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97章 天下雄图

第497章 天下雄图

  “对对对!”云萧也连忙跟着点头:“我父亲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一定会喜欢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萧一眼,心中暗自一叹……云家再怎么没落,也属于妖皇十二守护家族之一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层面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势力,而云萧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家主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身份不可谓不尊贵。但,云萧身上没有半点骄纵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而且做事、说话都格外谦逊温文,甚至还有些谨慎甚至隐忍……对于天下第一对他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不留情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始终没有发作和反呛。

  对于云澈答应做客他家,他表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热情,还有喜悦……这种洋溢于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在告诉着云澈,这个有着尊贵身份,有着极好脾性和修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却似乎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仿佛被完全孤立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“我也很想早点见一下敬仰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前辈,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便去到妖皇城,初次到来妖皇城,而且可能会停留较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,就要承蒙几位多加关照了。”云澈点头道。

  “呵呵,客气,你救我小妹一命,我们精灵一族有恩必报,用得着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尽管开口,我天下第一绝不皱半下眉头。”天下第一爽朗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说完,他再次查探了一番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:“老七,能否自己飞回去?有伤在身,可千万不要勉强。”

  “都说了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受点小伤,飞十几个来回都没问题,”天下第七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开着云萧,扶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云哥哥他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才重。”

  “哼!这小子咎由自取,死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活该!没连累到你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命大,否则我一定一巴掌毙了他!”天下第一瞪了云萧一眼,依然没好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怒气未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积怒已久。对于天下第七和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们全族上下几乎没有一个人不反对。

  天下第七柳眉一竖,便要对天下第一发飙,却被云萧伸手拦住。天下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嘲热讽,云萧早已听习惯,他冲着天下第七摇摇头,道:“七妹,不要生你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气,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把你偷偷约出来,就不会发生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云大哥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……就让大哥骂好了,这样,我心里反而会舒服一些。”

  天下第七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然后转目狠狠瞪了天下第一一眼,然后赌气不再看他,拉起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:“哼,不理他。云哥哥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不许带着他,让他自己飞!”天下第一冷着脸,毫不留情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大哥,你太过分了!”天下第七眼中冒火:“云哥哥他为了保护我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现在伤势才刚刚稳定下来,妄动玄气会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!”

  “哼!他自己也说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”天下第一别过脸去:“受点小伤,还要靠女人搀着?那算什么男人!他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男人,就算不能飞,爬也要自己爬回去!”

  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来吧。”眼看着局面忽然要变得激化,云澈不得不开口,他上前扶住云萧,道:“天下大哥,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伤重,不适合妄动玄气,走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又太废时间,我既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随他拜访云前辈,便带他一起吧。”

  面对云澈,天下第一自然不好说什么,点头道:“云兄弟之言,我自然无从异议……老七,我们走吧。”

  四人腾空而起,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不到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很快便会到达。看着视线中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城,云澈在心中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唏嘘着……他毫不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了这个世界,又毫无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,遇到了这几个人……在这之前,太古玄舟之行对他而言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他能活下来堪称奇迹。但此时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庆幸。

  因为若没有太古玄舟之劫,他都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到来这个地方。

  妖皇城越来越近,在距离主城门还有数里距离时,前方一行三人迎面飞来,速度快若奔雷。看着前方来人,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一身体停止,天下第七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三哥!六哥!还有……啊?老爹!”

  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也停住身形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精灵男子,旁边两个身材、年龄与天下第一相仿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虽然比不上天下第一,但也都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。让云澈注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精灵……他年纪看上去三十多岁,但眉宇间,却凝聚着让人无法捉摸的【逆天邪神】岁月沉淀。而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渺若星空,让云澈无论如何探知,都捉摸不到其边际,甚至其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若有若无。

  这种感觉,云澈只在古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感受过。

  但那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有地玄境,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今非昔比……也就意味着,眼前这个中年精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还要远在古苍之上!!

  古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帝君强者,天玄大陆最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……真正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人物!

  “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一个帝君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,传来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低语。

  三人看到天下第七平安无事,脸上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都随之松弛了下来,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向前道:“老七,还好你没事,你三哥我吓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差点停了。”

  “我当然没事。大哥都已经过来了,你们怎么又……老爹,你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天下第七悄悄看了云萧一眼,心中暗道不妙。

  云萧向前,惴惴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晚辈云萧,见过天下伯伯。”

  “哼!”对于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晚辈礼,精灵男子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冷淡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哼一声,然后看也没看他一眼,径直来到天下第七身前,快速检查了一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伤势,然后总算放下心来:“我听你大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遭到三个霸皇暗袭,我还怎么能坐得住。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三长两短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忽然怒气冲顶,猛然转目看向了云萧。来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威压岂同小可,让本就负着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脸色一白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迅速上前用玄气稳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他会当场喷出血来:“你这个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兔崽子!如果七宝她这次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事,我天下雄图非拆了你们云家不可!!”

  “天下伯伯,我……”云萧懦懦的【逆天邪神】张了张嘴。

  “闭嘴!”天下雄图怒目而斥:“我不想再听你说半个字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在妖王和你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上,我今天非废了你不可!马上滚,以后你若再敢接近我女儿,我打断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腿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耳被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震的【逆天邪神】嗡嗡作响,之前他还觉得天下第一对待云萧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实在太恶劣,但此时看了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……他开始觉得天下第一简直太特么温柔了!

