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4章 家主归来

第524章 家主归来

  热门推荐:、 、 、 、 、 、 、

  君玄境,在天玄大陆是【逆天邪神】所能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境界,在幻妖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在幻妖界,君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妖皇城,妖皇城之外,几千年都难出一个。而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妖皇城,君玄境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之又少。一个家族强大与否,帝君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评判因素。

  而作为玄界最顶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帝君也同样分三六九等……初期帝君和中期帝君虽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界,但实力上,却可谓有着天壤之别。

  名震妖皇城,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二级帝君……但二十五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迈入了帝君五级,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可比!

  看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被云轻鸿轻易溃败,如死狗一般连站都站不起来,云家弟子全部惊呆当场,宛若身在梦中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飘浮在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不啻于下凡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神。

  长老们全部傻了,那些平日里背地对云轻鸿以“废人家主”称呼,从未有过尊重,连见礼都没有几次,甚至以之为笑柄和家族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轻一辈完全失声,喉咙里如同塞上了什么东西,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在云轻鸿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遮天威势之下,他们感觉自己简直就如沧海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粒沙尘般渺小。

  天下第一和天下无敌也同样呆立当场,看着神威外放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他们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之前狂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都给遗忘了。

  慕雨柔也不需要再掩饰,她摘掉用来隐匿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玄扣,一股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威压无形释放,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大长老本就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再次大张。慕雨柔飞身而起,落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:“澈儿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云澈微笑着摇头,注意力,一直落在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辉夜郡王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刚从锅底爬出来,难看到了极点。同时,他也和所有人一样,处在云轻鸿忽然爆发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之中……他越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觉得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噩梦!

  “我云家子弟纵然犯下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过错,也自由我云家自行处置,轮不到他人来管!”云轻鸿低眉俯视着岩龙尊者,声音低沉:“念在你曾经做过小妖皇十年护卫,我今天可以不杀你!在我改变主意之前,带着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子,马上滚离这里!”

  辉夜郡王身份高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.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骇人。但如今知晓了他们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,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图谋,他已不必要对这辉夜郡王留半分情面……毕竟,这两点,已足够云家与之成为死敌,又何许再顾忌什么。

  来自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让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难以跳动,他毫不怀疑,如果自己再敢放肆,哪怕说出几句撑场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狠话,云轻鸿真有可能会出手杀了他……甚至辉夜郡王。辉夜郡王不知道云轻鸿没废之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但它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百年前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盛怒之下,当街击毙了一下正在犯下丑恶行径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……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知道那个郡王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之下。

  “殿下,我们……走……”

  岩龙尊者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爬到了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用眼神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警示他马上离开,千万不要试图以自己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在这里和云轻鸿较劲。辉夜郡王牙齿紧咬,然后一声低吼:“云轻鸿……你等着后悔吧……走!”

  “回去之后,记得给你父王带句话。”云轻鸿对着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念在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上,我云轻鸿奉劝一句,不要为了贪念和所谓对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偏见,而丢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华,自取灭亡!现在收手还来得及,小妖后,可远比你们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我云家只要尚留一息,便永世效忠妖皇一脉!”

  辉夜郡王脚步停止,他肩膀剧烈耸动,然后转过身来,狰狞着面孔道:“云轻鸿,本王也有一句话替我父王转给你……你们云家现在投诚,还来得及!别到时候……万年家族,灰飞烟灭,寸草不留!”

  云轻鸿双手抱胸,毫不生气,反而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:“说完了?那滚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辉夜郡王一口逆血从胸腔里涌上来,他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咬牙,哆嗦着身体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去。

  这时,一声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喝传来:“赫连鹏,你要去哪!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账,可还没有好好清算!”

  正要悄然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鹏身体停住,一转身,便看到了天下无敌那张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冷笑一声,道:“天下无敌,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,那我就不妨和你们直说了。我们十二守护家族,历代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大人!小妖后一个女人,凭什么要我们俯首称臣!不过到了现在,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座也几乎坐到头了,我坦白告诉你,十二守护家族之中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大半已经倒向淮王,我好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奉劝一句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天下无敌怒声道:“虚伪狡诈,暗藏异心,却还有脸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冠冕堂皇。你心存异心尚且不论,你们赫连一族暗害我家主之女,这事必须给我们全族一个交代!”

  “想要交代?”赫连鹏冷笑:“一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,我随时奉陪!”

  “想跑?今天不断你一臂,老子就不叫天下无敌!”看到赫连鹏飞身遁走,天下无敌怒吼一声,疾追而去,天下第一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看了一眼,稍做犹豫后,也迅速跟在了后面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出了云家地盘,辉夜郡王没行多远,便身体一晃,一大口血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喷了出来。

  “殿下,你没事吧?”岩龙郡王急声道。

  “云……轻……鸿!”辉夜郡王缓缓擦拭着嘴角,眼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云轻鸿虽然没有对他出手,但一个中期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能承受,在云轻鸿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和气场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都险些被压迫到粉碎。

  “原本……今天推云心月当上云家之主,便可掌控云家,再用云家来牵制慕家,可以让父王少掉两个大阻碍……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”辉夜郡王双手死死攥紧,然后忽然眼睛一瞪:“都怪那个云澈!两个月前,他坏了本王大事,今天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!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,非但没有牵制住云家和天下家族,反而招来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警惕和仇恨!如果他们将一切告知小妖后,小妖后说不定会有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防范和行动……”

  “全部都搞砸了……父王知道了……一定会降罪于本王!混蛋……这一切,都怪那个云澈!!”

