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9章 暗誓
  热门推荐:、 、 、 、 、 、 、

  “那后来呢?”云澈双手悄然攥紧,声音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后来……我们夫妻在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之下尚可从容应对,还一直在找机会重回天剑山庄寻找父亲。但忽然又多了一帮势力,我们二人又身中寒毒,再加上雨柔有了身孕,不敢过于动用玄力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之路变得无比艰难险恶。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再也不敢奢望重回天剑山庄,就连保命都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艰难,我保护着雨柔,雨柔保护着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直到孩子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半年,我们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抗了过来。”

  “我们夫妻成婚几十年,终于有了一个孩子,却无法感觉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,因为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一出生,就身处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中。最让我们夫妻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虽然雨柔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但寒毒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侵入到了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,唯一可以值得安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雨柔用六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也得到了善果,孩子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很浅,不至于马上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却没有露出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欣慰,他闭上眼睛,哀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:“但却也无法逼出体外,无奈之下,我们夫妻只好做了一个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……用玄力,将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少许寒毒逼入了初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幼小玄脉之中,然后以雷电玄力湮灭寒毒,却也……彻底毁掉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”

  ?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剧烈起伏。到了此刻,他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残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所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因为寒毒!

  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但想起那时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依然很痛苦,亲手毁掉自己孩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也就相当于毁掉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那比把自己废掉还要痛苦艰难千万倍,他叹息着道:“那个孩子刚刚出生,玄脉还未长成,在这个年龄毁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也注定成为废人……但,那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以保住他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否则,寒毒一旦扩散,他或许连七天都活不过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云澈轻轻出声:“那个孩子长大之后,也一定会理解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苦衷,绝不会怪你们。”

  云轻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只可惜,我们虽然保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却也今生,都几乎再也无缘见到他,因为他在二十二年前,被留在了天玄大陆……”

  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云澈已基本知晓,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,倾听着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诉说……

  “我们夫妻带着孩子拼命逃亡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完全没有方向,直到有一天路过一个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进入了一个小城,然后竟遇到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拜兄弟萧鹰,才知道那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。那个时候,我们夫妻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玄力也几近油尽灯枯,本已抱了必死之心,而遇到了萧鹰兄弟,他呵斥我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要孩子长大后没有了父母,也要拼命保住性命,逃出生天。然后,他在最短时间内,为我们夫妻筹备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物、食物和药物,然后手绘地图,为我们指明了一条绝佳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之路和隐蔽之地……”

  “我们夫妻对天玄大陆无比生疏,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,就如没头苍蝇一般,有了萧鹰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,我们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脱了那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追逐,并且在一处瀑布之下隐蔽起来……如果没有萧鹰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和指引,我们夫妻根本不可能逃开,也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。我们夫妻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赐予……甚至,在收留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短短一个时辰,他瞒着我们,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刚出生不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和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调换。而我们全力逃亡,直到寻到那个隐蔽之地后才发现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其实,在遇到萧鹰兄弟后,我也曾有过把孩子留给他,我们夫妻赴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,但又深恐这样会给萧鹰一家带来灭顶之灾。却没想到,萧鹰兄弟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住我们夫妻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偷偷调换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”云轻鸿闭着眼睛,眼角不断颤动:“我云轻鸿今生得这样一个兄弟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对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了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被留在了天玄大陆,那个叫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而那位萧叔叔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?”云澈轻声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轻鸿缓缓点头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。我们在摆脱追杀后,也曾经想过返回流云城,但那时,我们夫妻身体大损,身中寒毒,只剩下苟延残喘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如果贸然回到流云城,一旦暴露,我们死便死了,反而会给萧鹰他们带来巨大灾难。所以,我们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竭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……无论如何,也要保护好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。我当时很明白,萧鹰兄弟交换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一半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住我们夫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另一半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激发我们拼尽一切活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“那你们后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呢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我们云家,有一件可以跨越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器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秘器每使用一次,就要等待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来恢复力量。三个月后,那件秘器终于恢复了力量,我们便以之回到了幻妖界。”

  “既然有这件可以直通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器,那你们后来有没有再用它去到天玄大陆,去找回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呢?”

  云轻鸿摇摇头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被我们幻妖界数次闯入,天玄大陆那边也有了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警惕和防备,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器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再次使用,但一旦进入到天玄大陆,就会马上被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发觉。我们夫妻二人身体皆废,再动用秘器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送死。至于其他人……又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而犯险。所以,我们只能把萧儿当成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孩子,并隐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身世……但我们云家之子,血脉中都存在着玄罡之力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大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注定被质疑,此后也将在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非议中成长……我们早已料到,但也无可奈何。”

  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云澈在这几年里也都知道了个大概,但听云轻鸿详说当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依然在澎湃中难以平静。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让妖皇一族遭遇重大打击,也造就了他们云家和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剧。他和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也因此而天翻地覆。

  “……你告诉我这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和云萧一起去到天玄大陆,去找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亲人吗?”云澈低声问道。

  云轻鸿缓缓点头:“虽然,我不知你为什么会对我们一家如此之好,但你对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甚至喊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声爹、娘,都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情假意,而且,我虽然对你有着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却无论如何,都生不出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反而有一种……说不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切和信任,”他笑了一笑,似乎很喜欢着这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:“萧儿因为被怀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玄大陆,所以被所有人排斥,从小就没有朋友,他今年接近二十二岁,你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愿意和他做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虽然这么说,有些强你所难,但萧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天赋并非顶级,将来能帮他回过天玄大陆,认祖归宗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你了。他总有一天应该回到那里,毕竟,那里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萧鹰一家,也一定日夜盼望着他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你们,想念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孩子吗?”云澈声音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轻鸿闭上眼睛,声缓似风:“我还好,毕竟,我相信萧鹰兄弟绝不会恶待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有萧鹰兄弟,他不会被欺凌,还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幸福,这一点,我从不怀疑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雨柔她……这些年,日夜思念,流了不知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有时还会在睡梦中哭醒……她记挂着孩子有没有出事,他玄脉被废,她记挂着他会不会被欺凌和耻笑,同时,她又经常自责自恨……这么多年过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挂非但没有减少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郁结反而越来越重。这些年里,她病倒了很多次,他人都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寒毒发作,但只有我知道,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伤心思念成疾。一直支撑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儿。她把萧儿当成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,对他加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希望自己对萧儿有多好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就可以受到多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为云轻鸿祛毒之后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祛除寒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之下,云轻鸿夫妻都昏睡过去,云澈走出房间,站在院子中间,抬头看着天空早已出现多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缺明月,夜风迎面而过,带动着他额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梢。

  “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?你有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证明自己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融血、玄罡、轮回镜,哪个都可以!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……现在还不到时机。”云澈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:“至少,对云萧不公平。”

  “时机?哼,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?”

  云澈头部微抬,眸中闪过一道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:“既然命运把我送到了这个地方,让我找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属家族和亲生父母,那我当然要有所作为……当年为了让我逃出生天,爷爷自断命脉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用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志,我也代替他完成!”

  “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妖皇一族而受尽百年之难后仙逝,但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罪名,还有对整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降罪……凭什么!”云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:“因为妖皇一族,我失去了爷爷,因为爷爷,我爹娘身废二十多年,和当年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我一样受尽冷眼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他们对幻妖王族有着不二的【逆天邪神】忠诚……但我没有!!我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他们对我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亏欠!!幻妖王族欠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,欠我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,欠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要他们……十倍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给我还回来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