  “老爹!”天下第七连忙挡在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:“你为什么要凶云哥哥,这根本不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要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,那三个黑衣人要杀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个人,根本没打算对云哥哥动手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拼命保护我,我都……我都再也见不到老爹了。”

  “哼!你不用替他说话。”天下雄图一甩手:“你六哥已经招了,他亲耳听到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兔崽子给你传的【逆天邪神】音,约你在城外七十里相聚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岂有此理!!”

  “啊……”天下第七一下子语塞,然后看向左边那个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男子……也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哥。天下第六抓了抓额头,一脸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“总之,这不关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天下第七气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也闭嘴!”天下雄图低吼道。他有六个儿子,却只有一个女儿,因而平时宝贝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从来都不舍得责骂,所以他这一声吼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兄妹四人都吓了一跳……显然,天下雄图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了真怒。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差点要了天下第七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他岂能平静以待。他直视着已经不敢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萧,声音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再说一遍,马上给我滚!明日,我便去找云轻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差点害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丢了性命,我倒要看看他给我一个什么交代!”

  “爹……”天下第七拉紧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生怕他上去对云萧动手。面对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雄图,她也无计可施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这时,云澈这个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外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走到云萧身侧,出言道:“天下前辈,你护女心切,因而生怒,这一点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之常情,无可厚非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下前辈先暂消怒气,听晚辈说几句话如何?”

  天下雄图侧目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天下第一道:“父亲,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小兄弟,来自南疆,第一次出门历练。救老七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孩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老七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……”

  “哦?”天下第一这么一说,天下雄图、天下第三、天下第六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自然变得截然不同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三人同时皱眉。天下第一知道他们会想什么,用很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爹,老三老六,千万不要小看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却可以一招灭杀一个一级霸皇!我之前也试探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强度堪比四级霸皇!甚至可能更高。”

  “什么!?”天下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有着帝君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雄图都面露惊容。天玄巅峰,堪比霸皇中期?

  如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第一亲口说出,以天下雄图的【逆天邪神】广博见闻,也绝对不会相信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救了小妹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失礼。在下天下第三,感谢云兄弟救命大恩。”天下第三向云澈抱拳道。

  “在下天下第六,你救了小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就等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大恩必报。”天下第六也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天下雄图脸色缓和下来,向云澈点头,赞赏道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救了我女儿性命。我精灵一族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知恩图报,何况如此大恩。你想说什么,尽可以说。若有什么要求,也可尽管提出。”

  “要求不敢,晚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些浅见。”云澈微微一笑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晚辈在救下云萧和七妹前,曾听那三个黑衣人亲口喊过只要七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而不会杀了云萧。甚至,其中一个黑衣人攻击到云萧时,还连忙收力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怕伤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……前辈和几位天下大哥可能想出其中原因?”

  “对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那么说过。”天下第七马上点头道:“从一开始,他们就说只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让云哥哥马上走……但云哥哥没有走,还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我,他们怕误杀了云哥哥,在攻击我时都一直束手束脚。”

  四人都皱起了眉头,天下第三低声道:“难道,那三个黑衣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不对!他们应该没有理由做出这种事。”

  “当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家所为。”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晚辈第一次出来历练,对十二守护家族都甚为陌生,但如果晚辈没有猜错,你们精灵一族,和云氏家族,应该至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敌对关系吧?或者还有所交好?”

  “这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”天下第一点头:“妖王云沧海前辈对我父亲有过大恩,我族与云家也因而一直交好,百年前,妖王生死不明,云家变得混乱,我们与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便一年比一年冷却,但也从未敌对过。”

  “那么,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变得慎重起来:“如果这一次,七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毒手,而云萧却安然无事,你们和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会变得如何?”

  云澈这一句,顿时如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响起一声惊雷,让他们短暂思虑之下,全部脸色骤变。

  云澈一点头,继续道:“没错!如果七妹和云萧都遭了毒手,那么,你们和云家会同仇敌忾,共同寻找凶手。但,只有七妹遭毒手,而云萧无恙,再加上七妹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萧约出,那么,在找到凶手之前,以天下前辈和几位天下大哥对七妹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爱程度,必然会彻底迁怒于云家,说不定,就会因此结下大仇,仇恨会引来冲突,冲突又会让仇恨蔓延,最终,你们两家甚至有可能演变为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仇!”

  “那三个黑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若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七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那么留下云萧不但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有可能被他现场抓到蛛丝马迹,从而事后暴露身份。但他们宁愿冒着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却也只杀七妹,留下云萧……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言而喻!”

  云澈目光扫了他们一眼:“七妹平安无事,天下前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动怒,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事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想而知。如果天下前辈依然怒气不消,明日亲自去往云家找云前辈,一旦激化,不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了幕后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道?”

  “当然,这些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浅见和猜测,相信天下前辈一定心若明镜。”

  天下雄图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,他之前怒气冲顶,没顾及想太多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如一盆凉水浇下,让他一下子变得清醒。他眼神沉下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