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89章 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

第489章 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

  “在你离开之前,可否告诉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之名?”茉莉直视着她问道,不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,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。◎,

  残魂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幽幽一叹:“告诉你也无妨,或许,你曾听说这个名字,也或者这个名字早已被遗忘。我所属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,名为‘剑灵神族’。”

  “果然如此!”茉莉眉头微动。

  “但,小主人她却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族之人。”残魂道。

  “哦?”茉莉眸中闪过惊讶:“它既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剑灵一族,为什么你要称她为‘小主人’?而且她明明可以化剑!记载之中,可以化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种族,也只有‘剑灵神族’。”

  “当年,这在我剑灵神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秘密,全族知晓这个秘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包括我在内也只有四个人,其他族人,都以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而实则,小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王偶然捡来,并对外宣称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至于我王为什么这样做,小主人又来自何方,随着我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已无人知道。不过,小主人可以化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我族相似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所化之剑,在本质上与我族之剑有着巨大不同。同时,我族所化之剑,向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灵之剑,而小主人所化之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难以被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。”

  “我王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但我王向来对小主人宠爱有加,重视到极点。当年,我王与小主人都中了魔毒,我王宁愿自己身陨,也要以永恒之枢护住小主人。我王对小主人如此重视,自然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这些年,我苦守在小主人之侧,遍寻天毒珠……终得今日知果,小主人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如何,我已无法看到和守护,无论如何,请你们善待于她。”

  “除了剑灵神族,还有哪一族能以身化剑……”茉莉默然沉吟。

  “我们剑灵一族虽属天灵,一出生便有着天地之力,但我们也同样需要修炼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越强,所化之剑所便越强。但小主人却无需修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剑为食。她每吃一把剑,便会吸收其剑力与剑灵,力量就会增长一分,她所吃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越强,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就会越大。当年,我王遍寻天下名剑作为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食物,也让小主人有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但魔毒之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力几乎被蚕食殆尽,如果想让她继续成长起来,就为她寻找各种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吧,越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小主人越是【逆天邪神】爱吃。”

  “……居然还有人是【逆天邪神】靠吃剑来增强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茉莉深深看了红儿一眼,翻遍她所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记忆,也从未过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或传闻。

  “我已经回答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那你可否回答我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源自哪个星神?”残魂向茉莉问道。

  “天杀星!”茉莉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十二星神中,天魁为王,天狼最强,天杀最恶,为万灵所恐惧,你承载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但心性,却似乎并没有被太过于影响,很好。”残魂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茉莉淡淡冷笑:“哼,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。我虽然继承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不到十年,但我所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要比你一辈子所杀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倍还多!”

  “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多少,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罪恶无关。”残魂幽幽说道:“你为魂体,我亦为魂体,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是【逆天邪神】恶,我自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判断……我还有一个疑问,你对这个人类如此重视,甚至不惜为他使用终生只能发动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命星移,为什么在他被困这太古玄舟时,却不愿助他离开?他深陷空间风暴十八月,几乎十死无生,纵然最终活下来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尽别人百世累加都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你为什么却依然置若罔闻?”

  “看来你也不怎么聪明。”茉莉唇角轻翘,冷淡一笑:“在我最初和他相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年,我曾经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数次救他于必死之局,那时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无比之剧,所能动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远比现在弱,而且每次妄动力量,都会让毫不容易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再度苏醒。”

  “我不想让他依赖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自己同样不想。但只要我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还存在,这种依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排斥,也注定无法消失。在面对绝境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潜意识里永远都会存在‘有茉莉在,我绝对不可能死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从而让他无法在绝境之下倾尽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所以,在三年前,我做出了自封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假象,让他再也无法依赖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就如在这太古玄舟之中,如果我不这样做,他当初会依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击杀追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……在空间风暴袭来之时,他会想着依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离开太古玄舟,空间风暴袭来,他最先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抵挡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不会如先前那般拼尽一切力量与意志去支撑,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”

