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20章 怒斥
  “你说什么!?”云外天再次震怒,“你竟要我儿进行‘摄魂’?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!!”

  “玄罡摄魂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。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搜魂之法不但风险极大,被发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后果不堪设想,而且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会对被搜魂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造成很大损伤,甚至又可能直接变成白痴。而玄罡摄魂纵然因为对方精神力强大而失败,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,而且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不会对对方精神产生损伤。云澈当初在强袭焚天门时,便曾经以玄罡夺舍过他人记忆,因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能力。二十多年前,云轻鸿夫妇之所以能在天玄大陆获知到云沧海被关押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玄罡摄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夺舍。

  “呵呵,”辉夜郡王淡淡一笑,道:“云澈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凭证?那除此之外呢,可还有其他凭证?”

  “这一个凭证,已经足够了。”云澈直接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很好……”辉夜郡王缓缓点头,一丝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在脸上一晃而过,他转向云心月道:“云家玄罡摄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本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过不止一次,听闻这种能力不会对作用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造成任何损伤。眼下,有人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暗害同族以及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并说出用玄罡摄魂之法而证明……云心月,那你可敢在这众人眼下被摄魂,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清白呢?”

  云心月站起,脸色发黑,全身隐隐颤抖,显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怒到了极点,他以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毅力压制着怒气,道:“有何不敢!我云心月自问心若明镜,对家族,对任何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赤诚,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半点加害之心,我云心月一生,至此方知被人栽赃诬陷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羞辱,我纵然身死,也绝不愿背负如此耻辱……玄罡摄魂之下,绝无半丝虚言,也最能证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清白!请家族前辈对心月进行摄魂,以证清白!!”

  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而坚决,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。众人本就绝不相信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现在云心月如此态度,对云澈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抵触犹疑,这下,他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半丝半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都没有了,反而对云澈生出了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和愤慨。

  “好!”辉夜郡王点头,声音随之冷淡了下来:“被人当众诬陷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不好受,本王可以理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急欲证明自己清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着实让本王失望了。”

  云心月一愣:“这……请郡王殿下明示。”

  “哼!”辉夜郡王重重一哼,沉声道:“本王还以为这云澈能拿出什么凭证来,原来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凭证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摄魂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无凭无据,仅凭几句可笑到极点,连白痴都不会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诬陷之言,就要一个人用玄罡摄魂来自证清白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荒谬之事!如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都可以被应允,那么本王也可以不凭借任何证据,一句话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整个云家都谋反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要一个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行玄罡摄魂来自证清白?”

  “再者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大长老之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即将上任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何等尊贵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而这个云澈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,他要你进行玄罡摄魂,你便自愿玄罡摄魂……你可还有半点云家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尊严?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行了玄罡摄魂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证了清白,但从今之后,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知道堂堂云家新任家主,因为一个外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无凭无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诬陷,还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玄罡摄魂来证明清白……哈哈哈哈!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整个云家蒙羞,让全幻妖界都看低你云家吗?以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孩童,一个乞丐,都可以随意一两句话,就得逼着云家家主用摄魂这种方式来自证清白?”

  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震耳,也警醒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子弟,让他纷纷义愤填膺,不少年轻弟子顿时吼叫道:“辉夜殿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,云心月绝对不能进行玄罡摄魂,否则,我们云家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笑话。”

  “心月哥刚才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意进行玄罡摄魂,证明他绝对心中无愧!云澈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东西,应该马上把他轰出去!如此诬陷心月哥,当场废掉都不过分!”

