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4章 幻妖暗流

第504章 幻妖暗流

  “啊?云大哥,你还会医术?”云萧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WwW.XsHuoTXt.com

  云轻鸿再次认真打量了云澈一眼,以他一百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本应该很容易看清一个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实,而他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间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、诚恳,甚至还有一分急迫,这让他难以理解。而面对这种极不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,他本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警惕,但又不知怎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这个明明第一次相见,却处处透着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他竟怎么都无法生出警惕和反感,反而对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和亲切感。

  他这辈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出现这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他看了云澈好一会儿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却又全然无处捉摸这种悸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,他淡淡一笑,道:“云小兄弟年纪轻轻,就有如此成就,想必医术也绝然不凡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唉,云某身上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陈年旧疾。当年,云某就寻遍天下名医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束手无策,如今二十多年过去,早已深入血髓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罗金仙降世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计可施。你有此心,云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外感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为所动,缓慢而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晚辈并不同意云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晚辈在初学医时,师父就教导过:天下万物相生相克,事间万事因果循环,人可以从完好到病疾,就绝对可以从病疾到完好,这世上,绝不存在什么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症和不能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疾,就算不治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没有找到治疗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而已。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是【逆天邪神】普天之下最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医圣,晚辈一身医术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师父,在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诲之下,晚辈从小便不相信这世界存在不能治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疾。所以,还请云前辈让晚辈一试。”

  云轻鸿接触过名医无数,却也从未听过如此自信、傲然到不容许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医者之言,而这些话,却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一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口中说出。云萧张了张嘴巴,忽然想到自己之前重伤时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玄气,顿时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爹!你让云大哥试试吧。我之前被那三个黑衣人打伤……额,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重,但也有那么一点点重,而云大哥只用了很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就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完全稳定下来,甚至连疼痛都几乎感觉不到。说不定,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云大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办法缓解一下。”

  两人都这么说了,云轻鸿自然也不好再拒绝,他淡笑着道:“好吧,不过不要勉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如何,我自己很清楚。”

  云澈没有再说话,他向前两步,站在了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然后伸出左手:“云前辈,先让晚辈用玄气探视一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态,还请不要抗拒。”

  云轻鸿轻轻点头,然后稍稍摆正坐姿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很平和,而平和,也代表他没有抱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毕竟如他所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况如何,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。二十多年前,天下名医便无一人可医,如今又沉淀了二十多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存在医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云澈伸出手掌,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按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部位,然后闭上眼睛,玄气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。身边,云萧退后几步,双手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攥在胸前……他没有云轻鸿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渴望着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息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就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,这个反应,也让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  从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和虚浮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便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状况肯定极差,而查探之下,他才惊觉,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全部大幅度衰竭,几乎找不到一个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腑器官,心脏、脾肺、玄脉……全部印着一道道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利剑划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。而一个强者内脏受创,只要给予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可以以玄力自我修复,但这些剑痕过了二十多年,却依然存在……显然,这些内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绝非寻常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极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所伤!

  剑气……天威剑域!?

  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衰竭了九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筋脉!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衰竭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断裂!

  就算一个人全身筋脉尽断,云澈也有办法全部给予连接修复,但这种衰竭,却比断裂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若把正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筋脉比作生机勃勃的【逆天邪神】根茎,那么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筋脉,九成以上基本都化作了枯木,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生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同样衰竭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他玄脉所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并不重,但却如一个干枯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泥塘,死气沉沉。

  能让玄脉和经脉衰竭到如此程度,可想而知当初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支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体力。

  听萧烈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描述,二十二年前,他们逃到流云城时,已遍体鳞伤,几近油尽灯枯……而那之后,他们又不知经历了多久,多惊险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,或许从那时候起,他们每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支。在这种透支之下,他们还哪有心力去顾及伤势……在拼尽一切力量和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步恶化……

  而能让他们如此坚持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许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当时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孩子……

  如果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、经脉衰竭,内伤恶化,经过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疗养,云轻鸿纵然无法恢复玄力,也不至于连生命之火都几近熄灭……云澈很快找到了答案,在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他发现了一种已经侵入他全身所有角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寒毒!!

  让他大皱眉头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寒毒。

  因为这个寒毒,和花洺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如小雅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……一模一样!!

  当初,花洺海带着身中寒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小雅,盗窃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来为她续命,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寻找各种奇药,却也只维持了她短短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云澈,如小雅早在一年前就已经香消玉殒。而云轻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已存在了二十多年,这些寒毒早已完全侵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、骨髓、甚至命脉,比之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要险恶出不知多少倍。

  花洺海说过,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中了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。

  难道,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恶人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威剑域……还有一个日月神宫!?