  “持续力量封闭假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没有了对我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依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变得极其之快,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力量扛过了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命险境,而且这其中,我没有一次暗中出手相助过。相反,我还特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剧了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。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效果,也要远比我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好。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,也在这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之中被祛除了一半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也已被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。”

  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而这些话如果被云澈听到,一定会目瞪口呆。

  而茉莉作出自封力量假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要比之前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。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没有了对茉莉力量潜意识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依赖,他才有了在御剑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破釜沉舟,才有了在面对焚天门、凤凰神宗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层层蜕变,更有了在太古玄舟中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突破……

  毫不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“自封力量”,云澈将远远达不到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就如茉莉所言,只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存在,那种依赖感就会永恒存在,潜意识里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绝非意志所能克服。

  “我希望他可以早日变强,因为只有他足够强大,我才能重获新生。但强者之路,我只能作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者,路上每一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他自己来走!路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绊脚石,需要他自己去踩碎,路上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悬崖,也要他自己去跨越。否则,他永远成不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。”茉莉闭上眼睛,缓缓而语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表,依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三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还有神态,却俨然一副为人之师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。

  “不过,在他面对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局,即将真正死亡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我自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出手。”茉莉又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补了一句。

  “原来如此,”残魂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带着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和赞赏:“有你这样一个引导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注定不会平凡。小主人可以有你在侧,我也放心好多……”

  “小主人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族之人,但承载着我王,还有我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与希望,我不敢奢求其他,只希望你们可以善待于她,或许,她不成长起来,在这低等位面就这么每天无忧无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……虽然,结果与我所期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太大不同,但你们毕竟救了小主人,我一缕残魂,无法为你们做什么,这艘玄舟……便作为我对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惜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刚好即将尽了……”

  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与声音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在了天毒珠之中,再也没有出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空间漩涡中荡动了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终于看到了出口,随着眼前白光一闪,他已被从空间漩涡中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甩出……让他没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空间漩涡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居然离地面格外之近,他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就一个倒栽葱砸到了地面上。

  一声闷响,云澈整个上半身都扎入不太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中。

  云澈迅速一个翻转,从地上跃了起来,同时快速吐掉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泥土,甩去身上和头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土渣,他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望四周,在确定周围没人看到后,才总算放下心来,不过一张脸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发绿……他堂堂苍风霸主,皇室驸马,轰动天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来到新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扎入泥土里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卧槽!

  云澈平静下来,开始观察周围。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半平原半丛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带,杂草遍地,矮木丛生,一眼望去,视线和感知范围里都没有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气候上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温和舒适,空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也和天玄大陆几乎完全相同。

  “茉莉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法则和天玄大陆有没有什么不同。”云澈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很快传来:“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否则元素法则都基本相同。这里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不过其层面,应该和天玄大陆相近。你自己慢慢探索吧。你现在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着怎么回到天玄大陆,而且怎么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,并快速成长!想要回到天玄大陆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足够强大!”

  云澈没有再问什么,凝眉观察了一番四周后,脚步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走去。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这个世界又存在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……这些生灵之中,又有没有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

  走出几里之后,云澈忽然察觉到了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他眉头一动,脚步放缓,靠近之后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拨开了一簇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草丛。

  目光穿过草丛,在一片并不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黝黑沼泽之中,他看到了两条碗口粗细,两丈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斑蟒蛇。

  这两条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蟒蛇,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都释放着地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,两条花斑蟒蛇浮在沼泽之中,四目相对,微带腐臭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之中蔓延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敌意。

  两只地玄兽自然不会让云澈产生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,他刚要离开,忽然……竟看到了这两只地玄蟒蛇开口说话……而且,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!

  “你瞅啥!”

  “瞅你咋地!”

  “再瞅一个试试!”

  “试试就试试!”

  然后,两条蟒蛇打了起来……

  云澈一阵瞠目……高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都有着足够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发出人言。但那至少也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后期,而且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活了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玄兽。云澈当初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身为天玄兽,也绝无说人言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

  而这两只只有初期地玄境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蟒蛇,居然能发出人言,而且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顺溜!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亲眼所见,只听到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完全会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在相互对话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