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501章 落叶归根

第501章 落叶归根

  “那个金乌雷炎谷,平时可以进入么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当然不可以。”云萧断然摇头:“每进入一次,金乌雷炎谷就会被幻妖王族关闭,然后用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来进行资源再生。五年虽然很短,但以金乌雷炎谷密集到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与雷云之力,各种灵体、宝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孕育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快。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金乌雷炎谷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容许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,幻妖王族自己都不行。”

  “火焰……雷云……那里有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有火焰很正常,为什么还会有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?”云澈疑惑道。

  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。好像这也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解之谜,听父亲说,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,存在着某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系玄兽,《¤万《¤书《¤吧,w★ww..c■om或者雷系至宝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而已。”

  云澈点点头,然后抬头看向了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北方。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但他身怀凤凰之力,对火焰玄力有着远超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敏感,妖皇城以北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,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股火焰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或许,那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

  天玄大陆共分七国,四大圣地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七国,自称守护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制裁者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。而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超过天玄大陆,但并未版图分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幻妖王族为中心。就实力层面而言,云澈目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堪比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。

  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入妖皇城之内,玄力气息便变得浓烈无比。在天玄七国极其难得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在这里遍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,就连稀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量存在着。云澈一路飞向云家所在,路上至少感觉到了不下于二十个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之庞大,可见一斑。

  但,幻妖王族与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交锋,最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幻妖王族吃大亏而告终,并且始终没有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……似乎,在综合实力上,幻妖王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多少逊色于四大圣地。

  “快到了,前面那个闪烁着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萧指向前下方。

  云家没有想象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,其家族驻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小不要说比不上凤凰神宗,甚至连被他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都不如,这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但想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爷爷和亲生父亲似乎都只有一个儿子,他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到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遭遇了天妒,被限制了繁衍能力?

  到了云家主门上空,云澈带着云萧缓缓落下,看着近在咫尺,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家门,云澈却从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踌躇色彩。

  “云大哥,那个……”云萧犹犹豫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虽然名义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好像都不怎么喜欢我,所以如果有人不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大哥也不需要一般见识。”

  云澈心中微动,点了点头:“嗯,我知道了。放心,我来这里主要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拜见云家主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无所谓。”

  云澈跟着云萧进入了云家大门。在踏入主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依旧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起伏了一下。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鼻端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,这个地方,他今生第一次踏足,但这里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所在,他身上流淌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这里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亲,亲生母亲……也都在这里……

  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回到了这个地方……

  云萧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很重,但他显然不想让家族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发现他受伤,在进入大门时努力平缓脸色,挺直腰板。但刚进大门,迎面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走来,他一看到云萧,脸上立即露出了让人生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哎哟!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少家主云萧么,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是【逆天邪神】外面没找着乐儿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咋了……哦?”

  这个青年男子马上发现了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眼神一凝,然后幸灾乐祸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!我说摹灸嫣煨吧瘛控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挂彩了!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哪家公子切磋了?啧啧,你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名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,和别人切磋输了,还伤成这可怜样,多丢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啊。”

  这个人对云萧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毒刺耳,口中喊着“少家主”,却没有半点把他放在眼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就连眼神都充斥着嘲弄和讽刺。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紧了紧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忍着没有理会他,直接对云澈道:“云大哥,不要理他,我带你去见我父亲。”

  说完,云萧拉起云澈,直接从青年男子身边绕过。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遭遇,他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几乎已到了习惯和麻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,这些年,他锻炼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忍……就算不为了自己,也要为了父亲母亲。

  云萧离开,这个青年男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依不饶,侧过身来,轻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着:“唷!大少家主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从哪里找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姘头?细皮嫩肉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我都想摸一把。看来大少家主终于知道吃不上精灵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块天鹅肉,改玩小白脸了……话说回来,与其做吃天鹅肉的【逆天邪神】白日梦,养小白脸可要实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,哈哈哈哈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骤然停止……这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恶毒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羞辱。听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还有天下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云澈就知道云萧虽挂着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,但在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,但却没想到竟恶劣到这种程度。

  云萧能忍,不代表他能忍!他若能就这么忍了,也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了!

  就在云澈即将转身之时,一个清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声从后方传来:“云昊!你怎么能对少家主如此无礼!还不快向少家主道歉!”

