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6章 慕雨白、慕雨柔

第506章 慕雨白、慕雨柔

  一听这个声音,云萧身体一转,低喊一声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娘回来了”,然后也不管有伤在身,一个箭步,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出去。

  云澈没有跟着出去,他目光穿过被云萧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门,看向了刚刚走进庭院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身影,目光朦胧,喉咙里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东西忽然卡在了那里,让他连如何呼吸都几乎遗忘,全身也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。

  外面,很快传来了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舅舅……啊,娘!你回来了!”

  云萧声音刚落,一个温和而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传来:“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城外遭到了暗算,还受了伤……快让娘看看,你伤到哪里了?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不重?”

  “额……娘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  “哼!”一个有些粗犷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声音传来,他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爷子正在给你娘调理身体,忽然传来你和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丫头被人暗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差点把你娘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都吓掉一半,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赶回来,小子,让我看看你伤哪里了……”

  “大哥,萧儿他伤势如何?重不重?听说暗袭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霸皇,他们出手,萧儿怎么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住。”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着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显然担心激动到了极点。

  “……伤势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不过不用担心,主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外伤,疗养一段也就痊愈了。”粗矿男子声音响起,并带着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:“小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帮你疗的【逆天邪神】伤?这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外伤,居然能在短时间内压制到这种程度。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伤不要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萧现在满心喜悦,哪还顾得了自己,他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娘!快来!有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消息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都有救了!我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哥,他有办法让爹和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痊愈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近,云萧声音落下时,他们也踏入了房中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也在这时总算恢复了清晰,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也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息下来,他看着跟随云萧进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……男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身体高大,满脸黑须,看上去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修边幅,但一双眼睛却如猛虎之目,威凌逼人。在他目光扫来时,一股无法形容压迫感也瞬间袭来……

  帝君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!!

  这些以往只存于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强者,在这一天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番见到。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幻妖界有着众多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妖皇城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最核心之地,玄力层面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而且云澈初来此地,接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级别人物……天下雄图,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灵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现任族长,幻妖界一手遮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高大男子……十二守护家族之慕家慕雨白,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少家主,将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式家主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人物。

  而这些,也分明意味着,短短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,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拼命努力下,已在悄然逼近着天玄大陆与幻妖界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层面。

  慕雨白对于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嗤之以鼻:“让你爹娘痊愈?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梦话。”

  “舅舅,娘,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不信……你们问爹!”云萧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之前出现在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让他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全身血液倒流,可以说这辈子,他都没有这么激动过。

  “这位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萧所搀扶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女子却似乎没有听到他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进来之后,眼神就径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然后便再也无法移开,云澈也看着她,嘴唇不断翕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但却似乎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,任何人看着她,都不会怀疑她年轻时必定一方倾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温和淡雅,气质雍容高贵,却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贵气逼人,而相比于这些,她身上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忧郁……一种深深刻在眉宇、心灵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忧郁。这种忧郁很深,仿佛沉淀了整整千年都没有被化解开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经不敏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看着她时,都能感觉到一种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哀伤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透着和云轻鸿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,虽然可以行走,但每一步都透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都有着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似乎要比云轻鸿好上一些……但也好不了太多。

  她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亲生母亲……

  母亲……

  “莫非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救了这小子,和天下家那丫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?”慕雨白打量了云澈一眼道,在感知到他玄力强度时,眉头明显动了一下。

  “嗯嗯!”云萧点头,神色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给娘和舅舅介绍一下,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云大哥,我之前和七妹遭到黑衣人袭击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救了我们……额,娘?娘,你怎么了?怎么老盯着云大哥看?”

