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8章 石破天惊

第518章 石破天惊

  “放肆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全场惊呆,让云外天勃然大怒,他手指云澈,怒吼道:“狂妄小辈,竟敢如此冒犯辉夜殿下!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上,就凭你这几句话,我非亲手赏你几个耳光不可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肆意一笑,毫无慌乱:“大长老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气,难道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错了?这个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郡王就能管你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半个云家子弟就不能?再说,刚才询问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有人有异议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像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位郡王殿下。”

  见云澈非但不收敛滚蛋,反而杠上来,云外天气极反笑:“辉夜殿下贵为郡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万金,让我云家众人在家主一事上拨云见日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和辉夜殿下相提并论?若说异议,我云家长老会还没人说半个字,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不知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东西,赶紧滚!你若再敢多说半个字……”

  “哎~~”辉夜郡王却在这时一抬手,止住了云外天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一片悠然,没有半点恼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……而一个连背.景都没有,玄力气息也只有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让他恼怒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若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因此怒了,人们反而会觉得奇怪。他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长老无需动怒,家族易主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有人有异议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。云澈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人,但终归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云家人,倒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去,而且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即将退位,他有话说,倒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之常情,那就不妨听听他要说什么。”

  “殿下,这小子听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南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到妖皇城也才两个月,我们云家认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没有几个,殿下如此尊贵之人,根本无需听这么一个小子废话。”云外天低声道。

  “不不,”辉夜郡王摇头:“让云心月来继任这家主之位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云家所定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提出,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本王相对于你们云家,也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外人,一个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议,有人有异议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云澈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现任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子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你就这么轰下去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显得本王心胸狭隘,仗势逼人,容不下这‘异议’么?”

  “啪”、“啪”、“啪”…………

  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手声响了起来,云澈一边拍手,一边大声赞叹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郡王,这份胸襟和魄力当真让人佩服,比那些白活了几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要强多了。”

  “你!”云外天瞬间大怒,他当众冒犯辉夜郡王还可以理解为是【逆天邪神】莽撞无知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讽刺他。不过他一个“你”字出口,却没有再作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,他想到自己何等身份,众目睽睽之下对这么一个小辈作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失了身份。不过眼下,他招惹了辉夜郡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有好下场。

  辉夜郡王这个人,也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和善宽容之人。

  “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天救了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年轻人?”坐席之上,天下无敌目视云澈,若有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”天下第一点头。

  “这年轻人,有些胡闹啊。”天下无敌道。

  天下第一微微沉吟,然后道:“我和他虽然只见过一次,但他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应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莽撞无脑之人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天下无敌微微而笑,目光转移,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停留了一瞬,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他真被云轻鸿收给义子,那这小子,绝对不简单啊。你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,云轻鸿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废了,也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可以小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虽然掌控权在云外天手里,但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去而已,你爹,还有我都绝不相信云轻鸿没有暗棋……云轻鸿愿将此子收为义子,那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子绝非寻常啊。”

  天下第一:“……”

  “本王说过,不想听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。”辉夜郡王微微眯着眼,以一种戏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云澈,那眼神,如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着一个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玩具:“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有异议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同意云心月当云家这下任家主。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说说看理由,也或者你找出一个比他更适合当这云家之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。如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充分,或者足以服众,那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。如果不能,或者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跳出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为了阻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呵,如此大事却恶意取闹,别说云家上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,说不定也会生气。”

  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落下时,一股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也释放而出,让坐席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年轻弟子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个寒颤。辉夜郡王位列“幻妖七子”,实力之强毋庸置疑,而他生在王族,先天与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气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非常人所能比拟。

  云澈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云家之人,自然说什么话,做什么事,也全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云家着想。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引领者,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关系着全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容有半点疏忽和大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推举一家之主,实力固然要足够强,但相对而言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其次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其性情和人品……郡王殿下,这一点,相信你定然赞同。”

  辉夜郡王淡淡一笑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。不过听你之言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质疑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品格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据本王所知,云心月不仅天资傲人,品格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懈可击,否则,全族上下也不会无人反对云心月继任新家主,难不成,与云心月同在一族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还不如你一个才刚来妖皇城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外人?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殊不知,这世上最难看清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心。我之前说过,我之所以会被云家主收为义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在初来妖皇城时,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云萧。当日,和云萧一同遇袭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天下第七,云萧和天下第七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之后,他们同时遇袭绝非小事,相信在座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件事。”

  “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听说过,但这事和云心月能否继任家主又有什么关系?”辉夜郡王淡笑着道。

  “有,当然有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!”云澈毫不停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他这句话一出,轮椅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,目光带上了些许冰寒……但又马上散去。

  “天下第七和云萧遇袭,而且对方下手极狠,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置他们于死地。所以天下家主一定会勃然大怒,彻查此事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所为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舅舅慕前辈也一定不会置之不理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……嘿,不提也罢。只不过,那天暗袭云萧和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人都黑衣蒙面,而且不露玄功,要追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格外困难,现在已经两个月过去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家族那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前辈那边,都并没有查到什么结果……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云外天不耐烦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声道: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全族大会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听你说废话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大长老不要着急,重点已经来了。”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和云萧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拜兄弟,他遇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云家可以不管不问,甚至当做不知道,但我这个当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能,这两个月,我一直在试着追查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要对云萧和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下毒手,好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不错,前段时间,我终于知晓了其中一个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”

  坐席之上,天下第一和天下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同时一变,目光变得格外凝实。两个月前,天下第七差点命丧黑衣人之手,天下雄图彻底大怒,不惜亲自调查此事,但却始终没有结果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顿时吸引了他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。天下第一直接站了起来,当众问道:“云兄弟,此言当真?你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慕雨白捏了捏下巴,皱着眉头低声道:“这小子,到底卖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药,连天下老头都查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能查到什么?”

  “啊?大哥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查到了?”云萧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解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两个月,他都基本没出过家门,这个这个……”

  “夫君,澈儿他到底要做什么?”慕雨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迷惑不安起来。

  “不用多言,看下去。”云轻鸿紧皱着眉头道,抓着轮椅把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悄然收紧。

  云澈侧过身,向天下第一道:“天下大哥,家人险些造贼人毒手,相信你和天下家主就算将那些卑鄙贼人千刀万剐都难泄心头之恨。不过今天,还请天下大哥,还有这些天下前辈控制情绪,因为我所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一个贼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讶,说出来,天下大哥或许都不会相信。”

  云澈目光转移,然后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云心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暗杀云萧和天下第七之事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贼人之一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位在云家之中威风八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之子……云心月!”

  云澈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云心月”三个字一出,便如凭空丢下三枚炸雷,整个广场一片死寂,然后轰然爆开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。

  不过,这些都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哄笑声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