  许久,云澈缓缓把手掌从云轻鸿心口移开,双眉始终紧紧锁起,没有舒展,脸色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凝重。云萧一脸紧张期待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等了好一会儿,却始终没有等到云澈开口说话,他终于忍耐不住,出声道:“云大哥,我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……怎么样?”

  云澈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呼一口气,道:“云前辈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登峰造极,若换做常人,别说活到现在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三年,都活不过。”

  “我听娘说过,爹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了整个幻妖界,年仅三十六岁时,便突破成为帝君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有史以来最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,再加上玄罡之力,在爹出事之前,整个幻妖界同龄人中,没有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爹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那时候,虽然家族里没有了爷爷和十大太长老,而且还背负罪责,但有爹在,谁也不敢小看了云家。”

  云萧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提起云轻鸿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,他没有骄傲,只有苦涩:“后来,爹成功突破至了君玄境中期,便再也无法控制对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和刚刚突破至君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娘一起使用家族秘器进入了天玄大陆,结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三十六岁……帝君……

  君玄境这个境界,对云澈而言太过于遥远,也正因如此,“三十六岁步入君玄境界”这个概念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造成了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冲击。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历史上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……或许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天玄大陆,也没有人可以将这个成就打破。

  如果他没有遭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他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将无人可以预料!

  但,苍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妒忌天才,降下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灾祸。

  他曾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帝君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期帝君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帝君——这个最最顶尖,直到现在他也只能拼命抬头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

  他们两个……原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,站在着一个让世人只能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

  “呵呵,当年之事,不提也罢。命由天定,再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注定胜不了天。命既如此,也唯有坦然认命……二十多年了,也早已习惯。”

  云轻鸿声音平缓,每一个字都轻描淡写,神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淡然,似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开一切,听天由命……但,云澈从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眼,就从他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里,看到了掩藏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郁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命和坦然,但云澈听到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愤然与不甘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再豁达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不可能接受如此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安排。

  “云大哥,我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你……也没有办法吗?”云萧有些黯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,从云澈凝重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上,他其实已经得到了答案。

  云轻鸿呵呵一笑,道:“云小兄弟,不必放在心上,你刚才也应该看到了我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医术欠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从可医。其实,这样也好,至少生活上,比以往平衡了很多……”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,轻然叹息一声:“再有两个月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身份,也该移换他人了,那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轻松,再无牵挂了。”

  他口中说着“再无牵挂”,但他眼眸深处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烁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楚……和渴盼。

  “啊?家主移换他人?”云萧一惊:“怎么回事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我……我怎么没有听说?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他们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云轻鸿摇头,淡然而笑:“萧儿,不必在意,这家主之位,我虚坐了百年,也早该让予他人了。虽然从未有人向我提出让我让出家主之位,但……三个月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大典之上,十二守护家族必然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龙争虎斗,甚至会发生某件大事。”

  “大事?什么大事?”云萧惊讶道。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云轻鸿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稍显浑浊,但依然投射着似乎看穿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睿智,但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让他纵然看穿一切,也无力相对,他继续道:“百年大典,我们云家也必然竭尽所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对,否则,将有可能面临被驱逐出十二守护家族,甚至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。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云萧大吃一惊。

  “在这种时候,我们父子,也该被遗弃了。”云轻鸿闭上眼睛,毫无表情:“为了应对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我们云家两个月后会举行全族大比,那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退位之时……不过萧儿,你也不必担心,毕竟还有你外公在,云家不敢亏待我们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离开,我们不会没有归处。离开云家这团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蒙尘之地,对我们一家来说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事。”

  云轻鸿说了很多让云萧瞠目结舌,毫无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而且没有避讳云澈。

  而在这之前,他没有告诉云萧一星半点此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显然,云萧和天下第七相会遇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让他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嗅到了某种味道。

  两个月后,云家族内大比……

  三个月后,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轻微起伏一下,随之一咬牙,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,他看着云轻鸿,字字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前辈,如果你能在两个月内身体痊愈,而且恢复曾经所有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还会不会考虑退让家主之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”

  云澈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让云轻鸿和云萧同时愣住,云轻鸿动了动眉,然后一声苦笑:“没有这个如果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根本不可能存在痊愈之说。恢复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方夜谭。”

  “你先不要管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可能。”云澈语气不变,目光直线与云轻鸿对视:“云前辈只需回答晚辈,如果两个月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实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五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,那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甘愿退让家主之位……即使你族内之人用恶劣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逼迫!”

  云轻鸿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之中,他看到了一种让他心脏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短暂沉默,然后缓慢,而坚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会!这个家主之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我太祖……祖父……父亲……一代代单传而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父亲赋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职责!我若将之让予他人,哪日埋葬于黄土之下,也无颜去见父亲!而且,云家之危,就如万钧悬于一发,一些宵小之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心怀图谋,如果我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我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只能闭目无视……也只有我,才能重振云家!”

  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再无半点平日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,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刻在骨子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意与傲然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