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5章 坦白
  “雨柔,妹夫,你们都恢复了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完全恢复了?”堂堂慕家未来家主,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舞足蹈,像个孩子一般。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云澈今天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了解了个大概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喜怒形于色,刚直又不愿压抑自己情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此时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和惊喜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展现在脸上。

  “十天之前,我们就完全恢复了。这些天,我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戴着封玄扣来掩饰玄力气息。”慕雨柔浅笑着道,二十多年过去,看着与自己相伴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从轮椅上站起,重现当年雄威,她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喜极而泣。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个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在这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二年,每日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苦痛。

  “无论身体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恢复,而非昙花一现。”云轻鸿抬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微笑道:“这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功劳,仅仅用了不到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云轻鸿自问见多识广,但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在自己身上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敢相信。澈儿神乎其技,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神医加起来,也难敌其一指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罗金仙,也不过如此,呵呵。”

  这番评价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离谱,而且这个评价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云轻鸿之口。但,慕雨白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觉得夸张,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原本残废到了什么程度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任何人都清楚。从二十年前开始,整个幻妖界,便没有一个人认为他们能够恢复……就连恢复成正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都不能。

  此时呈现在他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称之为神迹都不过分!

  而且,只用了短短不到两个月!

  慕雨白一把拉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瞪大双眼,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好小子……我慕雨白活了一百八十多岁,真正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只有我妹夫云轻鸿。不过现在,我对你小子更服十倍!简直五体投地。你救了我妹夫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了整个云家啊,你救了我妹妹雨柔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人。嗯……”

  慕雨白忽然眼睛一亮,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顿时又紧了一分……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道,直把云澈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龇牙:“小子……哦不不,云小兄弟,咱俩结拜为兄弟如何?以后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大哥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小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谁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欺负你,我一拳砸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!”

  慕家少主主动要求拜把子,这事传出去,估计能惊动一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常状况,云澈肯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欣然答应……有这么一个大靠山,云澈都几乎能在妖皇城横着走。但慕雨白这话一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吓了云澈一身冷汗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摆手:“慕慕慕慕前辈,这可使不得,在下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辈,岂敢和慕前辈结拜。”

  辈分有别其实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大问题,但关键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慕雨白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舅舅!这特么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拜了,以后一旦认亲,慕雨白搞不好要找块豆腐一头撞死。

  “切!”慕雨白一甩手:“什么小辈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狗屁。虽然你年纪小点,玄力差点,但就凭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还有你今天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魄力,让我喊你大哥都甘愿!嗯……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当小弟,以后我叫你大哥也行!这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儿!”

  慕雨白这些话倒还真不勉强。云轻鸿和慕雨柔都废成那样,都能两个月完全恢复,在慕雨白眼里,云澈都简直可以称为神人!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如果能成为自己人,花费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都不亏。身为玄者,谁会没病没灾,没伤没患的【逆天邪神】,有云澈在,那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等于多了无数条命,估计想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难,就算废成狗,也能满血复原……如果十个帝君和一个云澈让慕雨白选择,慕雨白绝对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云澈。

  云澈苦着脸:“慕前辈,晚辈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顿时拉了下来,不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怎么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看不起我慕雨白,觉得我不配和你结拜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摆手:“慕雨白愿和晚辈如此结交,晚辈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窃喜不已。但问题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结为兄弟,您的【逆天邪神】妹妹、妹夫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义母,如果晚辈和你结拜为兄弟,这辈分,可就全乱套了,这对前辈不公平,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义母,也有些不公。”

  “这算啥,咱各论各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儿,你和云萧那小子结拜,我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。”慕雨白一甩手,毫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嚷道。这心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没谁了。

  “好了,大哥,你就不要为难澈儿了。”慕雨柔有些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你就算不顾辈分,非要和澈儿结拜兄弟,也至少要拿出诚意才行,哪有你这么一上来就咄咄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把澈儿吓到才怪。”

  慕雨白瞪了瞪眼,然后一拍脑袋,懊恼道: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!你看我这脑子,忽然冒出个人喊着要和我结拜,我也不愿意啊……呐!云澈小子……哦不,云小兄弟,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唐突了。改天你到我慕家来坐坐,我一定让你看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诚意。我慕雨白向你保证,绝对值得你拜把子!”

