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3章 灭口
  “云大长老不用着急,我只不过才正式问了第一个问题而已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清白,你马上就可以亲耳听到。”云澈好整以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云心月,我再问你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把这件事告诉了别人,然后一起合谋在云萧和天下第七相会时,让人暗害他们!”云澈神色严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问题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切要点,云心月只需要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……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”,或者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”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心月茫然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哗——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”字一出,整个云家一片哗然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满面惊呆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长老亲自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。玄罡摄魂状态下,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话,都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有着玄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人都无比确信着这一点。

  这个全族人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年轻一辈天资最高,最受尊崇,就连性情也格外谦逊和善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……他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暗害云萧和天下第七有关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对云家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,简直无异于惊天轰雷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在玄罡摄魂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回答,他们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会相信这一点。

  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”云萧嘴巴大张,眼神呆滞,久久无法回神。整个云家同辈之中最为优秀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为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云澈所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月前要害他和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甚至,在云澈上台针对云心月时,他还出言维护,喊着“不可能”……

  “王……八……蛋!”天下第一“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双目阴沉,双拳直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咔咔”作响。他苦查了两个月,都没有查到任何痕迹,积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气和恨意也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浓烈无比。现在真凶出现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控制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爆发……也难怪他查不到什么。因为他也绝对想不到,背后之人竟然会在云家之中!

  “镇定。”天下无敌抬手按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目视云心月,平静道:“云心月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没有理由会想害第七,更没理由对云萧下手。这件事应该没这么简单……看下去!”

  天下第一咬了咬牙,忍住了没有发作。

  在云心月说出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”一个字时,云外天全身一晃,险些直接瘫倒在地上,马上,他失声咆哮:“不……不可能!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……我儿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做出这种事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正当的【逆天邪神】缘由!”

  这些年,云外天一直以云心月为傲,直到此刻,他依然绝不相信云心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存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亲……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“我想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一个人,都想知道他这么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”云澈看一眼云外天道。之前,他还以为云外天与云心月父子皆参与其中,此时看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他开始相信云外天并不知道此事,也足以见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心机之重,图谋之深……演技之好!

  “云大长老,那你就竖起耳朵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听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缘由。”云澈继续问道:“云心月,你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你为什么要和家族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起,去暗害与你同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和与你无冤无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七!”

  云心月张开口,机械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云家……和天下家族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效忠于小妖后……杀了天下第七……放走云萧……天下家族就会迁怒云家……两个家族会起冲突……就算不能两败俱伤……也不会再协力站到同一战线……”

  云家广场死寂一片,每一个人都竖起耳朵,唯恐漏过一个字。在云心月说完时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露出了震惊,甚至惊恐,三大太长老不约而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。

  云外天全身战栗,然后如一滩烂泥般坐倒在了地上,双目圆瞪,目光呆滞,口中混乱出声: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心月所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实在太过骇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背后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瓦解属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!小妖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帝王,此举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谋划造反!

  面对如此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云家上下无一人敢出声,他们没有想到云心月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暗害同门之人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没想到,牵连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石破天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如果那天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适逢云萧和天下第七遇险而出手相救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计划必然得逞,天下家族会迁怒云家,引起巨大冲突,甚至从此水火不容……毕竟天下第七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族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雄图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云萧将她约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就在今天,他们还全族推举云心月为云家新家主,还差点就当场上任……想到这里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云澈肃然道:“云心月,暗害同族,还寻找时机,企图瓦解属于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!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所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罪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身世不俗,天资也不错,受到着无数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称赞,还被整个家族寄予厚望,就连推举新门主,你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众望所归!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!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图谋什么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受什么人所逼迫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问完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众长老,全部都站了起来,眼睛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心月……一场本让他们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诬陷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转眼之间牵连出了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幕。

  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出现了扭曲,在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问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竟然出现了痛苦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沙哑,但依然没有丝毫隐瞒和停顿的【逆天邪神】叙述:“……六年前……我被主人……下了‘残心蛊’……我若顺从……主人取代小妖后之位……我为云家新主,并封王位……我若违抗……死无葬身……之地……”

  “残心……蛊!!?”

