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1章 云家族比

第511章 云家族比

  云澈来到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庭院,一眼便看到他正在那片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葡萄架前,身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把已经有些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轮椅,轮椅后面由云萧推着。看到云澈,云萧连忙迎了上去,热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大哥,今天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早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吵醒了?对了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全族大比之日,九时开始,大哥过会要不要去看一看?”

  “当然要去看,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有兴趣,对了,娘呢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娘还在房间里。”云萧答道。

  云澈点点头,然后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去喊一下娘吧,圣云台那边已经传来了打斗声,我们也该过去了。我有些话,也想单独和爹说。”

  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,云萧几乎将这个结拜大哥奉若神明,他虽然好奇云澈想对云轻鸿说什么,但没有多问,放开轮椅: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云萧离开,云澈向前,拿出一块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牌,放到云轻鸿面前,压低声音道:“爹,这个给你。”

  “哦?”云轻鸿侧,在云澈把轻攥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放开,露出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块玉牌时,一向平静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竟忽如被雷电劈中,一双瞳孔瞬间收缩了数倍,他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把那块玉牌拿起,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牌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双手捧起,感知着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看向云澈:“澈儿,这个东西……怎么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!!”

  云轻鸿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云澈一点都不奇怪。而换做他人,情绪必然已经彻底失控,他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,还有不到一个时辰,家族大比就要开始了,现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谈论它来历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如果爹能在今天保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地位,并重立威信,我会把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。”

  云轻鸿直视着云澈,眼神久久动荡,过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平静下来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好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到时候,你必须把所有我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都说出来,不要有任何欺瞒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他看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,确认道:“爹,你和娘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玄扣’可以瞒下所有人吗?”

  “虽然做不到万无一失,但我在他们眼里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他们不会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探查我。”云轻鸿道:“当年,我和你娘能够多次逃脱追踪,这两枚封玄扣功不可没。”

  云轻鸿一边说着,拉了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袖,遮挡着手腕上所带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全族大比之日,如此家族大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到此刻,身为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庭院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清清,连一个来通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都没有,可想而知云轻鸿这个家主在云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轻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。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上,云轻鸿看出了他心中所想,淡淡一笑道:“无论哪个世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为尊,一个命不久矣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除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至交,又有谁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他放在眼里,我一个废人,还能在这家主之位上继续停留二十多年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,也该到他们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。”

  “难道他们就忘记,当初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成立了云家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引领云家走到了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巅峰?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家主一脉,他们这些族人,又怎么可能拥有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与辉煌!”云澈沉眉道,这段时间在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,他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也自然越来越多,云家传承了这么多年,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一脉为尊,而且家主一脉为了杜绝家主之争,从六千年前便立下规定,代代单传,每一任家主都只能有一个儿子,云沧海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子,云轻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而云轻鸿,至少到现在,也只有一个儿子。

  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代家主都出色无比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家主一脉,让云家成为威震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守护家族之,数千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然存在。

  而到了云轻鸿这一代,竟被轻贱到这种程度。

  云轻鸿摇头,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这些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能关乎自己未来利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这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吧。”

  “云家万年传承,家主所属,从来和玄力无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于血脉!云家上下都应该清清楚楚,就算你已成为废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有资格身居家主之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似乎,所有人都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忘这一点。”云澈微微冷笑:“而且,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废而无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身份也就算了,却似乎连对你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尊重和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都没有了。云萧身为家主之子,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都可以随意欺凌,家族大比这等大事,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找你商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没有……我不相信鼎盛了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会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如此自私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轻鸿微微闭目,轻然道:“这场族比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找我商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必要。因为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族比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幌子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于让我这个废人退位。还有不到一个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百年大典,这场大典绝非寻常,极有可能会决定着整个幻妖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局,更会决定着十二守护家族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这种关键时刻,他们要废掉我这个废人家主,倒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情理之中。本来,我都已经默然接受了这个即将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没想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你。”

  云轻鸿默然一笑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惆怅。

  云萧和慕雨柔走了出来,他们没有停留多久,很快,云萧便推着轮椅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四人步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向云家中心,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族比之地。

