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5章 逼宫
  从辉夜郡王到来到入座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迎接和引领,完全没有云轻鸿什么事,这期间,辉夜郡王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向云轻鸿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偏一眼,仿佛根本无视了云家这个真正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时间已到,云外天跃上圣云台,面对祖碑方向,昂首道:“今日,即将开始我云家全族大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会。而之所以召开这场族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相信众位已然知晓。再有一个月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作为世代守护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守护家族之一,我们云家也将出席这场大典。届时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王族盛宴,八方来客,我们云家虽非主角,但按照往年大典惯例,我们云家将会在那时向小妖后,向天下群雄展示我云家光彩。”

  “所以,到时为了不失我家族雄威,唯有同龄之的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,方有随同参加大典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因为到时候,参加大典之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在相应年龄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代表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弱者,没有资格到大典上丢人现眼,那只会让我云家蒙羞!”

  无论在什么地方,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各方势力最为看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因为一方势力现阶段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成定局,而决定着未来变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代!

  “这场全族比拼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最直接公平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决出各年龄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,谁胜谁负,谁强谁弱,一目了然……”

  “好了,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用多说了,直接正题吧。”太长老云河忽然开口,止住了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让云外天说话时句句谨慎,太长老云河忽然开口,他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松了一口气,向三位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一点头,然后直接断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转而说道:“既然如此,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便也不再多说。不过……”他话锋一转,正色道:“在全族大比之前,有一件关系我族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需要现场决定。而这件事,我们长老会在数月之前,便已开始商量。”

  “哦?关系摹灸嫣煨吧瘛裤族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?那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大事呢?”赫连鹏眯着眼睛,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一出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少人顿时屏息,一道道目光或明或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云轻鸿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云外天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事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这一天,也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来了。

  云外天目光扫过全场,然后定格在云轻鸿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神色肃然道:“我云家鼎盛万年,威风八面,但百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我云家十一块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石一夜之间倒塌,也让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瞬间一落千丈,这百年之间,我们背负罪责,又让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受到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制约,二十二年前,家主又玄力尽废,更让我云家所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责更重了一分。”

  “现在,世人皆知我云家已快没落,家主大人全身尽废,难有余力,若就此下去,我们云家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没有资格继续位列十二守护家族。所以,选出一个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任家主来引领云家,重振我云氏一族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全族所必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等大事……”

  “等等!!”

  云外天还未说完,一声低喝便毫不客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,慕雨白站起身来,沉着脸道:“选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?云外天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你想逼迫云轻鸿退位?”

  慕雨白会出面,任何人都不觉得意外,云外天神色不变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慕少家主言重了,我们对家主大人岂敢用‘逼迫’二字。但,家主大人身体残疾,精力、体力、心力都匮乏无比,这一点相信慕少家主不会否认,而此时又正值我云家生死存亡之秋,我们岂能将重振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重担压在已无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身上,所以,为了全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安危,我们云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换一个家主了。”

  慕雨白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家主。云家目前势微,任何一个守护家族都不愿意得罪,因而面对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礼,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依旧平和谨慎。

  慕雨白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:“你们云家这万年以来,陆陆续续换了六七十个家主,但每一任家主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身系摹灸嫣煨吧瘛裤们云家家主一脉……”慕雨白一指云家祖碑,道:“你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碑之下,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魂!云外天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,整个云家,除了云轻鸿,还有谁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!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准备逼退云轻鸿,然后找个家主一脉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当这新家主……嘿!如果我没记错,万年之前,你们云氏一族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塞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蛮夷小族,创造紫云功,引领你们全族走出塞北,从此威震天下,位列十二守护家族之首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祖!此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家主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后人,从无例外!若无他们这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,你们全族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地方喝西北风呢!!现在云轻鸿虽然废了,但还没死,还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很!你们却要逼他退离家主之位……你们就不怕将来归西之后,没脸去见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!?”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番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留情面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基本将云轻鸿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云家之人都骂了进去,云外天虽然极力忍耐,但一张脸依然微微泛红。这时,赫连鹏大声道:“慕雨白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,你这番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听不下去。云氏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所有云家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有谁规定过必须要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脉为家主?就算云家真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传统,嘿……云轻鸿已经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废,让他继续当家主,让世人一直耻笑也就罢了,云家早晚有一天也会彻底废了。再说,云家现在好像除了云轻鸿,家主一脉已再无其他……哦,至于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儿子,嘿嘿……难道等云轻鸿死了,云家便永远不能有家主了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更希望看到云家让一个来自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野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慕雨白一声厉喝,没让赫连鹏把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出来,他沉着脸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云家家主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,这事我管的【逆天邪神】着,但还轮不到你赫连鹏来插嘴!你再敢多说半个我不爱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字,信不信我让你跪着滚出这里!”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刚正而又刚烈,从不愿意压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到做到,纵然对方来自目前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赫连一族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依然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留半点颜面和余地。论实力,赫连鹏断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露出半点忌惮,反而冷笑一声:“慕雨白,你不要以为我怕你,真打起来,谁跪着离开还说不定!”

  “找死!”

  赫连鹏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无疑将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彻底引燃,而慕雨白也正愁找不到一个让现场大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,他一声怒喝,全身玄光爆开,一道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锁链飞天而起……

  “都住口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大会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两个外人争吵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更不许动手。”

  声音平淡如水,但却带着难以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随着辉夜郡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,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尊者双眸一动,一道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从目射出,碰撞在来自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锁链上,一声轻响,寒冰锁链当空消散。

  辉夜郡王出言,慕雨白便无法再动手,他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赫连鹏一眼,回到云轻鸿身侧,目光盯回到了云外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大哥,你太冲动了。”慕雨柔有些担心和嗔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雨白虽然容易冲动,但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乱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。

  “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妹夫懂我,嘿。”慕雨白低笑一声。

  “额,难道舅舅刚才忽然发怒,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听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萧在云澈耳边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慕前辈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冲动暴躁,他们越会觉得正常……看起来,慕前辈也在试探一些东西。”

  “试探东西?试探什么?”云萧完全不解。

  云澈侧目看了那个面带微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辉夜郡王一眼,轻声道:“用不了多久,应该就会有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云萧,过会无论发生了什么,都不要惊讶。”

  “啊?哦……”云萧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迷惑。

  “云家主,”辉夜郡王再次开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面对云轻鸿,轮辈分,辉夜郡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晚辈,他以“云家主”相称倒也没什么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分明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敬意,毕竟,云轻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:“本王浅见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不适合继续引领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氏一族。本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赞同云外天长老所言,另择一位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引领云家,对云氏一族,以及对云家主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好事,不知云家主意下如何?”

  “唉。”太长老云河淡淡一叹:“云家万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引领,但云家如今到了此番处境,易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可奈何之举。”

  太长老云溪道:“轻鸿,你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  太长老云江道:“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愿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能力,已实摹灸嫣煨吧瘛垦扛起家族重担。”

  太长老开口,就连辉夜郡王,都在支持者云家更换家主。云家易主,似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铁板钉钉。众人都在观察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却发现他脸色一片平和,他没有失落,连叹息都没有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太长老和辉夜殿下都如此说,我云轻鸿自然难有异议。既然众位长老在数月前就在商议更换家主之事,想必新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选也早已确定,还请告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服众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心之人,我云轻鸿自然欣然退位。”

  “哼!这还用问?”慕雨白冷笑道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大费周章搞这场所谓族比,实为逼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外天大长老了!”

  “更换家主之事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议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长老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”云外天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云外天何德何能,从不敢觊觎家主之位!”手机请访问:

  p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