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6章 家主之位

第516章 家主之位

  “大长老此言差矣。WwW.XshuOTXt.CoM”云外天声音刚落,一位云家长老便紧接着说道:“论威望、实力,还有这些年对我们云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贡献,下一任家主,非大长老莫属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另一位长老也紧接着点头:“论位次,大长老于长老会中位列首位,论实力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首屈一指,家主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族中大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全力承担,若要选出一个最适合,最服众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唯有大长老。”

  “我也如此认为。”

  几位长老接连出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力荐大长老云外天继任家主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为云外天出言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多,那些没有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最终只占了少数,都唯有暗中叹息。紧接着,那些云家中层,还有年轻弟子也都开始高呼大长老之名。

  百年前,云沧海一去不返,云轻鸿继任云家家主,那时,论威望和家族影响力,十个云外天也比不上云轻鸿。云轻鸿在云家一呼百应,全族上下以他为首,无人忤逆。虽然,云家那时最强韧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一个基石一夜之间崩溃,实力一落千丈,还背负罪责,但云家上下都相信,有云轻鸿引领,云家必有再度崛起之时。云家之外,也从未有人真正敢小看实力大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……因为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有一个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。

  但二十二年前,云轻鸿却废了。

  在一个实力为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一个实力低到尘埃,而且永远不可能再强大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弱者,纵然有着“家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,也再难让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和尊重。二十二年间,他曾经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着,人们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仰、尊重、敬畏、崇拜、忌惮……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废,逐渐变成了叹息、漠视甚至嘲笑和幸灾乐祸。对他寄予深厚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前辈、同辈、后辈都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和叹息,而云家作为幻妖界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玄家族,又有谁,会完全不介意被一个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引领?

  就连那些曾经暗誓一辈子效忠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一部分黯然而退,另一部分依然愿意誓死相随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被云轻鸿主动驱逐……因为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况,跟在自己身边,将再无前程可言,他岂会愿意耽误了这些真心对待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到了最后,他依然有着“家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但身边,就只剩了妻子和儿子。

  二十多年前,谁能想到,几乎有着整个幻妖界最耀眼光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得几乎不被任何人正眼相视。

  残废了二十二年,到了如今,这个曾经引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站出一个为他说话,声援他继续为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不过,面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实,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怪任何人,毕竟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,长老会也好,太长老也好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初衷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毕竟,让一个废人为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不但遭人耻笑,而且让人根本看不到未来。相比于云家未来,家主血脉之事,显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重要。

  为大长老助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大,云外天强忍着激动,谦逊着道:“各位抬爱,我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宠若惊,但我能力低微,实在不敢胜任这家主之位……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七长老能力出众,是【逆天邪神】新任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人选。”

  被云外天提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七长老”连忙摆手:“大长老这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折煞我了,恕我直言,纵观云家上下,有大长老在,其他谁继任家主,都难以服众啊。”

  “对!支持大长老继任家主!”

  “大长老你就不要推辞了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继任家主,非你莫属。”

  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再次迭起,云外天双手攥拳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澎湃……在二十二年前,云轻鸿身废之后,他便有了成为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念头,这二十二年,他也一直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着,在云家积累起越来越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成为家主,云家延续了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便将改写,百年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云心月便可成为下一任家主,然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……

  面对成为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和他无法使用玄罡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他就知道这一天不远了……而今天,也终于正式到来了。

  在云家子弟越来越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中,一个不和谐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声响起:“既然云大长老自己知道不配这家主之位,你们这些人又何必瞎嚷嚷,让云大长老为难呢?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长老招架不住,又出尔反尔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了,传出去,别人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不但早就觊觎家主之位,还虚伪推脱,这阴险狡诈虚伪之名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不好听啊……云大长老,你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?”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恶毒,云家上下都支持云外天继任家主,云外天自己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加推脱一下,却被慕雨白见缝插针,借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他扣上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继任家主,就卑鄙阴险虚伪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帽子。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刚要说些什么,右手边,另一个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了起来:

