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99 云家之境
  云澈抬头看去,在城东北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地方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看到一蓬冲天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蓬紫光有些微弱,如果不注意去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甚至可能会直接忽视。

  “那个紫光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问道。

  云萧神色微黯,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家祖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我们云家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雷系玄功,玄气释放时呈现紫色,玄力越强,紫色就越深邃。还有……云大哥,你听说过玄罡吗?”

  云澈点头:“我知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能力吧?”

  “嗯。”说到玄罡时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过黯然,他继续道:“玄罡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紫色,因而紫色对云家来说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。在云家,每名云家弟子都要在每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辰之日,向祖碑全力释放一次玄力,从而保持祖碑始终释放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听父亲说,百年之前,云家鼎盛之时,祖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经久映照着半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而现在……就如你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快到了难以被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而祖碑上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衰弱,最直接反应了云家综合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衰弱……”

  “妖王生死不明,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竟然能大到这种程度?”云澈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如果单纯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爷爷一个人生死不明,当然不至于这样。这其中,还牵扯着很多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”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黯然下来。

  云澈沉默了一会儿,放慢了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度,道:“云萧,能不能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我说一说云家衰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我毕竟也姓云,所以很好奇……当然,如果不方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算了。”

  云萧摇了摇头:“这个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这在幻妖界,根本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秘密,随随便便就可以打听到。如果云大哥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当然没理由隐瞒。”

  云萧微微仰头,神情略显感伤:“百年之前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盛极一时,因为可以使用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十二守护家族之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从未被撼动过。可以说整个幻妖界除了幻妖王族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家族所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。云家世代对幻妖王族忠心耿耿,幻妖王族对云家也一直最为器重和信任,就连幻妖王族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——轮回镜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交给云家来守护……到了爷爷那一代,爷爷和妖皇大人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君臣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历练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挚友,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之交。我们云家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族,但爷爷却被妖皇封为‘妖王’,其隐晦的【逆天邪神】喻意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与妖皇平起平坐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云家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十一个守护家族根本羡慕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殊荣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两百多年前,一个异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忽然闯入,那些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一个叫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们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什么方法筑造起了一个可以穿梭数百万里海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阵,从而到达幻妖界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探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,他们不知从哪里得知我们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拥有一件力量强大到足以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天至宝,因而想要抢夺,他们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都极为强大,而且每次到来,都带着很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逃遁宝器,让妖皇城一次次遭到入侵却又无可奈何。百年间,他们入侵二十多次,百年前,妖皇大人终于忍无可忍,在他们又一次入侵后亲自怒而追击,一直追到了那些人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玄阵前,冲动之下,便冲入了对方没来得及撤销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阵,跟着对方一起被传送到了天玄大6,不久后就传来妖皇大人死在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从此再无音讯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那些入侵者每一个都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妖皇大人虽然强大,但到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将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死无生,妖皇一族也都接受了这个事实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爷爷却始终不愿意相信妖皇已经死去。后来,爷爷动用了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器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切开了一条通往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然后不顾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劝阻,带着家族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太长老,前往了天玄大6寻找妖皇。”

  “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个太长老?”云澈微微一惊。

  “嗯。”云萧点头:“算上爷爷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当时最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一个前辈,但那之后,他们都再没有回来。直到几个月后,天玄大6那边传来消息,说爷爷被生擒关押,要我们云家以世代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至宝去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认为爷爷已经死了,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说爷爷被关押起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欺骗云家上钩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云家失去了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一个核心强者,顶层实力一下子降到了十二家族最弱。最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爷爷在去往天玄大6时,身上带着幻妖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玺,妖皇玺对幻妖王族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至宝轮回镜还要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关系着妖皇继位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仪式。那之后,他们都说爷爷冲动之下不但葬送了自己,还弄丢了妖皇族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而这个弥天大罪,不得不由整个云家来背负。云家受到责罚,不但每年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下降五成,而且百年之内不得进入‘金乌雷炎谷’。”