  “好了好了,这件事到时候再说。大哥,你先回去和父亲说说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让他也有所准备,一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典,一定会有大事生。过两天,我会和轻鸿回去一趟。”慕雨柔道。

  “嗯,老爷子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你和妹夫完全恢复了,估计都能乐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天睡不着……哦!你和妹夫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一定要带上这小子!”慕雨白很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萧儿,你和你娘一起去送送你舅父。”云轻鸿道。

  “啊?是【逆天邪神】,爹。”云萧依然有些懵,显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能完全接受和消化今天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慕雨白看了云轻鸿一眼,他明白云轻鸿让慕雨柔和云萧一起去送他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话要单独和云澈说,也不推辞,一招手,便大步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“爹,你有话要和我说?”他们离开后,庭院里,只剩下云轻鸿和云澈两个人。

  “嗯。”云轻鸿点头,然后微笑着道:“澈儿,这次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亏你了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云家万年忠义已被毁于一旦,甚至有可能从此万劫不复。”

  云澈咧嘴一笑:“嘿嘿,爹太客气了,我怎么也算半个云家人嘛,再说,力压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爹你。而且以爹的【逆天邪神】睿智,纵然没有我,也应该早已看穿一切了吧。”

  云轻鸿摇头,道:“这些年,我因为身废,自知无力再撑起云家,所以也一直封闭着视听,淮王异心,我虽早已察觉,也猜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手或许已经开始伸向云家,但却并不知伸向了何处。而且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为我们夫妻恢复身体和玄力,我纵然知晓一切,也无力挽回。”

  云澈想了想,道:“爹,我有一个猜测……我想,那些与你同辈份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之中,这些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并没有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废而离弃你?你这些年被彻底冷落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刻意为之?”

  云轻鸿笑了笑,赞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虽然我万般不想将我们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位让于他人,但那时我全身尽废,而萧儿,又非我亲生,我与其以残废之躯拖累云家,不若将主权交给云外天,毕竟,我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虽重,但又岂能和云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可比。若非澈儿你帮我恢复,今日,我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目睹云外天继任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今我既已恢复,有了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扛起家族重任,家主之位,便绝不会让于他人。澈儿,你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改变了我们整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这份大恩,足以让我云家铭记千百代。”

  “我和你独处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。”云轻鸿微呼一口气,有些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心月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故意让岩龙尊者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出乎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回答,他继续道:“以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当时又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近,若想要在岩龙尊者出手时保护云心月,可以说易如反掌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可觉得我过于心狠恶毒?”

  “不!”云澈摇头:“恰恰相反,我非常赞同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决定。云心月已经说出了‘赫连’和‘淮王’,便也没必要再继续问下去了。他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下了蛊毒,受人逼迫,但,他为了自己活命,也为了被许诺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家主’和‘封王’,竟暗害同门,更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居然不惜祸害整个家族!如此重罪,死一万遍都不过分!而如果由家族处死,云外天纵然无话可说,却也会心存怨恨。而他被辉夜郡王‘适时灭口’,那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好不过。一来,可以让他对淮王一族有了杀子之恨,二来,爹对他予以抚慰和宽恕,可以让他感激涕零,并且心怀愧疚,从而对爹和云家忠心不二,再无异念。毕竟,云外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大长老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除了爹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大支柱,不能失去。这个结果,最为完美。”

  云轻鸿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然后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……澈儿,我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了你啊。我实摹灸嫣煨吧瘛垦相信,你今年居然才只有二十二岁。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才能,心性,纵然说自己有千年阅历,我都不会怀疑。”

  云澈也跟着笑了起来,心中一声轻叹……我所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经历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和险恶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千年加起来,也比不上吧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