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1章 家主令
  云轻鸿这一番怒斥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无比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他每一个字出口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几乎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。云家上下,上到长老,下到年轻弟子,全部呆了。就连云萧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大张,用一种不敢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看着云轻鸿……他所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淡雅恬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平日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多,不愿与人交往,甚至很少走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院子,几乎到了与世无争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

  他无法相信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竟面对身份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,说出如此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还带着如此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。

  云轻鸿这番怒斥,辉夜郡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。云轻鸿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,但面对他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身为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竟有了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感。而他堂堂郡王,又何曾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训斥过,他手指云轻鸿,声音带上了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:“云轻鸿,你……”

  “放肆!”云轻鸿声音更加低沉,直接将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:“‘云轻鸿’三个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我云轻鸿十四岁便扬名妖皇城,那时候,连你父王都还没出生,连小妖皇都与我兄弟相称,你算什么东西,竟敢直呼本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目无尊长,不知礼数,没有教养,夜郎自大,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,丢你父王祖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还不自知,简直让整个幻妖王族都因你而蒙羞!如此劣子,本家主都懒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诲,哼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辉夜郡王身体一晃,眼前黑,险些一口浓血喷出来。他辉夜郡王到来云家,大长老躬身相迎,人人目光敬畏,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人人附和,无一敢忤逆,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八面。至于云轻鸿这个家主……一个废人,他连看都懒得去看上一眼,现在,却被这废人家主众目睽睽之下,骂了个狗血淋头,而且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反驳不得。

  现场一片死寂,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还嗡嗡回荡着云轻鸿训斥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唤醒了那些长者心中对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之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比妖王当年还高,同辈之中,包括幻妖王族,都无人可及。他十四岁便名震妖皇城,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者人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他和小妖皇兄弟相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虚假。那时,没有人怀疑,云轻鸿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继云沧海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个妖王。

  沉寂了二十多年,人们似乎忘记了云轻鸿曾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但他纵然废了,却也抹不去他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。他幻妖界最年轻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,至今无人夺走,他曾经耀眼到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也至今无人能越。

  在云轻鸿与辉夜郡王这般大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辉夜郡王连相提并论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当这些记忆被唤醒,那些长者们顿时觉得辉夜郡王在云轻鸿面前如此无礼肆意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

  “家主……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!”一个长老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他……要回来了吗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没能够继续,便被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拽住,然后拉回到座位上,对方向他神色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……他顿时神色一紧,迅收敛情绪,镇定下来。

  核心长老、普通长老之中,有很大一部分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了惊喜和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但又很快都掩了下去,在有些噪杂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之中,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,而云澈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着长老席,席间一些人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短暂变化,被他收入眼中,他目光一凝,眼眸深处晃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诧异。

  难道……

  云轻鸿训斥之后,一声冷哼,便直接不再理会辉夜郡王,沉眉看向脸色阴暗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,道:“云心月,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,还不马上上去,准备接受玄罡摄魂。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爆,让云外天措手不及,一听云轻鸿这话,他眼睛一瞪,迅道:“云轻鸿,你……不要太过分!”

  “过分?哪里过分?”云轻鸿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外天毫不相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之前已经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,心月他绝不能接受玄罡摄魂,否则,我云家,将成为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!难道你为了维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连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名誉都不顾了吗?”

  云轻鸿目光平淡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直视之下,云外天竟有了一种呼吸不畅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似乎感觉到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家主,在沉寂了二十二年后,又回来了。

  “如果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因此而接受玄罡摄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”云轻鸿声音陡然加重:“但现在,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!难道我一家之主,连向一个家族小辈下令如此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都不能?”

  “唔……”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剧烈收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言以对。

  “云心月,马上上台接受玄罡摄魂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命令!”云轻鸿厉声道。

  云心月双手颤,额头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排冷汗,他以求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向辉夜郡王,却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点,纵然看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求助眼光,口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挤不出话来……云轻鸿那些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训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噎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五脏六腑都快炸了。

  “哈哈哈哈!可笑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!云轻鸿,你难道还以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吗?你现在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废人一个!”赫连鹏出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声。

  “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!”

  “云家之主?嘿嘿……”赫连鹏讽笑起来:“你拿什么证明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?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?我一个外人都知道,你们云家家主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祖上代代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家主令’。持有家主令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主!便如幻妖王族唯有手持妖皇玺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!云轻鸿,你既然自称家主,那你可有‘家主令’”

  “当年,因为没有了妖皇玺,小妖皇不敢以‘妖皇’自称,小妖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只能被称作‘小妖后’。小妖皇小妖后尚且如此,云轻鸿,你若没有家主令,又有何资格自称云家家主,又有何资格对族中之人号施令!”

  百年前,随着妖王云沧海一去不返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也就此再无踪迹,那之后,云轻鸿才继任云家家主。云家“家主令”百年前丢失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毕竟,家主令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最重要之物,它其中蕴藏着最原始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,并留存着每一任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印记与灵魂印记,一旦丢失,无可复制和取代。

  在云轻鸿沉寂二十二年后重新强势宣告自己家主身份时,赫连鹏却偏偏提起云家已丢失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直击云轻鸿死穴。但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露出半点慌乱,他眼角一撇,冷笑道:“赫连鹏,你今天对我云家之事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心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心月,你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……呵,既然你想看我云家家主令,那我便成全你。”

  云轻鸿声音一落,一直按在轮椅扶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也缓缓抬起,手掌之中,一枚刚好掌心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玉牌释放着清幽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光芒。

  紫色玉牌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在场所有云家弟子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不受自己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起来,都连身体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都有了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躁动感。云家所有过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者齐刷刷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就连云江、云河、云溪三大太长老也同时站起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激动之色。

  “家……家主令!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!!”太长老云溪直接失口出声。堂堂太长老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失控,可想而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。

  “家主令……不可能!家主令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前就遗失了吗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气息……”

  “不会错!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无疑!世上绝不可能有第二枚!”

  “天可怜见,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……终于回来了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家主令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概念,年轻一辈不会太懂,但对于那些百岁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者来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无可比拟的【逆天邪神】圣物。家主令百年后再次现身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那些云家长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自已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热泪盈眶。

  最为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,莫过于云轻鸿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慕雨柔。她虽然急欲知道答案,但她并没有询问,因为现在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询问这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

  “轻鸿,家主令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寻得的【逆天邪神】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家主令这百年以来,其实根本没有遗失?”云江起身问道,说话时直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白须微颤。

  云轻鸿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家主令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圣物,我绝不敢在关于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丢失一事上隐瞒作假。它百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遗失了,但后来又因机缘巧合而找回。至于其中缘由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内部之事,如今有外人在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延后再说。”

  三位太长老同时点头,都没有再追问。家主令回归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这百年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喜事,相比之下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找回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赫连鹏,”云轻鸿特意将“家主令”面向赫连鹏:“现在我可以自称云家家主了吗?”

  赫连鹏咬了咬牙,一张脸铁青一片,他万万没有想到,明明丢失了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,竟然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云轻鸿手中,而且就算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,也能一眼看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令,绝无虚假……这简直邪门到了极点!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前半部分都在意料之中,但之后……却和安排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本截然不同!

  “云心月,马上上圣云台,准备接受玄罡摄魂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你若如你所说清清白白,又何惧玄罡摄魂!你若再踌躇拖延,那只能显得你做贼心虚!”云轻鸿厉声道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