坚韧。他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,比他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泪多上千万倍,他曾经一个人面对过一个庞大家族,曾经一个人面对过一个帝国,甚至一个人面对过整个大陆……即使他被逼迫在生死边缘,依然会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仰起头,带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凝着绝不屈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……

  但这一刻,那种软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和不可抗拒,让他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放声大哭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……

  他知道,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。

  整整两世,直到今天,他才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怀抱……他终于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父无母,只有遍体沙尘和枯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根游子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时间仿佛变得很缓慢,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团聚,整个天地之间似乎再也没有了其他。

  云轻鸿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不知何时,他总算能控制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拥抱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子,时而微笑,时而闭目,终于,慕雨柔已经彻底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泣声总算停了下来,他微舒一口气,用尽可能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道:“雨柔,老天把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送回来了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喜事,你看你哭的【逆天邪神】,把澈儿和萧儿都吓坏了。”

  慕雨柔抬起头,整张脸已完全被泪水染花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泣,双手捧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如同在捧着易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珠宝,她迷蒙着眼眸,轻轻呢喃:“真好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澈儿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簌簌颤抖,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贴在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上,虽然极力不让自己再哭出声音,但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珠泪却依然滚滚而落,怎么都无法停止……抱着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也怎么都不愿松开,仿佛生怕一松手,他便又会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消失。

  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还哪有半点平日里高贵淡雅的【逆天邪神】仪态。

  云轻鸿向前一步,把手按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他面带微笑,一开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凝噎住,又过了好一会儿,才笑中带着微颤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欢迎你回家……我们已经在梦里,等了你很久很久……”

  云澈悄然散去眼角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,抬起头,轻声道:“爹,娘,对不起,孩儿回来晚了,让爹娘受了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苦。”

  “不晚。”云轻鸿微笑着摇头:“回来就好。”

  眼前这个优秀到让他惊叹,让慕雨白甚至不惜自降辈分也要拜把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那种骄傲、喜悦、满足……强烈到无法形容,他甚至觉得就算要自己用死亡来交换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,他都会含笑而去。

  “雨柔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已经回来了,而且已经这么大,不会再跑掉了,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。”云轻鸿爱怜的【逆天邪神】拍了拍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:“难不成你想让儿子一回来,就跪在那里一下午吗?”

  云轻鸿最后一句话瞬间见效,看着云澈一动不动了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姿,慕雨柔顿时自责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差点又掉下泪来,连忙抹着眼泪,伸手把云澈扶起:“澈儿,快起来,地上凉……都怪娘,都忘了你还跪在地上。”

  云澈在慕雨柔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下站起,他摇摇头,道:“没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娘,我这些年没在你们身边,欠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跪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跪上三天三夜都补不回来。”

  这份骨肉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太过珍贵,太过温暖,他愿意用自己最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面,让他们欣慰和喜悦。身侧,云萧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,有些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道:“爹,娘,大哥,恭……恭喜你们终于一家团圆……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一家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一家团圆!”云澈一把拉过云萧:“你这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像我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家人了一样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……我……”云萧轻轻咬了咬嘴唇,一阵失措后,面向云轻鸿和慕雨柔,低下头,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以后,还可以……喊你们……爹娘吗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轻鸿夫妇微微错愕,然后同时而笑,慕雨柔柔声道:“傻孩子,你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看着长大,最疼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又怎么会不能喊我们爹娘呢?”

  “喂,云萧!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情况?我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拜兄弟!”云澈一拍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:“我们结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过誓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要做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。这才两个月,你就不认我这个大哥了?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……”云萧摆手,眼神一阵迷蒙,这一刻,他忽然明白了云澈为什么要和他结拜兄弟……因为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以违背的【逆天邪神】誓言。甚至,他直到两个月后才与父母相认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他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他……

  一股带着太多感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流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里蔓延,云萧抬起头来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对不起,爹,娘,大哥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了。最疼爱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找到了另一个儿子,我最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哥找到了亲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我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才对!爹,娘,大哥……恭喜我们一家团圆!”

  云轻鸿和慕雨柔相视而笑,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笑一声,眼泪和悲戚之后,呈现在他们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发自肺腑的【逆天邪神】暖笑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第二遍检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发现文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无根游子”被写成了“无根柚子”……愣是【逆天邪神】把我自己笑趴在厕所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