  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心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紫色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碑所在,祖碑高三十多丈,上面刻印着每一代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而这其中,最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云沧海”,因为这个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右侧,标注着两个赤红如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字:妖王。

  云家历代数十个家主,唯有云沧海获得“妖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殊荣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荣耀着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秋百代,但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其他守护家族都无比嫉妒和艳羡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流星坠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度迅暗淡……

  祖碑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广场,广场周围摆满着坐席,中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三十丈见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台,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族内比试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圣云台,云澈四人到来时,圣云台正有两个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在比斗。

  族比还有半个多时辰才会正式开始,但一些云家弟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按捺不住比试起来。

  云澈他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算早,虽然这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热闹非凡,但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,这些年轻弟子看到云轻鸿夫妇,一些会上前问安,而有几个,则会直接走开,或者目光直视圣云台,纯当没看见,云澈扫了一眼这些云家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着……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云家掌控着实权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之子。他们没有经历过云沧海引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辉煌,没有见识过云轻鸿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幻妖群雄,在他们眼里,这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徒有家主虚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,比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都远远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而已……而且马上就要被赶出家主之位,他们当然不会屑于去见礼。

  对于这些,云轻鸿早已司空见惯。此时圣云台上,两个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弟子正在交手,两人看上去势均力敌,剑声呼啸,紫雷滚滚,两道橙色玄罡密集碰撞,下方不断响起阵阵叫喊起哄声。终于,其中一人抓住机会,一道雷光将对方击倒,随之玄罡冲上,将其直接撞下圣云台。

  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云家弟子年纪都不大,但在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龄人中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,但看完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暗摇头,脸上晃过一抹失望之色,他微微侧,道:“萧儿,你上。”

  “啊?”云萧一愣,随之点头:“好!”

  说完,云萧毫不拖泥带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跃而起,半空中紫光一闪,落在台上时,手中已握住了一把紫光缭绕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在他十一岁时所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之剑——奔雷,他一直用到现在,从未离身,配合云家核心玄功“紫云功”,可以挥出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

  “云秋哥,请赐教!”云萧握紧奔雷,目光凝视对手,脸色认真凝重,双耳全然隔绝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议论声。这些年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大,他所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舆论压力和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眼光越来越重,越来越多,这些,他全部悄然忍下。为了给父母争气,为了让自己将来拥有保护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……没有玄罡,他就用努力去弥补,没有资源,他用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去弥补。

  二十二岁,半步霸皇!同年龄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着全部先天拥有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子弟,他依然处在上游!除了他自己,没有人知道,他为之付出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和艰辛。

  一直以来,他心里记住着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从不愿与任何人争斗,哪怕受了欺凌侮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忍气吞声,而今天……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向父母,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

  见到忽然上台挑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云秋微微一愣,因为云萧平日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低调到尘埃,从来不会出现在比斗之中。马上,他脸色微微凝重起来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虽然比他小,而且没有玄罡,但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说过云萧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踏入半步霸皇之境。而且,他和很多云家弟子一样,都暗地里多次嘲笑过云萧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个没有玄罡,自己还经常嘲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当众打败了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有些丢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他顿时低喝一声,抢先进攻,手臂一晃,一道雷电锁链从剑身上挥出,与此同时,玄罡也化作黄色利剑,浮空而下,直刺云萧天灵。

  云萧神色平静,剑尖刺出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条雷电锁链冲天而起,但他所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锁链格外凝实,便如实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锁链一般,上面还释放着浓郁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,整条锁链便如紫水晶铸成一般。

  仅仅从雷电锁链上看,谁的【逆天邪神】紫云功更加深厚一目了然!

  双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锁链缠斗在了一起,但仅仅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秋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锁链便“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被绞断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锁链并没有趁机攻击云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上升腾而起,在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声中轰击在玄罡上,将玄罡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开,然后消失在半空中。

  云轻鸿缓缓点头,脸上露出舒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。

  云秋向后踉跄几步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阵愣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比不上云萧,但也相差不远,本以为有着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他就算不会稳赢,也绝不至于轻易落败,没想到,平日里小心翼翼,谁也不敢得罪,甚至有些唯诺怯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玄力和紫云功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练得如此浑厚,短短几息,他便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败涂地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