  云萧拿手在慕雨柔眼前晃了晃,慕雨柔才回过神来,然后柔然淡笑:“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谢这孩子很亲切和眼熟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很久之前见过一样。云澈……原来你也姓云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感谢你救了我家萧儿。”

  说完,慕雨柔便要轻轻欠身,云澈连忙向前一步道:“云……云伯母千万不要行礼,我和云萧一见如故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同姓,救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举手之劳,而且我和云萧正准备结拜为兄弟,您可千万不要对晚辈行任何礼数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慕雨柔微怔。

  “呵呵,”云轻鸿笑了一笑,看着云澈道:“雨柔,我和你一样,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,刚刚我还说他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我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我们一家有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……雨白,你们怎么知道萧儿遇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慕雨白正色道:“天下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宝贝女儿差点被人杀了,天下雄图当然要发疯,老爷子也就很快知道了这件事,不巧被雨柔给听到了。哼……”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阴沉了下来:“看来有人嫌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舒服,急着跳出来找死了!这件事,老爷子已经上心了,不过天下家那老头子肯定更上心,相信用不了多久,那帮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耐烦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就会被揪出来。”

  “就怕这件事,比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复杂一些。”云轻鸿叹息一声道。

  慕雨白目光一闪:“妹夫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什么了?”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“先不说这个了。”云轻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他目光转向云澈,道:“小兄弟,可否诊视一下内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……如果你能医好内人,我云某人今生,必将……”

  “云前辈言重了!”云澈迅速出声,把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:“我和云萧亲如兄弟,云前辈和云伯母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半个家人,晚辈自当竭尽全力,至于客套和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必说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对!”云萧快速点头:“娘!你快坐下,让云大哥帮你查视一下,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很厉害,爹死亡……呸呸,是【逆天邪神】沉睡了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被云大哥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全部唤醒了!现在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各个部位,都基本恢复了知觉。”

  “什么!”慕雨白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他迅速向前,伸手搭在了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很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便剧烈荡动。

  “大哥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慕雨柔也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慕雨白把手移开,然后缓缓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之前所有已经死了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已经全部恢复了活力,虽然还有些虚弱,但只要悉心疗愈,不出几年,甚至有完全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奇迹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慕雨柔身体剧烈一晃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当场眩晕过去。

  “呵呵,虽然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但连我自己,都差点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梦。”云轻鸿缓缓抬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虽然脸色早已从激动中恢复平静,但脸颊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红色,依然彰显着他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:“现在,全身每一条经脉,我都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功劳!”云萧振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还说,他有信心在两个月内,让爹身体,还有玄力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。”

  “完全恢复?”慕雨白目光转向云澈,重新将他审视了一番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慕雨白皱眉,目光凝重:“你用短短一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将一个全身尽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恢复全部经脉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神乎其技,我活了两百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闻所未闻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非我质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术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透支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竭废!除了经脉尽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、内脏也都极度衰竭,而且身上,还有着极其可怕,根本无法可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办法将他完全治愈……而且还要恢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”

  云澈直视着他,神色平静道:“医无妄言。云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我能用一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让其从死到生,也有自信用七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让其恢复完整。云前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天,我会全部解掉,半点都不会留下。玄脉和五脏的【逆天邪神】衰竭,虽然麻烦,但我有信心在一个月之内让云前辈恢复……再一个月,让云前辈恢复所有玄力。”

  慕雨白:“……”

  “晚辈现在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多,相信慕前辈也难以相信,两个月后,大家自然可以看到结果。”云澈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慕雨白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越来越凝实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动荡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只有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却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和目光鄙视下,目无点波,面不改色,而且他一双眼睛宛若清水,他看不到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伪与勉强,而且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在熟知云轻鸿病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听来都觉得匪夷所思,却又透着一种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去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好!”慕雨白点头:“你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如你若言,医好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妹妹和妹夫,那么到时候,你无论提出什么要求,就算要我慕雨白替你卖命,我绝不皱半点眉头!”

  堂堂慕家少家主,竟说出甘愿为对方卖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此生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人,而这,也无疑彰显着他对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关切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对他多了几分敬意……一种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敬意。

  “晚辈有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”云澈道:“为云前辈,和云伯父疗愈这件事,在晚辈成功之前,还请不要对任何人说起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云萧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但他马上看到,无论云轻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慕雨白,都没有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露出疑问或惊讶,反而一副若有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云澈接着道:“晚辈虽然初来妖皇城,但听云萧说了一些关于云家,和十二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让晚辈从云萧和天下第七遇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上,隐约猜测到了点什么。再加上三个月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两个月后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全族大比,这段时间,云家不会平静,一些暗流也在不安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动,如果晚辈有能力医好云前辈和云伯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泄露出去,恕晚辈直言,恐怕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喜……而且,两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大比,云前辈和云伯母以残废之身,或许可以看到更多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云轻鸿和慕雨白都短暂沉默,慕雨白随之缓缓点头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这件事,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!我这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只会和老爷子说一下,让老爷子高兴高兴,萧儿,切记,此事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连一丝痕迹都不能露出来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家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丫头也不行,明白了吗!”

