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80章 残末之魂

第480章 残末之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到底在哪里?”

  云澈停住脚步,转身看着四周大喊道。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耳边发出。

  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出现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时辰,空间会出现越来越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,眼下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一片安静,云澈也自然不用急着离开。这半年以来,他一直都想弄明白,那个不断响起,而且明显只针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哪里。

  和以往一样,他喊出之后,许久都没有收到回应。

  云澈目光开始扫视四周……刚才他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切,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距离自己很近。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会随着距离而衰减,灵魂传音也同样如此。他几乎可以确定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距离自己应该连十步都不到。

  云澈缓步走到高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目光细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扫视着每一个角落,这时,一抹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闪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定格,落在高台靠着墙壁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。这点红光,云澈在进入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便已发现,并且还找到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,但由于他当时根本没有能力将地砖轰开,所以虽然好奇和惊异于红光,而且隐约感觉下方似乎还暗藏着某个空间,却也无力去探知。

  云澈走了过去,站在当初所寻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位置,身体俯下,从脚下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缝之中,他看到了丝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光芒从地下闪烁射出,时隐时现。

  云澈沉吟一番,然后手凝玄力,一拳砸向了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。

  砰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被弹起,反馈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和声音都在证明着这个石板似乎并不厚……至少要比自己用了半年才轰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他不再犹豫,坐下身来,凝神静心,左手冰夷,右手凤炎……整整半年,他超过八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重复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因而整个过程中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与操控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心应手。

  没过多久,冰夷与凤炎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融合成一朵微微摇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火焰,随着云澈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覆,冰炎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上。

  让云澈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远远比他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几乎只有一张纸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厚度,冰炎落下之后,这层石板就如一块被迅速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,在冰炎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冰炎向周围蔓延,一直将石板毁灭出一个近一尺宽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圆缺口才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。

  目光透过冰炎毁灭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缺,云澈看到了下方果然暗藏着一个空间,空间之中闪烁摇曳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这下面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那个声音,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空间里传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一尺宽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,勉强足够云澈直接跃下去。

  云澈犹豫了好一会儿后,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前移脚步,从缺口跳了下去。

  这个隐藏在高台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并不高,云澈只跃下了不到两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脚下便已踩到了冷硬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。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传来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依然紧起,他抬眸看向前方。

  这个空间并不大,纵横不过十丈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度,里面一片空旷,一尘不染,唯有这个空间正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立着一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团。

  这个光团大概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那么高,呈现着标准的【逆天邪神】圆形,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时强时弱,但整体上比较柔和,也不带有任何攻击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走了过去,站在了光团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虽然并不强烈,但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郁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无法进入光团之内半分,但直觉告诉他,这个红色光团之中,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。

  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太古玄舟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久远,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久远到你无法想象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经历了如此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代,这个光团依然在释放着红色光芒,可见其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非同寻常。

  云澈伸出手臂,试探着伸向这个光团。

  “不要碰它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脑海中响起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顿时一滞,手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,身体如触电一般迅疾后退。

  “哼,没搞清楚状态就敢伸手去碰,你想死吗?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个光团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问题。无数年未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团,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让他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尝试着伸手碰触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冒然。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光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屏障,”茉莉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它看上去毫无攻击性,但如果你敢冒然碰触,它会立即反击……它最低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,都足以让你死上几万次!”

  能被茉莉用“极强”二字而而形容,可想而知这个红色光团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茉莉那句“它最低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,都足以让你死上几万次”,也并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危言耸听。云澈心里一咯噔,脚步再次退后了一步。

  “你……终于……来了……”

  飘渺如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这个地下空间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响了起来,而这一次,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传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无比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。不仅云澈听到,就连茉莉,也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这个声音比之刚才还要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仿佛就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传来。云澈迅速扭头看向四周,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旁边,忽然缓缓映现出了一抹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影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一身白衣,身姿略矮,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,还有微微佝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证明着她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早已步入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怔了一怔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出声音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身影很模糊,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一缕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烟,似乎一阵清风就可以吹散。

  在进入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茉莉就和他说过召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灵魂体……和茉莉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体。但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体单用眼睛去看,和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毫无区别。而且由于依附于他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还可以触摸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和触摸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无异。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灵魂体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虚虚渺渺,如风中残烛。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守护者……守护者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……”老人发出轻渺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灵魂传音,她要好久才能发出一次,而面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,她似乎并无障碍:“我一直在寻找你……已经寻找了你……很久……很久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寻找……我?”云澈指向自己,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寻找……天毒珠?”

  “没有错……我驾驭着玄舟……跨越着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只为寻找到天毒珠……”

  “等等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惊容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现在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艘巨大玄舟?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你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受我驾驭……但……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我同样身中魔毒……每一息都在毁灭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灵魂……为了能存留守护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……我舍弃了身体和八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只留一缕残魂……也无力再驾驭玄舟……玄舟便依照着我最初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印记……不断穿梭于固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周而复始……三百年一轮回……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也一直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着……时至今日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也已临近枯竭……”

  “好在天可怜见……在我残魂之末……玄舟覆灭之末……我终于等到了你……”

  云澈嘴巴微张,快速消化着老人字字轻缓,又字字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。这个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人所控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老人,以前竟然有能力驾驭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!而玄舟固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百年在天玄大陆出现,固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百年穿梭着一个个固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个老人?

  “‘残魂之末’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”茉莉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悯:“这个残魂马上就会消散了……不会超过百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能在残魂消逝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百息找到一直在找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似乎也并不需要可怜。”

  百息之内?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他看着老人薄雾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问道:“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为什么要寻找天毒珠……我能为你做些什么?”

  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老人没有察觉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让她欣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守护者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……也早已被世人所遗忘……无须再提起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主人……她身中可怕魔毒……混沌之间……唯有天毒珠可解……为不让魔毒扩散……小主人被封入了‘永恒之枢’……”

  “永恒之枢?”

  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越来越飘渺:“混沌动乱……神魔恶战……苍穹颠覆……神恸天哭……我带小主人驾驭玄舟逃离……‘永恒之枢’封锁了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和灵魂……也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于混沌之间……从而让她躲过了那场覆天之难……只要以天毒珠净化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……她便可重新醒来……我悲苦一生,也可终得善果……”

  魔毒……魔毒!?老人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个字,让天毒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气息微乱……因为她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魔毒。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魔毒中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种——弑神绝殇毒!也同样只有天毒珠才可以净化消弭。

  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轻,内容,也开始显得有些混乱,她不想说出自己和“小主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与来历,却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诉说着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与片段。而她本就薄如轻雾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也在这时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薄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守护者,为了更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,她不惜放弃身体和八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一直守护到了残魂即将完全散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刻。云澈无法不为之动容,他看了一眼那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团,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小主人’,就被守护在这个光团之中吗?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如果它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小主人’,而且不会对我个人造成伤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会试着竭尽全力。”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