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88章 气运加身?

第488章 气运加身?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?”红儿一边啃着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食物,一边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打量着四周白茫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茉莉在她面前现出身影,眸光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忽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。

  “天毒珠?”红儿又咬了一大口龙阙,一边嚼动一边含含糊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天毒珠?好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呢?”

  “因为天毒珠,和玄印空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印空间生成时,两者便连通到了一起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。

  “唔……虽然完全听不懂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好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!”红儿嘴巴大张,将最后一块龙阙塞到了口中,然后直接吞了下去……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吞了一块柔软美味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包:“啊唔!吃完了!吃的【逆天邪神】好饱!”

  吃完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之中忽然泛起一抹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,但很快便消失。她打量着茉莉,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对了,小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  “茉莉。”

  “茉……莉……我记住啦!小姐姐,你以后也要经常陪我玩哦,我最喜欢玩了!”红儿娇喊道,对茉莉这个全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自来熟。她伸了一下懒腰,眼睑忽然缓缓垂了下来:“吃饱了之后,忽然觉得好困……好想睡觉。”

  红儿轻轻揉了揉眼睛,然后打了个呵欠:“啊呜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困,小姐姐,我先睡了哦,晚安。”

  说完,红儿直接如一只小猫般蜷倒在地上,闭上眼睛,转眼间便以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睡了过去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红儿,在她完全熟睡之后,她眸光一闪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出来吧!”

  她话音刚落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缕无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升腾而起,然后在上空缓缓浮现出一个薄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而这个虚影,赫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太古玄舟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已经消散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残魂明显比之云澈初见时还要薄弱,虚虚浮浮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时都有可能完全消散,她以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,为什么竟然懂得星神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魂命星移’!”

  “你竟然知道‘魂命星移’。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微微一眯。

  “……那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‘魂命星移’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认。残魂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不对!十二星神早已覆灭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其中一个星神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?”

  “没错。”茉莉毫不避讳直接承认:“你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好,为什么还要留一下残魂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?”

  “没有看到小主人被救出,重获新生,我岂能安然离开……没想到,小主人虽被驱散魔毒,安然醒来,却被你施展‘魂命星移’,让小主人成为了一个普通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附!”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充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:“没想到,你们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卑鄙恶毒之人!”

  “所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宁愿她继续睡在永恒之枢中,永远做个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活死人?”茉莉冷笑:“普天之下,唯有天毒珠能救她,而你也看到了,天毒珠已经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融合,普天之下,也唯有他才能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重获天日,你却连这么一点小代价都无法接受,可笑!”

  残魂久久无言,似乎难以反驳。

  “我毕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星神,无法使出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魂命星移’,再加上现在我无法肆意动用全力,‘魂命星移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打折扣,只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最后稍微有一点排斥,就几乎不可能成功。但你也看到了,她在潜意识里,对他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和抵触,主动接受了这个结果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制和逼迫!”

  “小主人记忆全失,心魂一片空灵,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之心,才被你趁虚而入,否则又怎么会遭此暗算!小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宗覆灭后遗留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和希望,如今竟然成为了一个区区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依附……我纵然魂飞魄散,也对不起我王……”残魂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区区人类?”茉莉淡淡冷笑:“虽然我无法确定你们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哪个上古种族,但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依附于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亏贱了吗!在我看来,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,还有你们一族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。”

  “荒谬!”残魂一阵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:“小主人身份何其尊贵,她目前还未长成,但潜力无穷无尽,待她完全成长,将足以超越我王,天下为尊!区区人类,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玄境,与小主人相比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!”

  面对越来越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茉莉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,她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区区人类?你既然知道‘魂命星移’,那也该知道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星神,‘魂命星移’一生也只可使用一次而已,而我却将这毕生唯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魂命星移’,用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如果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你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区区人类’,会有资格让我不惜为他使用这终生唯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源之力吗!”

