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10章 流光雷隐、幻光雷极

第510章 流光雷隐、幻光雷极

  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一哼:“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?他们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但本质上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仅仅有着血脉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人而已!在今天之前,你和他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交集,现在却又要为了他们而犯险?”

  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亲情这种东西,要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美好,昨天,我和他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蒙面,互无恩怨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人,但今天,我却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……这应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在面对亲情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本能吧……刻印在血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。”

  “哼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充满了不屑:“那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不错,有一对值得你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而已。这世上,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都美好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甚至会让你恨之入骨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,分明夹杂着丝丝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气息。云澈一怔,皱眉问道:“茉莉,我记得你很喜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也很喜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你这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呵……”茉莉淡淡冷笑:“哥哥和母亲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生命里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他们却都已经死了,至于那个人……那个我要用‘父王’来称呼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总有一天……我会杀了他!!”

  茉莉说话时,一抹冰寒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也释放而出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然僵硬了一下。父王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但她在提到父亲时,流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杀意!

  “你怨恨你父亲?为什么?”云澈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需要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依然不死心,直接问道:“你父王……听上去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你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,也应该更加厉害吧?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毫无感情:“你想知道他有多厉害?我可以告诉你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你根本想象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。”

  云澈托了托下巴,小声道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玄境?”

  “神玄境?”茉莉嗤声淡笑:“你听说过……‘界王’吗?”

  “界王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称号?”云澈疑问道。

  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不要再废话多问!等你什么时候真正理解‘界王’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,自然就能知道那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……不过,他就算再强,总有一天,我也一定要杀了他!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云澈就此留在了云家,全力为云轻鸿、慕雨柔夫妇疗愈身体。仅仅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两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尽皆被驱除,没有半点残留,让夫妻二人,还有云萧几乎喜极而泣,之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脉、玄脉、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,在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,和云澈出神入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之下,两人原本已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以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恢复着,在第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云轻鸿已经可以自由行走,第十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玄脉初愈,让他可以短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渡虚空……

  云轻鸿和慕雨柔夫妇一生经历过大风大浪,大起大落,但这些天,他们却每一天都有一种身在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云澈停留云家,在云家并没有掀起什么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。云澈和云萧结拜为兄弟,被云轻鸿夫妇收为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很快传遍整个云家,但在得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有天玄境后,便基本没有人再关心此事,为了迎接全族大比和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每一个人都处在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之中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想崭露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弟子。

  一个月平静而过,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、玄脉、身体全部恢复,他们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之中,悄然开始了恢复玄力。两人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阶层远远在云澈之上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依然能起到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辅助作用,但他已不需要像之前一个月前那般每天筋疲力尽,他向云萧要了一个练功房,终于开始在每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闲暇时间来提升自己。

  天色昏暗,夜幕悄然降临。

  叮!

  一个径长五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冰夷幻镜”在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练功房中张开,隔绝着这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。在反复确定周围没有人在暗探自己后,他从天毒珠中拿出了一枚释放着暗淡莹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,玉简之上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着“幻光雷极”四个字。

  这本花洺海主动送上门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光雷极,他当初因心存顾忌,而没有翻看。但现在,身处另一个世界,想要回天玄大陆更不知要何年何月,他没理由再拒绝这个有着极强保命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。

  云澈缓缓将玉简翻看,随着他手指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玄气涌动着,其中所铭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,他这才发现,幻光雷极竟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,它包括两个部分:

  第一部分,为流光雷隐。

  第二部分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光雷极。

  幻光雷极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洺海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神鬼莫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,而流光雷隐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产生了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……这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玄技!

  流光雷隐在施展时,可以任意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让自己表现出弱于实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最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流光雷隐修炼到极致时,可以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完美隐匿,让实力远胜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都难以察觉。

  而流光雷隐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在花洺海身上也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淋漓尽致。他能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捕下逃脱,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光雷极,但他能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入霸皇满地走,王座多如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靠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流光雷隐!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王座后期,而凤凰神宗有着很多霸皇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一人察觉,被他如入无人之境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进了宝物库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花洺海不小心触动玄阵,估计凤凰神宗连有人潜入过都不知道。

  云澈回想起当初第一次和花洺海接触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没有察觉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凭借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本能,察觉到有人在盯视他而已。

  “可以让实力超过自己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无法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这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盗贼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技!”云澈心中暗叹道,然后迅速心神合一,开始参悟起流光雷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。

  流光雷隐和冰云之壁、冰夷幻镜不同,冰云之壁、冰夷幻镜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在于隔绝,可以隔绝力量、气息、声音,而流光雷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自身气息给予收敛封锁,对于隐匿气息,云澈本就有着沧云大陆练就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础,再加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悟性,不到两个时辰,玄妙无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便已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融会贯通,随着他内息运转,他身上所散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淡了下去。

  两个时辰,流光雷隐初成!

  云澈自信顶多半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就可以练到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

  夜越来越深,云澈连续安静了三个多时辰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已降低至地玄境中期,而且别人感知之下,甚至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违和感,在这时,云澈睁开了眼睛,跃身而起,手臂伸出,一声低喊:“红儿,出来!”

  随着他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剑印一闪,一道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电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间嘶鸣,然后化作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诛魔剑,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沉,脚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轰隆”一声,双脚深深陷入地下……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诛魔剑,云澈掌控起来都格外吃力,在红儿把龙阙全部吃掉后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便又明显增加了一分。

  云澈调整呼吸,好一会儿,才总算将劫天诛魔剑拿稳,双脚也能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地面上而不下陷,随着他一声低喝,劫天诛魔剑挥舞而起,顿时,暴风窜动,直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幻镜摇摇欲坠。

  大典将至,他必须在最短时间里适应劫天诛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将其发挥出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

  “啊呜,主人好讨厌,人家明明睡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香,却要把人家吵醒,呜……”红儿发出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剑身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圆珠里,袖珍版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揉着惺忪的【逆天邪神】睡眼,鼓着腮帮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幽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明天就去给你找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,总可以了吧。”云澈气喘吁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一落,红儿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恹恹欲睡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瞬间变得闪亮起来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哇啊啊!主人要说话算数,主人果然最好了!主人明天一定不可以忘记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红儿不断吞咽口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他向云萧打听过,妖皇城里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卖天玄剑甚至王玄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由于两个大陆货币不同,他只能用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钱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私房钱……应该勉勉强强可以搞到一把天玄剑,短时间内打发这个只知道吃睡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够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时间在云轻鸿夫妇全力恢复,和云澈修炼幻光雷极中快速流过。转眼间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过去。

  这一夜,云澈并没有修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睡了一觉,在他醒来时,天已微微亮,他从床上跃下,抬起手臂,手臂上,闪动起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他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一会儿玄罡,脑中浮现起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爷爷,你放心,我绝不会让云家就此没落!更不会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声誉受半点玷污!”云澈低声自言自语道。

  云澈虽然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早,但云家之中,早已人影窜动。

  因为今天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全族大比之日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