  “回去之后,给我查清那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底细……本王要灭他全族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心月……心月……心月……啊!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……为什么!!”

  云外天抱着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嚎啕大哭着。在岩龙尊者那一击下,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被直接洞穿,再加上没有玄力护身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死。云外天一日之间,经历了大喜,和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悲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心狂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看着自己最为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在辉夜郡王推举,太长老认可,全族赞同之下登上家主之位,却怎么都想不到,如今才半个时辰不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阴阳相隔。

  他纵然犯下万般错,也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。

  云轻鸿落下,站到了云外天身边,看着这个云家大长老像个孩子一样痛哭着,他脑中闪过了这些年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子之痛,长长一叹,道:“大长老,节哀吧。云心月他虽然有错,但终归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人所迫,情有可原,相信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也都会原谅他。三日之后,将他安葬于祖岭吧。他生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过错,我会下令,不让任何人外泄一个字。”

  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轻微一震……犯下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死后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资格进祖岭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心月与他人合谋暗害同门,还险些将整个云家都送入万劫不复之地,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百代唾骂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责。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许诺可进祖岭,还会对外隐下他所之错,为他保留名声,这足以称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宽恕和恩泽。

  “谢……家主……”云外天重重垂首,哽咽着道,想到自己在他残废之后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视与无礼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羞愧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地自容。

  “心月虽去,你还有心文,心鄂两个儿子,他们需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栽培。心月虽错,但与你并不相干,今后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大长老,云家想要崛起,万万离不开你。所以,为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为了整个云家,你千万不要倒下。”

  云外天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轻鸿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萧儿,澈儿,我们走吧。”云轻鸿转过身去。

  “家主……家主!”一片呼唤声从身后传来,云轻鸿脚步一顿,抬手道:“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族比取消,先收拾一下这里吧,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事要问,眼下,妖皇城风雨将至,我们云家也必须做好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。明日上午十时,依然在这里召开全族大会,我会向你们解释一切,然后商议家族大事……中层以上谁都不可缺席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家主!”

  这声回应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响亮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家主”两个字,直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少长者热泪盈眶。

  云轻鸿夫妇离开,整个云家广场也彻底炸开了锅,久久无法平息。

  “家主……回来了!家主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来了!”

  “我们云家崛起……有希望了!”

  “我们竟然都在支持着让云心月继任家主……当时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瞎了双眼,要不要家主睿智,后果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设想啊!”

  “除了家主,还要好好感谢家主收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云澈!可笑我们之前竟然还讥讽于他。”

  那些云家长老围在一起,毫无形象,七嘴八舌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着,一个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脸通红。

  此时,云外天已经停止了痛哭,他抱着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跪坐在那里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。这时,二长老云断水走了过来,短暂犹豫后,低叹一声,道:“大长老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奇怪,为什么家主‘回来了’,我们之中,有那么多人会激动成这个样子?”

  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动了动。

  云断水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沧海之后,云轻鸿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之主,纵然他废了,也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绝不会允许有人因他身废,而质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之位和家主权威。但,家主因自己身废,又早知云萧非亲生,自认为难以再履行家主之职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我们舍弃他,以你为中心,将来,推你为云家之主。”

  云外天:“……”

  “家主说,你虽有野心,但野心之外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赤诚,并且比任何人都渴望着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崛起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脉已断,最让他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托付给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脉。他让我们配合和听命于你,助你培养起你在云家越来越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信,至于家主自己,他严令我们就连去看望他,都不能。待时机成熟,便让你继任家主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云外天张了张口,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  “其实,纵然过了二十多年,只要家主一声令下,我们云家三十六核心长老中,至少二十人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家主那边。包括今天全族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家主也早就知晓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四长老一起告知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,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们直接推举你为新任家主,至于后来都赞同云心月为新家主,倒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意外了。”

  “家主残废之后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冷落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在冷落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要我们冷落于他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暴自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消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来成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。因为对家主而言,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过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和名誉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伟大而睿智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纵然废了,也让我们无法不肃然起敬。”

  “不过,上天总算又眷顾了我们云家,家主回来了,还化解了一场家族大难。”云断水看了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一眼,道:“这些年,你待家主如何,你自己心知肚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云心月所犯的【逆天邪神】错有多大,你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明白。但家主如何对你,也刚才也已看到……我说这些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大长老今日之后,莫要愧对了家主,莫要愧对了云家。”

  云断水离开,云外天久久呆在那里,宛若石化一般。整整半刻钟后,他才身体一颤,扑倒在地,嚎啕大哭起来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嚓!没控制好,超四千了,订阅的【逆天邪神】男神女神们要多花三分钱了——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