  “明白了,我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萧用力点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,但孰轻孰重,该做不该做,他当然分得清。

  “你小子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来妖皇城?”慕雨白盯着云澈道。

  “第一次,而且今天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。”云澈无比笃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这句话,没有一个字是【逆天邪神】谎言。

  “你这小子……不简单……”慕雨白正色道:“我之前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不会食言!你若真能完全医好他们,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一家,也算我慕雨白欠你半条命!”

  云轻鸿轻轻点头,他很清楚,“不简单”三个字从慕雨白口中说出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。

  云澈轻轻点头,然后看向慕雨柔:“云萧,把云伯母扶过来,我先帮云伯母唤醒经脉。”

  慕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顿时放光,云轻鸿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刚才为我唤醒经脉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汗淋漓,消耗巨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休息一会儿为好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云澈摇头:“只有疏通经脉,才能开始化解寒毒。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寒毒每在身体里多停留一息,就会多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害和危险。云前辈虽然身体受损比云伯母严重,但云伯母体质要比云前辈差上一息,云伯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如果放置不管,还能支撑三年左右,而云伯母虽能行走,但寒毒随时可能完全侵入命脉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云伯母随时都有寒毒彻底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所以……一息都不能等!”

  刚才为云轻鸿疗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疲累不堪,但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没有半点夸张。所以,纵然疲惫,他也绝不能允许再耽误哪怕一息,因为她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母亲!

  “啊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萧吓了一大跳,他没有想到,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已恶劣到了这种程度,他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哆嗦着声音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,自己最为清楚。云轻鸿对云澈顿时更添了几分信心,他轻声道:“既如此,就辛苦你了。”

  云萧扶慕雨柔坐下,云澈站到了慕雨柔身前,将手掌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按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……两人之间只有半步之遥,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近在咫尺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道目光,他却几乎不敢去注视,因为他怕这目光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,会让他当场失控。

  他曾经很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自己完全淡视了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亲情,纵然见过亲生父母,心中也不会起一点波澜……但见到了云轻鸿,见到了慕雨柔,他知道自己错了,错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大。或许,血脉之连这种东西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能控制和恐惧。

  “孩子,辛苦你了。不要有什么压力,就算医不好,我们也会永远感激于你。”慕雨柔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她近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发现自己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把目光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移开,一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频率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无法知道这种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然后大道浮屠诀全部运转,并将玄气控制到最为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以玄力将天地之力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灌输到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慕雨白瞪大眼睛,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和动作。当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开始苏醒,身体各处传来痛感时,这个威震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家少主竟像个孩子一样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跳了起来,然后激动围着慕雨柔和云澈团团转,一双手掌都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快要搓出火来……

  见到结果,和亲眼目睹过程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慕雨白现在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时而炽热,时而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一个怪物。云轻鸿整个过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时而惊喜,时而惊叹,时而又默然看着云澈,不断沉思……

  这次,云澈用了一个半多时辰,成功疏通了慕雨柔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经脉。大功告成后,他退后一步,然后一个摇晃,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,全身上下,无一处不被汗水浸湿。

  “云大哥!”云萧连忙上去扶起他。

  “云萧,帮我安排一个安静一些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……云前辈,云伯母,慕前辈,晚辈略微有些体力透支,先失陪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就一片模糊,耳边也听不到了任何声音……随之,便彻底睡了过去。

  精神暂时放松之下,他只想大睡一场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其他地方,就算周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就这么昏睡过去,但,周围,虽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相见相识不到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至亲……那种无法用言喻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连,让他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,都不愿去设防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