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6章 相认
  云澈和云轻鸿正交谈间,上空两个人影迅疾掠过,然后落了下来,一阵淡笑着也随之响起:“呵呵,云轻鸿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久不见。”

  来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敌,天下第一也随之落下。天下无敌这一句“好久不见”,包含了诸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慨……同在一城,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好久不见”。

  “天下兄弟,久违了。”云轻鸿缓缓点头,神情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慨:“赫连鹏呢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追到?”

  “那个混蛋,跑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挺快,不过屁股被我狠踹了一脚,够他疼上十天八天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解了点气,哈哈哈哈。”天下无敌大笑了起来。

  天下第一向前,行了一个晚辈礼:“云家主恢复往日雄威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喜可贺。有了云家主,云家重新崛起,指日可待。”

  “借你吉言。”云轻鸿微笑着点头,然后神色一正,道:“淮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已经暴露无遗,一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大典,将注定不平静,麻烦告知天下兄,五日之内,我会登门拜访,商议大事。”

  “云家主亲自登门,我们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欢迎至极。就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家主在得知云家主恢复往昔之后,等不了五日,就自己跑来找你了。”天下无敌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他这话倒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言,天下雄图当年最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。云轻鸿残废之后,他唏嘘了没一千遍,也有八百遍。

  “云家主,族中刚发生大事,想必现在诸事缠身,我们折回来只为道别,就不叨扰了。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会悉数带到。他日若有暇,欢迎来我天下一族做客。”天下无敌一拱手,虽然他心中无限惊奇,但也没有冒昧的【逆天邪神】去询问云轻鸿夫妇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,以及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一定!”云轻鸿同样微一拱手。

  “云兄弟,大恩不言谢。”天下第一向云澈用力一点头。

  “天下兄弟客气了,一个月后见。”云澈笑着道:“另外,恕我多言,小妖后大典在即,到时候极有可能会卷起风浪,所以我认为,这段时间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心向赫连家族解决恩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大局为重,私怨为次,十年不晚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没有让两人不悦,天下第一微一点头,天下无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赞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低叹道:“云家主,你这义子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同寻常啊。”

  “告辞。”

  天下无敌和天下第一离去。今日云家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瞒住,或许傍晚时分,就会传的【逆天邪神】满城风雨。淮王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也将被很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到明面上来。这段时间,妖皇城将注定不平静,十二守护家族,也都将进入极为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一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大典,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庆祝小妖后在位百年,而极有可能成为幻妖界未来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转折点。

  两人刚离开,送走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和慕雨柔返回。慕雨柔一进来,便直奔云轻鸿身侧,神色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那枚家主令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家主令从何而来,云轻鸿其实更想知道。他看向云澈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澈儿交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澈儿?”慕雨柔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身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置信。

  “澈儿,现在该把这枚家主令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告诉我了吧?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”云轻鸿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,但微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已彰显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急切。因为这枚失却了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,当年遗失是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作为云家最重要之物,云沧海从不离身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动了动,稍稍平稳了一下情绪,道:“我们进去说吧……我会把你们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,原原本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。”

  “好!”云轻鸿点头,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他知道他即将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非同小可。他带起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走向室内。

  云萧快步来到云澈身侧,满脸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哥,那枚家主令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交给爹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嗯,”云澈点头:“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我会毫无隐瞒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毕竟,它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物。”

  说完,他看了一眼云萧略微有些恍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道:“云萧,还在想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”

  云萧低了低头,一半感慨,一半自嘲:“我到现在都无法接受,我一直最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,竟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我刚才甚至还因为他,而质疑大哥你,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太蠢了!”

  “这些年,我一直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希望可以多为爹娘做些什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整个云家险些陷入危难,我什么都做不了,反而像个傻子一样支持着那个差点害死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大哥你,都不知道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会变成什么样子……我和大哥年龄相近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大哥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远太远……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用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才能和大哥一样。”

  云澈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,拍了拍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郑重道:“不要看低自己,这些年,你为了爹娘拼命修炼,也为了爹娘竭力隐忍,有这份孝心,比什么都重要,都珍贵。至于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那些活了几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活了近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长老,不也全部蒙在鼓里么?你这些妄自菲薄根本毫无必要。过于敏锐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、预感和洞察力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这个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“额,大哥你明明和我同龄……”

  “我不一样。”云澈摇了摇头:“云萧,我宁愿你一辈子保持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一辈子像你自己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‘没用’,也绝不愿你经历我所经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云萧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难以理解。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谈话虽轻,但当然逃不过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,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微微一顿,脸上露出了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二十二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却有着与年龄全然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与洞察力,他无法想象他究竟经历过什么。

  “云萧,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早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起来,今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契机。”云澈忽然道。

  云萧精神一震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什么契机?什么契机!”

  “命运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会和我们开着各种玩笑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笑善意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意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甚至恶毒。身为一个男人,想要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天立地,独当一面,要学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件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坦然面对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变!这需要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胸怀和魄力,而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就会得以升华,拥有更多让爹娘依靠,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妹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“坦然……面对……”云萧依然有些发懵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他虽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太懂,但感觉好厉害!

  “接下来要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考验。”云澈正色说道:“让我看看,我一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兄弟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顶天立地,不会被命运转折轻易击溃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!”

  虽然完全不知道云澈所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激起了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他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才没那么薄弱!我就算比不上大哥,也绝不会让大哥看不起!”

  “好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进到房内,房门关上,云轻鸿拿出那枚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,感受着上面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压抑着激动,带着急切道:“澈儿,快告诉我,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这个问题问出,云轻鸿、慕雨柔、云萧都目光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紧张而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云澈却没有发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向云轻鸿和慕雨柔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下……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双膝而跪。

  “澈儿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干什么……快起来。”慕雨柔一慌,连忙上前想要将他扶起。

  云澈没有起身,他抬起头,看着他们…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,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,摊开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……

  “爹,娘……你们,还记得这个东西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看上去有些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铜色吊坠。

  看到这枚吊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轻鸿和慕雨柔如同被天雷劈中,身躯骤然激震。慕雨柔忽如疯了一般冲上去抓起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坠,将它捧起到眼前,双手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着:“轮回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!!”

  平时说话轻柔似水的【逆天邪神】慕雨柔,此时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嘶哑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云萧被吓了一大跳,慌声道:“娘,你……你怎么了……”

  他转头看向云轻鸿后,却发现他整个面孔,都已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。

  “这枚轮回镜……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睿智孤傲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艰难,忽而,一个可能性在他脑中闪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更加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:“难道……你……”

  云澈没有回答,他抬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,手臂之上,玄罡印记灼灼闪动。

  “啊!玄……玄罡!!”云萧失声惊叫。虽然他没有玄罡之力,但他在云家二十多年,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东西。

  手中握着轮回镜,目光中是【逆天邪神】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印记,慕雨柔呆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在颤动,嘴唇也在剧烈颤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发不出声音,一瞬之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眼眸被泪水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模糊,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身体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去。

  “娘!!”云萧慌忙向前将她扶住:“娘!你……你怎么了?你不要吓我。”

  云轻鸿眼神呆滞,呼吸完全停止,他已经感觉不到了自己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整个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热血。在玄罡闪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全部涌上了头顶,让他眼前金星乱冒,几乎要呕血昏厥……

  云澈眼神迷蒙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十六岁前,我不姓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姓萧,那时候,萧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七国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一个叫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养父,名为萧鹰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名为萧烈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