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5章 疗愈
  <

  “好……”云澈缓缓点头:“云前辈,如果你愿意相信和配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有办法,在两个月之内,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还有玄力,都恢复到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状态!”

  “啊……啊!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异在云轻鸿和云萧耳边响起阵阵惊雷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直接当场失声。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云澈,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……你你你……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办法……让我爹无论身体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都……都……都恢复过来!?”

  云萧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语无伦次,但也彰显着他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至少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而云轻鸿瘫了二十多年,云澈所说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任谁听来都只会觉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方夜谭,但云萧对于云澈,却莫名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感,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即使如此匪夷所思,他也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去相信。

  云轻鸿神情错愕,但他自然不会像云萧那般激动,而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、眼神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阅历,都看不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假意和虚伪,唯有下定决心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然。面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、眼神和语气,云轻鸿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竟出现了动摇,他看着云澈,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小兄弟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办法?”

  云澈没有言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凝心静气,伸出手来,*重新按在了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。云轻鸿身废二十多年,早已彻底认命,连他自己,也早已不相信世上有能让他恢复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恢复玄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所以,自己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保证,也不可能让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,唯一能让他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所去感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云澈闭上眼睛,大道浮屠诀运转,然后将吸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,以玄气带动,缓慢而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注入到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再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至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各个角落……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恶劣无比,如果单以医术、药物调理,那么,纵然可以治愈,也要至少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而且这个过程中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灵药都极为珍贵稀少,有几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金难寻。

  医药调理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云澈自然不会选择。要在短短两个月内让废了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恢复,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!

  他自身无论受了多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好几次甚至全身尽毁,五脏俱裂,但只要还悬着一口气和一丝意念,他便可以用大道浮屠诀快速恢复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第四境,再加上龙神之躯,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最多不超过二十四个时辰,他就可以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愈合,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。同时,在天地之力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恢复速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数倍。

  大道浮屠诀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能治愈自己,自然也能治愈他人,虽然速度上要比自身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但一个月,应该足够!身体与玄脉恢复后,还有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可以用来恢复玄力!

  不过,以天地之气来为他人进行治愈,听上去格外简单,但事实却绝非如此。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亲和于天地之气,但云轻鸿并不身负大道浮屠诀,如果进入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力失去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,就会变成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之力。同时,云澈所懂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医理,在这个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,他熟知着人体每一条经脉、每一个穴位,甚至每一块肌肉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和作用,因而他所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,在他脑海中有着一个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他人,纵然和云澈一样有着四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,也根本不可能将云轻鸿治愈。

  云轻鸿起初感觉到一股暖流从云澈手掌所触碰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涌起,然后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扩散向全身,这股气息极为温和,而且区别于他平生所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气,让他暗中惊奇,随着温和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勇气,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流越来越浓郁,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越来越缓慢。在这时,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冰冷了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肢经脉忽然温暖了起来,与此同时,胸肋处早已沉寂,沉寂到他几乎快要遗忘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几道经脉,在同一时间,出现了一瞬针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。

  那一刹那,云轻鸿全身僵挺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随之眼神剧烈颤荡,双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。

  云萧从记事时,所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便向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泊如水,与世无争,他从未见他怒过,也很少见他大笑过,似乎世间一切事物,都惊不起他心中波澜。活了近二十二岁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看到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竟忽然如此失控,他慌忙道:“爹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“知觉……”云轻鸿目光怔然,全身依然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着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经脉……恢复知觉了!”

  “啊!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对云萧而言,就如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苍穹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外之音,看着云轻鸿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当场泪崩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爹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先不要说话!”云轻鸿强行忍下激动。身前,云澈一直闭合着眼睛,眉头紧凝,额头上汗水遍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着精神。

  云萧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,看着云澈,又看着云轻鸿,再也不发出半点声音,但他眼眸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已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彰显着他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江倒海。

  但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自然远远比不上云轻鸿。

  暖流依然在他体内游走,继胸肋之后,那些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在一根接一根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知觉,就如被从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沉睡中唤醒。而这些完全枯竭,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判定为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他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再恢复,那些名震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医,也都告诉过他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绝无可能恢复。但现在,他却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比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再次感觉到了这些经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这些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恢复其一,他都可以认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但,他感觉到了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一片,接连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着。那或轻或重,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,没有让他有一丝排斥,反而让他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步入了天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……

  他原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废二十多年,早已绝望,甚至安然等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为了不让妻子和儿子担心,他所表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如风,随遇而安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看淡一切,但没有人能够理解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、痛苦和绝望。也没有人能够理解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欣喜若狂。

  云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,唯有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汗水成股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衣,也很快便完全湿透。云轻鸿看着站在自己身前,赐予了自己天大惊喜,和无尽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,内心,起伏着排山倒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。

  这个年轻人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方神圣……

  经脉恢复知觉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代表恢复完好,要完全恢复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,也需要相当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云澈现在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原本彻底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重新注入生命之源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治愈云轻鸿必须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步。

  少量经脉恢复知觉,已足以让云轻鸿惊喜到如在梦境,当他发现,这种苏醒快速蔓延,竟势要让自己所有枯竭玄脉苏醒时,即使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都感觉到了一种太重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而这个奇迹,也在一个时辰后,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他体内呈现……一个时辰过后,随着那股暖流在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他所有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都已苏醒了过来。虽然,这些刚刚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经脉还无法注入力量,连体力都无法支撑,但这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并且点燃了无比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呼了一口气,终于睁开了眼睛,他收回手臂,倒退一步,随手抹去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汗珠,疲惫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淡笑:“云前辈,现在……可以相信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了吗?”

  “小兄弟……你……”看着云澈,感觉着全身上下那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云轻鸿平生第一次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云大哥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太厉害了!”云萧双目放光,双手攥拳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:“云大哥,你之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以两个月内让我爹完全恢复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”

  云澈点头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那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几分把握?”云轻鸿紧接着开口道,此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还哪有半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淡风轻。

  云澈微笑着道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分把握!云前辈放心,晚辈既然敢说出口,就一定会做到!”

  “……”之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云轻鸿是【逆天邪神】绝然不会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此刻,亲身感受着全身经脉全部苏醒……而且只用了短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时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了怀疑。

  云澈拿过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宣纸,然后迅速写了两排字,交给云萧:“你们云家应该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房,你按这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量,去取这十四味药材,还有至少一百零九根三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银针。”

  “啊……好!”云萧现在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奉为圣旨,他快速看了一眼,发现上面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很普通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材,忍不住问道:“只用这样就可以疗养我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?”

  “这些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云前辈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侧目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不就不轻,刚才又过于激动,气血动乱,再不控制一下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月都好不了。只有银针,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云前辈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前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已侵入全身,连命脉都已完全侵入,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驱毒都会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只能用银针在全身各处缓慢释毒,快去吧。”

  云澈把“寒毒”二字说出,而且看上去竟有将寒毒解掉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与自信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再次猛然动荡。

  “好,我这就去!”

  云萧小跑出去,刚到门口,又一下子停住脚步,回身道:“对了!娘……娘去哪里了?云大哥能治好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一定能把娘也治好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轻鸿道:“你舅舅上午来过,你娘就随他回了慕家,应该很快就回来了。呵呵……”

  云轻鸿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抹轻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轻松和舒心。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虽然同样严重,但比之他要多少轻上一些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既然敢说有十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让他完全恢复,也自然能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痊愈……

  云轻鸿话音刚落,院外便忽然传开一个粗犷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声音:“妹夫,我们回来了……嗯?有客人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