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98章 妖皇城
  “但我女儿这次遇险,归根结底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小子!”天下雄图虽然收敛了怒气,但音调依然没有缓和:“如果我女儿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什么意外,我就算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刻意挑拨,我也要让云家鸡犬不宁!好在我女儿没事,这件事,我可以就此揭过,不去找云轻鸿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小子,我之前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会收回,以后不许再见我女儿,否则,我一定亲手打断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腿!赶紧滚!”

  “爹!”天下第七急了:“你也已经知道了我和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暗算,怎么还这么说他!太过分了!你再这样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生气了。”

  “我过分?七宝,抛开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不说,你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精灵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俊杰那么多,可以任你挑选,你为什么偏偏看上这么一个……”天下雄图指着云萧,顿了一下后,总算没把后面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给说出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甩手:“我以前还能由着你任性,但出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绝不会再让你和他见面了!云小子,你给我彻底死心吧!我女儿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天下第一、天下第三、天下第六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“爹!!”天下第七一推天下雄图,后退一步,一张脸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红:“我再说一遍,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云哥哥一个人,除了云哥哥,我这辈子谁也不嫁……而且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用你们来管!”

  “七妹……”云萧看着她,口中轻轻叨念,双手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攥紧,脸色也阵阵白。

  天下雄图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相让:“七宝,平时你想要干什么,爹都会满足你。但这件事绝对不行。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问题,它还关系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和前程……甚至还一定程度上关系着我们整个天下家族名望和未来!”天下雄图重重叹息一声,放软姿态:“七宝,爹平时什么事都顺着你,你就不能顺着爹一回吗?”

  天下第七咬住嘴唇,她看向云萧,云萧也看着她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脉脉对视……他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只有几步之遥,却又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隔着万丈天堑。许久,这个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女子缓慢而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爹、大哥、三哥、六哥,我知道,你们看不起云哥哥,甚至还一直鄙夷着他……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!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出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错吗?出身和身份,难道就那么重要?”

  “我喜欢云哥哥,和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出身完全无关。在我眼里,他比那些骄纵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家族之子要好上千倍万倍。你们应该都知道,云家因为妖王生死不明,家主被废,又先后弄丢了妖皇玺和妖皇至宝,不但声望一落千丈,而且身负重罪,不但每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赐赏比之以往少了数倍,而且就连‘金乌雷炎谷’这最佳的【逆天邪神】奇遇与历练之地都已不被允许进入。家族内部也变越来越动乱不堪,导致云家实力在百年前大幅下降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,最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云哥哥如今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步霸皇!不比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直系弟子差,这个在你们眼中只能算作勉强配得上‘家主之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你们知道云哥哥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吗!!”

  “云哥哥这十几年所获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连其他家族家主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分之一都不到,甚至比自己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弟子都要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哥哥从未抱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付出他人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。云家其他弟子可以使用玄罡,云哥哥不能……他就再付出几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来弥补这种差距……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甚至没有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天赋,云哥哥现在却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到二十二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霸玄,很快就要进入霸皇境界……如果他可以拥有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我相信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一定不会比六哥差!”

  天下第六:“……”

  “云哥哥心很软,而且永远那么温和,至少他名义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少家主,但他从不恃此而骄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不欺凌他人,而且遇到不平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援手……我知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好,你们都只会不屑一顾。但有一点……在我遇到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云哥哥愿意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来保护我。云哥哥现在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伤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护我而留下,他明明可以毫无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逃走,却宁愿送命也要给我创造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即使这样,却还要被你们责骂和羞辱!”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剧烈起伏:“爹,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青年俊杰,他们哪一个能做到?一个女人一辈子能遇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互相倾慕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生最为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们就那么忍心毁掉我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么!”

