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9章 证据
  “混账!!”不出任何人预料,云外天当场勃然大怒:“你这狂妄小儿,竟敢说出如此荒谬可笑,胆大妄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,你真当我不敢杀了你吗!”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岂有此理!”平日与云外天最为交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长老站了起来,怒斥道:“我这辈子,都没听过如此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简直荒谬……荒谬!”

  “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族年轻一辈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无论天资、心性都无可挑剔,平日里都从未欺凌过任何一个同族之人。他和云萧平日里格外交好……而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所恩怨,又怎么可能对同族之人下杀手!暗算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滑天下之大稽!”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又可气,唉,气煞老夫了。”一个数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老辈摇头叹道。

  “一个外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,竟敢当众污蔑我云家马上继位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家主,简直岂有此理!戒律长老应该把他拿下,处以重刑!”一个年轻弟子愤怒吼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顿时引起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应,各种嘲讽、愤怒、谩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铺天盖地。

  云萧足足呆了小半天,声音有些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月哥,大哥他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搞错了……”

  云萧对于云澈,虽然有着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、敬重和亲近感,但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也根本难以相信云澈刚才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毕竟,他和云澈认识才两个月,而和云心月,认识了已经二十多年。这些年,云心月在他心目之中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形象,他根本无法相信那天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和云心月有关。

  云轻鸿看着他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萧儿,记住你大哥之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这个世界上,最难看清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心。而最难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也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清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这一点,你大哥要比你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太多,好好看清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,然后……牢牢记住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课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萧张了张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出声音,思绪处在了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中。

  云心月站了起来,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他在极力压抑着愤怒,用还算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云澈,我云心月和你近日无怨,往日无仇,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,偶尔碰面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以礼相待,你为何竟如此污蔑于我!你到底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居心!”

  耳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和指责,但,两年前,云澈在凤凰神宗地盘上,都敢于一人面对整个凤凰神宗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还根本不至于让他慌乱。面对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质问,他斜眼冷笑:“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假,你心里比谁都清楚,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你这演技,神情、眼神、动作、言语……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懈可击,怪不得演了这么多年,都没被人识破。”

  “你!!”云心月直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浑身抖:“可笑,太可笑了……你这卑鄙又粗劣的【逆天邪神】诬陷,我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戳破!你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日让人暗算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”他一指云萧,怒声道:“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问云萧,我平日里和他可有半点仇怨?你也可以问他,那天暗算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之人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隐藏玄功,或许还难以辨识。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隐藏玄功,作为修炼紫云功近二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族之人,又怎么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!”

  “不需要问。”云澈一撇嘴:“那天攻击云萧和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连同其它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一起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。”

  “放屁!”云外天彻底暴怒,脚下一错,向云澈骤然出手,雄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狂暴涌出,瞬间形成滚滚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洪流,直线轰杀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。

  云外天和云澈站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怒之下猝然出手,外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,一方只有天玄境,云外天这一击之下,云澈别说摹灸嫣煨吧瘛寇活命,粉身碎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云澈早有准备,在他站出来针对云心月时,精神便一直处在紧绷状态,玄力也一直提起着。在云外天玄力涌动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也同时爆,身体瞬间一晃。

  哧啦!!

  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洪流撕裂了空间,也撕裂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,所有人都一愣,就算云外天自己也愣了一下,因为他竟没有看清云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闪开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堂堂一个帝君,对一个天玄境后辈的【逆天邪神】骤然出手,竟然连衣角都没有摸到,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众目睽睽之下……云外天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恼羞成怒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一把抓向出现在他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:“小贼,死!”

  “住手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玄阵,玄阵转动之间,将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力完全反弹了回去。空中人影一晃,慕雨白已闪电般落下,护在了云澈身前,冷笑着道:“云外天,你堂堂一个云家大长老,竟然偷袭一个小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你祖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都丢尽了。”

  云外天沉着脸道:“这个混蛋贼子污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甚至污蔑他与外人联手暗杀自家人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儿一人受辱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玷污我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名誉!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忍孰不可忍,我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名誉,比这混蛋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要珍贵千万倍!我别说杀他,就算把他碎尸万段,都半点不过分!”

  “云大长老这话,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同。”辉夜郡王淡笑一声:“名誉,可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比性命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云澈如此污蔑,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不足惜!换做本王,也会怒然出手。”

  说到这里,辉夜郡王忽然眼睛一眯,道:“慕少家主如此袒护这个云澈,莫非,你竟相信他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?”

  “他既然敢说,就应该有所依据。”慕雨白冷眼看着云外天:“不等他把话说完,就骤下毒手,呵,难不成是【逆天邪神】做贼心虚么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一个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响了起来,赫连鹏站起,大笑着道:“辉夜殿下,云大长老,难道你们还没看明白吗?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前任家主不想让位,眼看着新家主众望所归,即将上位,所以急了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推了个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来搅局……不过这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怜啊,就这么给人当了炮灰。为了阻止新任家主上位,居然连如此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诬陷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,哈哈哈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  赫连鹏这番嘲讽听上去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合情合理,顿时不少人出了认同之音。慕雨白脸色阴沉下来,冷笑道:“赫连鹏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诚心找死吗!”

  “怎么?被我当场戳穿,恼羞成怒了?”赫连鹏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他转向坐席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敌,道:“无敌长老,贵族门公主也在两月前和云萧一起遭遇暗杀,想必你比谁都期望知道谁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始作俑者,不过说云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背后之人,如此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也根本不可能相信吗?”

  天下无敌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空口之言当然不足为信,我只相信真凭实据。云澈,你说云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贼人,那你可有什么证据?”

  “凭据?他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临时拿来抹黑即将上任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家主,哪会有什么证据。无敌长老难道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他能拿出什么真凭实据来?”赫连鹏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辉夜郡王冷哼一声,道:“哼,既然慕少家主都出面维护你,云澈,那本王就给你一个机会,你说云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月前暗袭云萧和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幕后贼人,那你就给本王拿出真凭实据来。若有足够让人信服的【逆天邪神】凭证,云家自然会对云心月秉公处置,相信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也绝不会对此恶行徇私。但……如果你拿不出凭据,而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恶意陷害抹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哼,别说云家全族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,都不会轻饶你!堂堂十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子,岂能被一个外人平白无故的【逆天邪神】折辱!”

  “证据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当然有,而且就在你们眼前。”云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淡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再次让人一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一指云心月,道:“云心月自己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据吗?”

  “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辉夜郡王沉下目光道。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,云家有一种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能力——玄罡!玄罡之力不但可以攻击**,也可以作用于精神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刚刚修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对‘玄罡摄魂’这个名字也应该如雷贯耳。只要使用‘玄罡摄魂’挟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,便可以让他意识游离,无论问他什么,都会如实回答,绝不会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瞒和虚假……到时,他和暗算云萧和天下第七一事有没有关系,一问便知!到时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算这世上最不容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铁证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