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2章 惺惺相惜

第502章 惺惺相惜

  “云萧,问你一个可能有失礼节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”云澈看着云萧,正色道:“你平时和七妹相见,一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这种私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吗?”

  “啊……”云萧被问了个措手不及,脸上露出尴尬,随之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黯然,他低叹一声,道:“你也看到了,天下家族根本看不起我,而七妹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一族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精灵一族最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,他们觉得我根本配不上七妹,如果七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我在一起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了他们整个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。最初他们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对,但七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也比较刚硬,他们后来就严令禁止和我和七妹接触。我和七妹想见面就变得越来越难。最近整整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们才偷偷见了三次,每次都要离城至少五十多里,以免被人现……还有不到三个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,十二守护家族都在为此忙碌,我和七妹才好不容易找到一次可以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却没想到……”

  云澈抬手托着下巴,一边思索一边道:“你去见七妹这件事,除了你们两个,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……或者看到。”

  “没有,肯定没有。”云萧很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绝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不但天下家族那边,就连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都根本不看好我和七妹,甚至背地里耻笑,我就算不顾及自己,也要顾及七妹,肯定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七妹也一定不会告诉任何其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和七妹遇袭,而且对方不断做了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,目标也格外明确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很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。”云澈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先知道你们会在那个地方相见,根本不至于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充分……既然你这么确定这件事只有你们两个知道,那么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在给七妹传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被附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听到了。就如七妹,你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就被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哥给听到了。”

  “啊?”云萧一怔,然后更加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这个更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传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院子里,应该不会被其他人听到。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悄悄听到,那也只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我们云家和天下家族从来没有什么大怨,而且在目前低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绝对不愿得罪任何一个家族,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且那三个黑衣人虽然都隐藏玄功,但如果他们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我依然能很容易认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了点头,微微沉默,若有所思,随之神态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或许吧……算了,先不用想这事了,天下家族那边肯定比我们要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留给他们去查好了。”

  “不过,我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萧,虽然云家目前严重衰落,但至少曾经盛极一时,目前也依然属于十二守护家族,而你,也至少名义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,就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世、身份而言,你和七妹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门当户对,哦不对!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比七妹还要高上一分。退百步讲,就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他们也不至于反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剧烈……甚至还上升到家族荣誉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”

  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顿时一僵。

  云澈瞥了一眼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继续道:“另外,就连你们云家人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也有些过于不寻常,就如之前那个云昊,他对你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尊重,简直处处是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讽刺和羞辱,但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却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习惯了这种对待……抛开你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不说,至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公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家,你怎么也不该在云家沦落到这种处境……这其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隐情?”

  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顿了一下,低下头去,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苦涩。

  云澈歉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我好像问了不该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……抱歉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不,”云萧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摇头,他抬起头时,脸色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换做谁,看到我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都会觉得很奇怪。其实,关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传闻,妖皇城里几乎人人都知道,云大哥,你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还把我当朋友,我也没必要向你隐瞒什么,我之所以人人不待见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因为我从小到大,在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‘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’。”

  云澈侧目:“什么意思?”

  云萧惨笑一声:“云家引以为傲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冠绝十二守护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能力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。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却始终无法亮起玄罡印记。在我玄力到达天玄境后,也依然无法觉醒玄罡。”

  “在云家,只要以血脉之力引导,五岁就可以亮起手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印记,然后根据玄罡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来判别其天赋和要不要重点培养。玄力到达天玄境界后,玄罡就会觉醒,从此便可被召唤出来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之力,只要有云家血脉,就一定会有玄罡之力……从来没有例外。”

  “但我,却始终没有。而这,也分明在证明着我没有云家血脉……在云家,乃至整个妖皇城,甚至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之中,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我没有玄罡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在我五年那年,就不知被谁给传了出去,传的【逆天邪神】满城皆知,后来我天玄境界无法召唤玄罡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大肆宣扬,那段时间,整个妖皇城都在盛传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爹娘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而最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幼年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爹娘从天玄大6带回来……妖皇和小妖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手中,妖皇玺和轮回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而遗失,妖皇城对天玄大6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之入骨,我这个‘来自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’,走到哪里,都会招致冷眼、蔑视,甚至侮辱和仇恨……”

  云萧没有再说下去,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他可以感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云萧这些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走过来……十六岁之前,他因为玄脉残废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和蔑视中度过。而云萧比他还要不堪,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比他还要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太多……

  也因此,他很了解云萧这些年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……他们两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命运捉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幻妖界没有理由不仇恨天玄大6,云萧这个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怎么会受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待见……即使他挂着云家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。而堂堂天下家族,又怎么会甘愿把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嫁给这样一个人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尊卑问题,而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涉及了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和尊严……

  或许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云萧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还能隐瞒住,但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……玄罡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容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铁证。

  “你爹娘……他们对你好吗?”云澈缓声问道。

  “爹娘对我很好。”云萧轻轻点头,眸中闪过温暖:“因为玄罡,连我自己深深质疑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但爹娘说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。面对排山倒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,他们从来不承认,而且从小到大对我千般爱护,从不舍得让我受半点委屈。否则,以妖皇城对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我或许不可能活到今天。”

  “所以,为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你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并且甘愿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一切非议和不公平对待,从不反抗?”云澈说道。

  天下第七说过,云萧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而他以平凡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匮乏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二十二时,修炼至了半步霸玄!这在天玄七国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甚至还要过那个曾被称作七国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!

  可想而知,他这些年,在修炼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……或者说拼命。

  “嗯。”云萧轻轻点头,微微咬牙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轻鸿和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我绝不会让他们丢脸,更不会给他们惹麻烦。将来,若真到了处境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我就算拼了命,也要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去守护好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!”

  说到这里,他注意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有些异样,他神色一僵,忐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大哥,你会不会也因此这些……而有些看不起我?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云澈没有半点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相反,我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佩服你,甚至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你。”

  “啊?感激我?”云萧愣住。

  “哈哈,”云澈洒然一笑:“伸手按在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云萧,等见过云前辈后,我们就结拜为兄弟如何?”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?”云萧张大嘴巴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相信:“结……结拜为兄弟?我我我……我和……云大哥?”

  “对啊。”云澈微笑道:“好吧,我忽然这样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唐突了,你如果不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先算了。”

  “不不不不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萧连忙摆手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话都结巴起来:“这个这个……云大哥这么厉害,而我……你也看到和听到了,我根本……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怎么配和云大哥……”

  “这么说,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认为配不上七妹了?”云澈打断他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不要妄自菲薄。”云澈拍了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眼神坚定而诚恳:“你配得上七妹,配得上云家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更配和我结拜为兄弟。这些年,很多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一个人在默默扛着,结拜之后,我们自然要有难同当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会和你一起抗。你想和七妹在一起,我会帮着你一起努力,你想守护好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,我会和你一起守护,若再有人欺凌于你或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爹娘……我会替你们,把新账旧账一起讨回来!”

  云萧眼神动荡,情感在悸动中久久无法平静。他一路成长,每天都活在别人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听似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但不要说其他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子,就连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仆,都不愿和他接近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和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对他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巨大。他一开口,声音已变得哽咽:“云大哥,我……”

  云澈知道,自己和云萧毕竟第一天相见,忽然说出这些话,换作谁,都一时之间难以消化,他笑了笑道:“先带我去见云前辈吧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过后再说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