  “资源减少,就连最佳的【逆天邪神】历练与奇遇之所也不能进入,对上一代影响还可以说不大,但对于年少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巨大。这也让云家新一代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远远逊于其他守护家族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,也难以弥补。”

  “妖皇和爷爷出事后不久,幻妖王族不得不重立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妖皇大人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继位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由于没有了妖皇玺,无法进行继位传承,也就没有‘金乌神印’,从而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,只能以‘小妖皇’称之……小妖皇继位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,便与小妖后大婚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谁也没有想到,新婚之夜,小妖皇却并没有回到新房……小妖皇留下字迹,称未报父仇,无颜完婚,还说如果他三年之内没有回来,就让小妖后成为幻妖之皇……但,仅仅过了不到十天,天玄大6那边就传来了小妖皇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在天玄大6,四大圣地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传说之中,他们守护着整个天玄大6,隔绝着来自异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抵挡着“虎视眈眈”、“野心勃勃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。幻妖界在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为可怕凶恶,随时想要吞并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被称作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妖人”。

  但云澈此时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却和天玄大6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传闻,截然相反。

  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被丑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以神圣与守护为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……

  “后来呢。”云澈怅然问道。

  云萧继续道:“后来,小妖后继位,成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之皇。再后来……我们云家又经受了一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,由于天玄大6那边不断传来关于我爷爷并没有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关押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二十五年前,父亲他终于再也无法忍耐,和母亲两人再次启动秘器,悄然前往了天玄大6去寻找爷爷,那个时候,我还没有出生……三年后,我父母终于回来,虽然活着回来,但他们身上都带着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而且由于长时间逃亡,根本无暇顾及伤势,导致全身经脉俱损,一身玄力基本全废。而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不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天玄大6出生,连累着父母带着我逃亡……然后把我安全带回幻妖界。”

  说到这里,云萧低下头,不让云澈看到他眼神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,然后放低声音继续道:“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本就凋零,父母身废后,对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再次造成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。而最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母前往天玄大6时,贴身带着为幻妖王族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件至宝——轮回镜,他们虽然回到了幻妖界……却丢失了轮回镜。本就背负着丢失妖皇玺之罪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家,因此而罪加一等,从而受到更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责罚,每年所获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下降九成,而且永久不得进入‘金乌雷炎谷’,幻妖王族为之大为震怒,甚至要将我们云家驱出十二守护家族之列。”

  “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们前往天玄大6时,应该知道可能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为什么要带在身上?”云澈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直以来都在迷惑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云萧沉默了下来,犹豫了好一会儿后,才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听母亲一次偷偷和我说,其实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。”

  “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?”

  “嗯。那个叫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在幻妖王族传承了很多很多年,虽然被称作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但据说无论那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,都从来就没见它挥过什么作用,也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它如何使用,又能挥什么用。小妖后当年对父亲说,如果能用这样一件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换回妖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对幻妖界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值得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父亲回来后,没能带回爷爷,还弄丢了轮回镜,他没有说带去轮回镜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把所有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……因为小妖后继位之后,幻妖王族一直存在着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非议者,父亲不想让小妖后因此承受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。那之后,云家势力再度一落千丈,我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萧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响起父亲,他心中一阵揪痛。

  云澈慢慢消化着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他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事,和云澈从云沧海那里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基本重叠着,也证实着云萧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诉说,而并没有说谎。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云澈忽然轻声道:“云萧,你父亲他现在依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家主……他玄力被废,又把所有罪恶揽在自己身上,你们家族没有逼他退位吗?”

  “……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公。”云萧幽幽说道:“外公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主,我还有一个舅舅,是【逆天邪神】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家主,他们在妖皇城都有着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与地位。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外公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舅舅,对母亲都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外公为父亲撑腰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,再加上我们云家势力越来越弱,地位越来越低下,如果还想留在十二守护家族之中,就不能脱离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持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亲虽然依然身在家主之位,但听父亲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一直在越来越少,有些时候,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权,甚至不如一个地位稍高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太长老们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不服从父亲……他们愿意父亲依然身在家主之位,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和不想失去慕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援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