  云澈注意力转移,看向了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一个白衣似云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向这边走来,他看上去二十五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眉宇间英气勃勃,虽然年轻,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郁无比,至少要比半步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还胜出十数倍。

  “啊……心月哥!”

  看到这个人,云昊一改之前面对云萧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恶嘴脸,如哈巴狗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了上去:“心月哥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出门吗?小弟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少见你这个时候出门啊。”

  “哼!”青年男子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他一眼,呵斥道:“没听到我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吗!还不赶紧向少家主道歉!”

  云昊缩了缩脖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违抗,面向云萧,咬了咬牙,便要低头。云萧连忙摆手道:“心月哥,不用了,云昊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开个玩笑,不妨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对对对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开个玩笑。”云昊连忙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然后还暗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瞥了云萧一眼,一副算你识相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哼!”青年男子再次冷哼:“少家主温和宽厚,你们这些不长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却天天恃此欺凌……再让我看到下一次,绝不轻饶!”

  “心月哥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下次绝对不敢了。”云昊嬉皮笑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,然后退到男子身后,却给了云萧一个龇牙冷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。

  青年男子神情缓和,面露温和微笑,向云萧道:“云萧弟,下次再有人欺凌你,不必忍气吞声……哦?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你受伤了?怎么回事?”

  云萧连忙摇摇头,道:“没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太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十天半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就好了,心月哥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  青年男子也没有继续追问,关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怎么看都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伤,赶紧去疗愈一下吧……对了,”他把目光转向云澈:“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刚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云澈。”云霄介绍道,在面对眼前这个人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明显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松:“云大哥,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兄,云心月。”

  云澈点了点头,打过招呼。

  “哦?这位兄弟也姓云?那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巧了。”云心月向云澈一抱拳:“难得见云萧弟带朋友回来,想必云澈兄弟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中之龙。他日有暇,期待可以好好结交一番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大哥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厉害!”云萧面带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他看到远处正有几个人向这边走来,连忙道:“心月哥,我有事要去见我父亲,就先失陪一下了,谢谢心月哥又一次帮我解围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云心月淡淡而笑。

  云澈目光清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扫了云心月一眼,转过身去,跟着云萧直奔他父亲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而他走出几步后,身后,蓦的【逆天邪神】扫过一瞬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芒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轻微一动,但脚步并没有停止。

  杀气!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绝不会识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

  而且这丝杀气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针对云萧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针对自己!

  自己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进入云家,这之前除了云萧,没有见过任何云家之人,甚至从来没进过妖皇城,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加起来也不超过两巴掌,为什么会有人对自己产生杀机?

  自己今天才临近妖皇城,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似乎也只有那么一件……

  那么,就只有一个可能了!

  “云萧,那个云心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?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信看上去比你这个少家主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。”云澈忽然开口问道。

  云萧抓了抓头,有些无奈和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:“心月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信当然要比我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三十六长老中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长老云外天,而他自己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今年才二十七岁,便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四级,并且觉醒了这一代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青色玄罡,加上玄罡,同等级中从来没有敌手,甚至有能力和霸玄境五级一战。他被称作云家崛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而且家族里都在传他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云萧声音嘎然而止,不过云澈足以猜的【逆天邪神】到他没说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“你看上去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很不错?”云澈问了一个似乎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“嗯。”云萧点头:“心月哥不但天资极高,而且性情很温和,我因为一些血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经常受到各种非议、嘲笑、欺凌,但心月哥从来不会嘲笑我,反而经常为我解围,甚至出手教训摹灸嫣煨吧瘛壳些欺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我对他一直都很感激。”

  “因为一些血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什么意思?”云澈侧目问道。

  无意间说漏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脸上露出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慌乱:“没……没什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小事。”

  云澈没有追问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转而问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也觉得,他很适合成为下一任云家家主?”

  云萧全然没想到云澈竟问出一个如此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他愣了一愣,苦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:“虽然,我挂着少家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,但你也看到了,这个名号在我身上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,论实力,论信服力,还有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总之,我知道自己将来不可能成为家主。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月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想我也会很支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说不定,心月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重新崛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”

  云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云心月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简单。”

  “当然不简单!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这一代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就连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对他格外看好。”云萧有些自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却不知,云澈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不简单”,和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不简单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