  “我们都知道心月哥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清白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根本不需要自证,这个云澈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卑鄙可恶了。”

  云心月全身剧震,短暂愣住了后,他低下头,愧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辉夜殿下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月太想自证清白,考虑不周,险些因一己之私,让整个家族蒙羞。”

  “呵呵,”辉夜郡王淡淡一笑:“本王了解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不过你刚才愿意接受玄罡摄魂,已足够证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清白了。”

  云澈嘴角一扯,暗中冷笑着:这双簧唱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衣无缝,连我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快信了。

  云外天向辉夜郡王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拱手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辉夜殿下之前所言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心中所想。我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清白与否,岂能和云家名誉相提并论。他就算一辈子背负暗害同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污名,也绝不能进行玄罡摄魂……感谢辉夜殿下对小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提点。辉夜殿下比小儿大不了几岁,但这处世之道,却万万不能小儿能比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辉夜郡王微笑着道:“大长老谬赞了。云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局者,气愤之下难免心乱,难以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面,本王一个旁观者,自然可以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清。”

  “嘿嘿嘿嘿。”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刚落,一个不太和谐的【逆天邪神】刺耳冷笑声响起起来。辉夜郡王斜了发出冷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鹏一眼,道:“赫连长老,你笑什么?”

  赫连鹏起身,一脸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辉夜殿下,难道你就不觉得可笑吗?云家虽然没落了,但好歹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守护家族之一。但堂堂一个守护家族,全族齐聚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会,竟然被一个外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给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大乱。更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到了现在,这个野小子居然还安然无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……哈哈哈哈,这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赫连家族,就凭他出言诬陷,别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诬陷即将上任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家主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弟子,也早已轻则被废,重则当场处死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云家……嘿嘿嘿嘿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惨不忍睹,可悲又可笑,哪还有半点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与威势,让人想不笑都难啊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赫连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然刺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中要害,顿时让云家众长老和弟子脸色通红,对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怒目相向。云外天顿时向前一步,一声厉喝:“执法长老,还不将这居心叵测的【逆天邪神】贼子拿下!”

  执法长老闻言,迅速飞身而起,落在台上,便要冲向云澈。这时,一个平静中带着淡淡威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住手。”

  声音不重,也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**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执法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停滞了下来。因为发出这个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。

  “云轻鸿,你终于发话了,我还以为你要一直看戏下去!”云外天一声冷笑,口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呼“云轻鸿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“怎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袒护你这个胆大包天,肆意妄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义子吗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作所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授意?”

  “你说对了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袒护他。”云轻鸿直视着云外天,平淡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那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外天莫名感觉到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全身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紧了紧。

  “执法长老,退下。”云轻鸿道。

  那个执法长老闻言,愣了一下,然后看了看大长老。见他没有动,云轻鸿眉头一锁,声音顿时变得低沉:“退下!!”

  这两个字并不沉重,但却如同在所有云家子弟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响起一声惊雷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都一脸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云轻鸿……云轻鸿废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二十多年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居简出,极少管家族之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呵斥过谁,那些年轻弟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到废人家主发出如此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。

  执法长老身体一抖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应了一声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”,然后快步退下。

  云轻鸿目光转移,从云心月身上扫过,以平静而不容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道:“云心月,到台上去,准备接受玄罡摄魂。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一出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呆,气氛顿时躁动起来。辉夜郡王眉头一动,微带怒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家主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云轻鸿冷声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事,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。”

  整个广场瞬间从躁乱变得一片死寂,每一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,几乎怀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出现了问题。云轻鸿……竟然在斥责这辉夜郡王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留情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斥责。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,然后冷笑一声:“云家主,你……你竟然对本王如此无礼!”

  “哼!”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笑起来:“我对你无礼又如何?你从入我云家之地到现在,可曾对本家主有过礼数?我与你父王是【逆天邪神】同辈,我父亲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妖王’,论王号之尊卑,与你祖父同级,当年你父王见了我,都要老老实实喊一声‘大哥’,本家主训斥你一个小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,而你,一个小辈,入我云家却不对本家主见礼,还当着本家主之面,不断对我云家之事横加干涉,狂妄无忌,现在反而来质问本家主无礼?”

  “你父王平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教导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你父王、祖父,还有整个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都丢尽了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