  几十道重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呼声响起,已面若死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听到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猛然抬头,全身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。

  云澈没有听过“残心蛊”这个名字,不过,同一种蛊毒,在不同地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经常会不一定,他没听过,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种蛊。他正准备释放玄气探视一下云心月身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蛊毒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种,忽而,一股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后方传来。

  虽然这股杀气极力隐藏,但岂能逃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他迅速放弃探视,向前一步,声音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你说……那天暗袭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有你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主人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”

  “出手袭击云萧和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主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淮王殿……”

  轰!!!

  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台面忽然爆开,一根闪动着狂躁土黄色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刺破地而起。云澈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身体瞬间后撤,同时手掌一推,将云心月推后了两个身位……但那道地刺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太过恐怖,云心月失魂之下,毫无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直接贯穿,然后串起到空中,大蓬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当空洒下。

  “心月!!”

  云外天一声嘶叫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扑上圣云台。云家众长老全部大吃一惊,直冲台上,场面顿时一片混乱。

  “辉夜郡王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!!”云轻鸿怒声道。出手将云心月残忍击杀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,此时,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鳞片上,还荡动着暗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

  “这个云心月竟敢污蔑我父王,死有余辜!”辉夜郡王黑着脸冷笑:“还有云澈……你这个坏我大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……也必须死!杀了他!”

  轰!!

  整个圣云台直接爆开,漫天灰尘之中,一道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黄光直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只有云轻鸿,其他人都在台外,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。

  就在黄色玄光距离云澈只有不到三尺之距时,轮椅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伸出了手臂……他伸出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缓慢,缓慢到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没修炼过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人,也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手臂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但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个瞬间,挡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哧!!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屏障以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为中心出现,挡住了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攻击,随之人影一晃,雷光一闪,云轻鸿已出现在了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爆闪着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掌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将措手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飞出去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“什……么!!”

  “啊……啊啊!!”

  云家太长老、长老、弟子……天下第一和天下无敌……还有准备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鹏,全部惊呆了在了那里,有一种惊讶到近乎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看着忽然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那来自于他,磅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波动,强烈到了三大太长老都胆战心惊。

  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回事!?

  云轻鸿……不明明已经废了二十二年了么!

  轰!轰!轰……

  云轻鸿和岩龙尊者当空交手,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都震若轰雷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抬头看着,惊呆之中,竟没有一个人上去帮手。

  帝君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妖皇城都极少看到。那强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波荡,让整个云家都哉剧烈颤抖。高空之中,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节节败退,几乎毫无还手之力,片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暗色龙血不断洒下,几乎要连成一片血雨。

  “呃啊啊啊…………吼!!”

  高空之上黄光爆闪,忽然间暗云涌动,声震九霄,一条百丈之长,全身岩鳞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龙怒嚎着冲向云轻鸿,霎时,漫天岩石飞舞,遮天蔽日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!!”一个云家长老惊声道。

  “哼!”

  面对岩龙尊者让人惊悚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龙躯,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冷哼,身上雷光一闪,现身之时,已出现在了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背脊部位,一拳轰下……拳头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开龙鳞,直接砸入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中。

  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身开始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挣扎起来,一团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雷光从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背脊处蔓延,短短两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龙身都完全包裹,让它从一条岩龙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变成了一条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雷龙”。

  “滚下去!”

  随着云轻鸿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在岩龙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爆开……

 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……

  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疯狂爆炸,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雷神在震怒。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被雷光玄力耀成了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,每一次雷光爆炸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欲将苍穹都撕裂。在足有数千甚至上万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雷爆炸中,岩龙尊者发出着声声痛苦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龙血漫天洒下,如同暴雨一般……

  砰!!!

  随着最后一抹雷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得以解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重重砸在地上,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身消失,重新化作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他大喘几口气,摇晃着身体想要站起,但刚直起上身,便又狂吐十几口黄血,然后趴倒在地,再也无法站起。

  云轻鸿从空中缓缓降下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:“岩龙尊者,这些年,我敬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前辈,从未对你失了礼数,但你却胆敢在我云家土地上撒野,你还不够资格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