  面对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硬,天下第七终于无法自控,把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毫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喊了出来。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肺腑之言,却依然没有让天下雄图动容,他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萧一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七宝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爹当然懂,爹也年轻过,知道你在想什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公主,你有着别人百世都无法修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天条件,却也因此,有些事注定不能完全由着自己,先跟爹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不回去!”天下第七脚步后退:“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允许我以后再和云哥哥见面,我宁愿永远不回家门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天下雄图好不容易压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气“蹭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又窜了上来。

  “咳……那个,七妹,可否听我说几句话。”云澈连忙在天下雄图飙之前出声,他拉过天下第七,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七妹,先和你父亲回去吧,而且不要再争吵,云萧这边,我和他一起回云家那边,在他伤愈之前,我不会离开,所以你也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天下第七看着云萧,委屈而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们那么说云哥哥,还不让我以后和他见面,我……”

  “那你这么吵又有什么用?”云澈摇了摇头:“你刚刚遭遇危险,你父亲和兄长都正在气头上,对云萧充满怨气。而且看得出,他们对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关怀备至,你为了一个云萧和他们吵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凶,甚至还威胁不回家……这无疑让他们又生气又痛心,同时也会愈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感云萧,纯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反效果,只会让你和云萧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变得更加渺茫。”

  “啊?”天下第七心中一惊:“那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先跟他们回去吧,等这件事过去了,再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来,你父亲虽然现在说不让你和云萧再见面,但你们都在妖皇城之中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大活人,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见面,他们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完全阻止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吗?你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争吵完全没用,而应该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劝说,或者多撒撒娇,再用各种办法让他知道云萧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好……时间久了,他或许也就不知不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默认了。”

  天下第七眼睛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亮灿,然后用力点头:“嗯,云大哥,我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哥哥……你要好好养伤,我一定会说服老爹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七妹……”

  “云萧,我们走吧。”

  云澈向天下雄图几人拜别,然后不再停留,带起云萧,径直飞向妖皇城。

  “第三,你带七宝先回去,毕竟也受了些内伤,最好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疗养几天。”

  待天下第三和天下第七离开,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了下来:“第一,那三个黑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有没有什么头绪?”

  天下第一摇头:“我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那三个黑衣人已经一死两逃,我连影子都没见到。”

  “既然死了一个,那尸体呢?”天下雄图道。

  “尸体被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带走了,不过吓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并没有阻拦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懒得出手吧。”

  天下雄图沉吟一番,然后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第一,你现在返回那个地方一趟,找找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,另外,既然有人死,就算尸体被带走,血也不可能清干净,去带一点血迹回来,我说不定有办法……哼!我倒要看看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胆敢暗算我天下一族!”

  “好!”天下第一点头,他飞身而出,忽然又停了下来,向天下第六道:“老六,你回去之后,第一时间查探一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细,越详细越好。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绝非一般!注意,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查探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不要惊扰到对方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天下第六点头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云澈带着云萧,度不快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妖皇城,两人看着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,心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复杂。

  “云大哥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二十二岁吗?”云萧忽然看着他道。

  “绝不骗人。”云澈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。”

  云萧呼了一口气,羡慕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二岁,你却那么厉害,而且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下子就能抓到重点,总能让人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服……如果我也和你一样,七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和哥哥们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吧……”

  云澈摇了摇头:“我哪有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犀利。只不过,遭受暗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被干涉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而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局外人,所以可以随时保持平静……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大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哈哈!”云萧笑了起来:“云大哥不但各方面都很厉害,而且还很谦逊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想不佩服都难……而且,很奇怪,我对别人一向都会有戒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不知道怎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看到云大哥你,我有一种很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切感……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话!嘿嘿,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格魅力太强烈了吧。”

  云澈看着他,微微一笑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……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啊?”云萧一怔,然后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我们现在……算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好朋友了?”

  “应该算吧……只要你不嫌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“不嫌弃,当然不嫌弃!”云萧忙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摆手:“云大哥这么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要嫌弃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大哥嫌弃我。”

  两人交谈之间,他们已飞到了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在城东方向。”云萧指向东北方:“紫气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地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听说百年之前,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气映照了半个妖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但现在……唉。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