  “慕少家主这话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赞同。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连鹏,他眯着三角眼,慢条斯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听说云轻鸿在废了之后,云家大长老就揽下了云家上下所有事物,无论大小事物都把控手中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大长老,但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家主还家主啊……啧啧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十几年前,就听到不少人议论云家大长老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觊觎这家主之位,这么多年过去,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多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长老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成为了这云家之主,可就坐实了这些传闻,到时候,嘿嘿,这家主大名在云家是【逆天邪神】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到了外面,搞不好会臭不可闻啊。”

  之前还帮云外天说话,还因此差点和慕雨白打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鹏,这次竟然帮起了慕雨白,而且对云外天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比之慕雨白所言还要尖锐刻薄。云外天顿时脸色疾变,云家众核心长老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。慕雨白皱眉,斜了赫连鹏一眼……他可不会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赫连鹏会好心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莫非,这家伙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专门来这里捣乱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外天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吞了苍蝇,而赫连鹏所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啻于糊了他一嘴大便,让他难受恼恨的【逆天邪神】脾肺都几乎要爆开。他想过自己若要成为家主,慕雨白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大阻碍,没想到,除了慕雨白,搅局的【逆天邪神】还多了一个赫连鹏!他抽动了好一会儿嘴角,努力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显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难看,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我云外天这些年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云家,从来没有对这家主之位有过贪念。”

  “唉!”沉默了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长老云江淡淡一叹,道:“外天,就目前云家上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适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人选,无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愿,你继任家主,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你无须推辞了。至于外人之言,不听也罢。”

  太长老之言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千钧。云外天心中暗喜,刚要顺水推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接下来,却听辉夜郡王忽然开口道:“关于这云家新家主一事,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些浅见,云家众位不妨听听。”

  辉夜郡王开口,瞬间吸引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注意力。云外天将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收回,转向辉夜郡王,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辉夜殿下有何高见,愿闻其详。”

  辉夜君王一脸从容,微微而笑,他手中折扇一甩,慢条斯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依本王之见,慕少家主与赫连长老所言均不无道理,云大长老虽然劳苦功高,在云家声势无人能及,但也确实不适合这家主之位,否则便如慕少家主和赫连长老所言,极易给外人落下话柄,这人言可畏啊。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关系大长老一人也就罢了,云家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本就堪忧,若再因这件事而陷入舆论涡流,可就对云家更不利了。”

  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然抽搐,他低下头,掩饰着脸上比哭还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:“辉夜殿下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适合这家主之位。”

  辉夜郡王紧接着道:“以云家目前处境,更换家主势在必行,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自认为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人选。”

  “不知辉夜殿下所指何人。”太长老云溪道。

  辉夜君王将折扇一收,站起身来,悠然踱步道:“大长老不适合成为家主,而云家这一代长老之中,又找不出比大长老更服众之人,那么,为何不把这新任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放到另一个层面。”

  “辉夜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辉夜郡王道:“当年,你们失去了家主和十位最强太长老,实力大衰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夜之间,而且背负百年罪责。云家想要再度崛起,却无疑需要一段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更需要一个极为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者。足够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者,必然需要足够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培养,在本王看来,既然长老一代难有选择,那不妨从年轻一代选择。现在全城皆知,云家大长老之子云心月,绝才惊艳,天资傲人,并先天拥有与妖王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,却又性情谦逊,不骄不傲,实在天赐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子。本王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听人赞其为云家崛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希望。若由他继任这云家之主,由大长老和众位长老辅佐,相信不出十年,云心月必能成为一个绝佳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者,云家崛起也指日可待。”

  “再者,云心月虽然年轻,但相信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为人如何,你们云家之人最为清楚,由他接任家主,本王相信不服者,或许比不服大长老者还要少上几分。众位以为如何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