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7章 至亲
  .Shumilou.Co  M.Shumilou.Co

  可以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神玄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能力无人可及。云澈睡醒时,天色已经微暗,他近乎透支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和玄力也恢复了七七八八,起身之后,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松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床上,周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屋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设简单而雅致,目光看向窗外,云澈一眼便看出,这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院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厅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卧房。

  云澈凝耳,隐约听到隔壁传来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,为了不打扰到他休息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都很低。云澈从床上跃下,快速整理了一下思绪,然后拿起传音玉,找到了之前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印记。

  “天下兄,有一件事,想请你帮忙。”云澈传音道。

  很快,传音玉玄光一闪,转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中传来天下第一爽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云兄弟尽管开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直截了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两个月后,云家为了应对三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大典,会举行一场全族大比,希望到时候,天下大哥可以到场……至于原因,请恕我现在不方便说起,天下大哥到时候便知。”

  没有让云澈等待太久,天下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快便再次传了过来:“原因倒无所谓,相比于云兄弟救我小妹性命,这点小事不堪一提,到时,我定会当场,绝不食言。”

  :  天下第一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为爽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整个过程比云澈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顺利。毕竟,他救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在先,天下第一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性傲然,绝不会愿意欠人人情,先前又有言在先,即使云澈没有说明原因,他也断然不会拒绝。

  门被推开,听到说话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有些匆忙了走了进去,看到云澈,他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,你醒了!”

  “嗯!”云澈点头:“云萧,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好,我们可以开始仪式了。”

  “呃?仪式?”

  云澈一把拉过云萧,拽着他直接并排跪下,然后手指苍天,字字铮铮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云澈,今日和云萧结为兄弟,我为兄,云萧为弟,今后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此言苍天为证,若有违背,天诛地灭!”

  云萧愣在那里,半点都没有回过神来。云澈发完誓言,一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好了,到你了。”

  云萧转过头,面孔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失措,他动了动嘴唇,忽然道:“云大哥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怎么?你不想和我结拜?”云澈微笑着问道。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萧摇头,看着直视着他,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极高,医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又对我,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有着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,而我……虽然我名义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少家主,但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如何,你今天也看到了。虽然只和云大哥相处了一天,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已经耀眼到了让我不敢直视,在云大哥面前,我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皓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萤火,我不知道……为什么云大哥会愿意和我结拜?而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温和,行事也总是【逆天邪神】隐忍谨慎,但他绝对不傻。他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云澈也当然不会奇怪。他看着云萧,用更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云萧,你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很正常,你父亲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疑虑,更要比你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另一个人好,我也一样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萧,请你相信我,我对你,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绝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图谋和异心,现在不会有,将来,也绝对不会有。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想和你成为亲人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想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当做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这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我暂时不能说,但最多……最多半年之内,我会明明白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你知道原因。我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若有一个字虚假,让我云澈不得好死!”

  “啊!”云澈最后那诅咒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,让云萧吓了一大跳,如果说他先前还有少许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和坚定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让云萧再也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芥蒂和警惕,他点了点头,然后面向前方,举手指天,念着和云澈之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誓言:“我云萧,今日和云澈大哥结为兄弟,云大哥为兄,我为弟,今后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此言苍天为证,若有违背,天诛地灭!”

  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比之云澈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云澈告诉他这其中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缘由,但他感觉更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心真诚,而且之前云澈为慕雨柔疏通经脉,那种急切和关心溢于言表,最后甚至因精神力消耗过度而昏迷过去……

  虽然,他不明白其中缘由,但他此刻万分相信,云澈绝不会加害于他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……或许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派来拯救他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。

  “小弟云萧,拜见大哥。”云萧单膝跪地,激动而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一拜。

  云澈受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拜,然后将他扶起,云萧起身之后,两人互相微笑着点头,云澈道:“我们以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亲兄弟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了。以后有什么事,我们都要互相依靠,谁也不许对谁客气。”

  “好!嘿嘿……我有一个大哥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哥,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一样。”云萧脸色通红,依然沉浸在激动之中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这个当弟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有些没出息,以后,还不知道要欠大哥多少。”

  “哈哈,我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兄弟了,还说这么见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云澈大笑一声,看着云萧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心中默然一叹:云萧,你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在亏欠着我,但,我救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爹娘,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还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奶奶,都因我而死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承受着骨肉分离之苦将我含辛茹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养大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年少之时最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支柱,就连你,也因为我,背负着冷眼和屈辱整整二十二年……

  要说亏欠,我欠你,欠你们一家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永生永世都还不完……我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不再受欺凌,让你和爷爷、小姑妈团聚,还有找出杀害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凶……也仅此而已……

  “走吧,你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都已初步通畅,可以开始祛除寒毒了。”云澈一边说着,便向门口走去。

  “啊?现在?”云萧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大哥你之前都累昏了过去,现在才刚刚醒,万一再累伤怎么办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好休息一下吧,明天再开始也不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看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疲累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么?”云澈扭了扭脖子,然后正色道:“都说了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特别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娘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很危险,你愿意等到明天,我还不愿意呢,走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好。”

  两人并肩推开主厅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门,看到云轻鸿和慕雨柔坐在那里,微笑着看着他们。云萧神态微窘,然后嘿嘿笑道:“爹,娘,我和大哥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们一定都听到了吧?”

  两个房间只隔着一道并不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墙,再加上他们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并没有压低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人,也可以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“呵呵,我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没有落下。”云轻鸿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萧儿,恭喜你有了一个好大哥。为父也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云澈对我们一家,绝对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害之心,至于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缘由’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慕雨柔眸光似水,欣然道:“夫君,既然他们已经义结金兰,我们就把这孩子,收为义子如何?”

  云轻鸿呵呵笑道:“如果能多一个如此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美事一件,但这,当然要先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剧烈一起伏,然后向前一步,跪拜在地:“孩儿云澈,拜见义父、义母!”

  慕雨柔和云轻鸿对视一眼,脸上都露出欣然喜悦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云轻鸿双手轻握,明显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叹声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我云轻鸿,怨了老天几十年,今天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们一家有所补偿了,让我又多了一个儿子。”

  “孩子,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慕雨柔起身,将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扶起。看着她眼中足以融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意,云澈几乎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可以……不称呼你们义父义母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萧一样,喊你们爹、娘吗?”

  话一出口,云澈便已后悔……仅仅一天时间,他便和云萧结拜,又认了他们做义父母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急切,这些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过了头。他随之解释道:“从小,我亲生父母就离开了我,而收养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义母,也在我刚出生没多久之后就相继去世,我都没能来得及看清他们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把我抚养长大。所以,我从都不知道喊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所以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意间刺到了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一下子变得朦胧起来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澈儿,只要你不嫌弃,以后,我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会把你像亲身个儿子一样喜欢疼爱,你想怎么称呼我们都好。”

  云轻鸿也轻轻点头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剧烈一跳,然后再次拜了下去,看着他们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爹……娘……”

  虽然他极力控制,但这两声呼喊,依然带上了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颤音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两世以来,第一次喊出这两个对常人来说再熟悉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……而且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……

  我终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……云澈闭上了眼睛,感受着那种拜于父母膝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一下子完整了很多很多,内心之中一直悄然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空洞、缺失感,也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一刻,他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了那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失感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