  残魂:“……”

  “几年前,我也以为他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而已……不,那时候,他连普通都算不上,那时他玄脉尽废,就算在人类之中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物。我当时依从于他,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利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,解除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而已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很快我就发现,我完全错看了这个人。”

  “你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上古种族,也自然知道众神之界。诸神覆灭之后,不断有人类踏上众神之界,疯狂寻找灭亡的【逆天邪神】诸神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、力量以及传承,无数年之后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在众神之界建立,让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之领域,成为了获得神之血脉或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次神’领域。众神之界庞大无比,直到今天,还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其中寻找远古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遗留。”

  茉莉眸光一转,道:“我说这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告诉你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很多人找了几千年、万年、几十万年,甚至几百万年,也找不到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血脉和力量传承,九成九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身上只有一种神力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传承,整个神界,同时承载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三种神力。因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遗留越来越难以找寻,而且……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是【逆天邪神】孤傲的【逆天邪神】,有一种神力在身时,另一种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,会极其容易受到排斥,能三种神力共存,在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轰动全界,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”

  “但你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多少种吗!”

  “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灭之血、荒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、天狼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、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血、神魂和神诀、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、龙魂和龙髓……五种神力,共存其身!你现在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空间,如果你凝魂感应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足以感知到这五种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共同存在。”

  茉莉神色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有着众多真神遗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苦寻几十万年难寻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而他,一个凡人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,得到整整五种神力……而且仅仅只用了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”

  “……”残魂剧烈荡动。

  茉莉继续道:“这五种神力,三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我,但这三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都无法拥有。我当年费尽艰辛,夺得邪神不灭之血,甚至因此中了魔毒,险些陨灭,但最终发现,邪神之灭之血一旦融身,就会重筑玄脉,失去原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而当时他却刚好玄脉已废,我要完全恢复,又必须让他拥有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用半条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灭之血,最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所得,让他拥有了天下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玄脉!”

  “我哥哥一次天运眷顾,寻到了上古荒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,但尚未修炼至大成,便身魂俱陨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荒神之力相斥,无法修炼,但为了不让哥哥好不容易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从此消失,我在心魂之中铭印了荒神神诀……一次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和哥哥极像,我冲动之下,将荒神神诀教给了他,没想到他竟然短短时间内便直接入境,此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惊人速度连番突破。”

  “哥哥承载天狼星之力,又在机缘之下得到了专注于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神诀,我在看哥哥练剑时,无意间记下了小部分,但我同样无法修炼。但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我将基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神诀给予他,他仅仅用了不到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已融会贯通。”

  “至于凤凰和龙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寻到,并都得到了对方最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。五种神之血脉和神力,在他体内共同存在,从未有过半点排斥!我依附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存在多年,却始终无法寻到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茉莉眸光直视着明显处在震惊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:“除此之外,你苦寻无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不但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且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完全融合。我还可以告诉你,除了天毒珠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还有另外一件玄天至宝!你,现在还觉得,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‘区区人类’吗?”

  残魂沉默了很久很久,然后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天……运?”

  “没错,他似乎有着强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运。就连他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废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气运,否则,我绝不可能把邪神不灭之血给予他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另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、成长速度也极其惊人。如果这种气运能够持续下去,那么,他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将无法估量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跟随于他,也将受泽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运!说不定,会有一个远比你期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。”

  残魂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气运这种东西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虚无缥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每个人,都有幸运之时,也总会有遭遇厄运之时。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你可以谓之气运加身,但我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玄舟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年,我一直在观察着他,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百生都难以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厄运,他却扛了下来,而如果扛不下,他必死无疑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气运,也都付之虚无。我更愿意相信,他拥有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拼命,和有着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气运,或许存在,也或者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被假想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谁能够揣测气运?就如谁能够揣测天道?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唉。”残魂一声叹息:“罢了,魂命星移已成,事已至此,已无法更改,我也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。我称他为‘区区人类’,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时之气,我观察他两年,相比于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气运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之强,让我无法不惊叹。小主人已经醒来,她虽然被动依附,但至少她自己没有排斥和悲伤,对他还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,像当年一样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心欢笑。我看得出,他也不会欺凌于小主人……或许,我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应该没什么可愤怒和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了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