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78章 苍月女皇

第478章 苍月女皇

  冰炎脱离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附着在了石门之上,没有力量轰鸣声,也没有凤炎和冰夷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就连半点声响和力量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都没有,就那么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熄灭,消失。

  而冰炎所附着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部位,多了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凹陷!

  这个凹陷向内呈现着无比之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半球状,其中平整光滑到了极点,堪比最完美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镜面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世上最精湛的【逆天邪神】工艺打磨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凹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。之前,他开启炼狱,使用最强攻击,甚至震断了龙阙,才打出半个指甲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,让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一丝从这里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曙光,而现在,冰炎所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几乎已经清楚看到了自己走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!

  “很好!”云澈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攥紧双手:“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顶多几百次,就可以轰出一个足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!”

  云澈再次张开双手,燃烧凤炎,凝结冰夷,但一次,融合还未开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眩晕,玄脉之中也泛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乏力感。玄力和精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他犹豫一番后,收起了凤炎和冰夷,然后闭目凝神,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起玄力和精神力。

  半天过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精神力也总算恢复巅峰状态,开始重新``融合起冰炎。这次,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似乎比上一次要稍微短了那么一些,随着他把冰炎轰向石门,位置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凹陷。顿时,随着冰炎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与毁灭,之前那个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凹陷在宽度和深度上都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扩大,但依然光洁如镜,毫无粗糙和菱角。

  在这个已禁锢了他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唯一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脱离这里。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基本全部用来融合冰炎和恢复玄力与精力上。每天都在重复着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和流程……不知不觉间,他融合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越来越快,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最多融合两次,但一天三次,再到一天四次……五个月之后,极限状态下,已经能够一天勉强融合整整五次之多!

  比之最初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融合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与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都下降了数倍。

  而且这个过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精神力也被很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着……

  天玄大陆,苍风国。

  此时,距离云澈葬身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来,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。云澈在太古玄舟中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苍风国也早已变得大乱不堪,硝烟四起。

  苍风国国都,苍风皇城。

  “女皇陛下,大事不好了,新月城已完全沦陷,慕容城主和镇淮大将军相继战死,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弟子自发组织起来抵抗……也全部战死……现在,新月城、苍火域、厚土境……已全部失守……”

  噩耗传来,让在场所有人都勃然变色。苍风府主东方休惊声道:“怎么会这么快!新月城那边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整整四十万守军吗!”

  “回东方府主,昨日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城队伍中忽然多了四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们据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……四十万守军,一大半,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下……半个新月城,也已被烧成废墟了啊!”那个满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士卒一边说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嚎啕大哭。

  四个霸皇……

  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苍风国有着极高权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但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之下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面无人色,全身冒汗,心中甚至生出绝望之感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全部聚焦在了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苍月一身金衣,头戴紫金冠,站在城楼之上,眺望着南方,似乎看到了来自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情硝烟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威严依旧,美眸一片平静,新月城失陷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。

  她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温婉柔弱,生命里只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苍风最高权力,在战乱之中引领着所有苍风子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女皇。

  她转过身来,凤目扫过众人,声音平淡如水:“众位,新月失陷一事,你们可有话要说?”

  众将面面相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月站出来言语。神凰帝国实在太强大,苍风国与之相比,国力悬殊到了基本可以称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壤之别,和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根本不能被称作战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面倒的【逆天邪神】屠杀与碾压。从神凰帝国突然入侵到现在才不到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苍风国超过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疆土失陷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主城也已全部陷落,用不了多久,它们就会攻到苍风皇城之下……不要说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强大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也基本不可能有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在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面前,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谋略和战意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妄。

  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之中,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,起身喊道:“皇妹!这场仗,我们根本不可能打赢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抗,除了徒增伤亡,根本毫无意义!神凰帝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军压境,用不了多少就会兵临苍风皇城,我们现在及早投降,平息这场战争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!”

  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二皇子苍夜……不,随着苍月登基为帝,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也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王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出,在场一些将领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顿时露出愤怒……而这些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小部分,绝大部分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烁起来。因为苍夜说出了他们憋在心里已久,却不敢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放肆!”苍月一声怒斥:“国难当前,新月城陷,你非但不心系国危,怒恨神凰,反而当众喊出投降这等耻辱之言!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让本皇失望了!”

  苍夜看了一眼周围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咬了咬牙,厉声道:“皇妹!神凰帝国有多强大,苍风国在几年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存在,我们都心知肚明!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抗,根本毫无意义!如果我们投降,主动迎接神凰军,战争可以马上停止,神凰帝国收纳我们苍风国后,不但可以让我们活命,还会给予我们不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苍月女皇柳眉斜起,勃然大怒:“苍夜!你身为皇室亲王,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,不知廉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!你难道忘了神凰国军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在我苍风疆土上肆虐?你难道忘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子民为了捍卫疆土而失去生命?你难道忘了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如此国仇家恨、无数英烈尸骨面前,你竟然如此贪生怕死,甘为亡国之奴……”

  苍风胸口剧烈起伏,显然失望愤怒之极:“念你初犯,本皇暂且忘记你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如果你再敢说出半点丧我皇室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本皇绝不饶你!”

  被苍月当着所有重臣之名如此怒骂,苍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阵阴暗,他咬着牙,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吼道:“皇妹!本王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贪生怕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我苍风皇室,为了在场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家安危,为了整个苍风国啊!神凰国所到之处,各大宗门纷纷投诚,就连萧宗这等宗门都主动迎接,极力表忠……有命才有一切,能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时之辱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丈夫……而且皇妹你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之帝,只要你主动投降,说不定神凰皇室还会依旧封你为苍风之主,否则,你就只有死路一条。命运天差地别……皇妹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再执迷不悟了!”

  “混账!”苍月女皇彻底大怒,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变得冰冷刺骨:“来人,将苍夜给我押下城楼,当众问斩!”

  苍月此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,顿时十几个老臣慌忙站了出来,但他们还未来得及开口,苍月便已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谁敢求情,一并株连!”

  两个金衣侍卫顿时飞身而上,将苍夜牢牢押住,向后拖去。苍夜绝没想过苍月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斩他……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哥哥,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王。他一边挣扎,一边嘶声吼道:“你……你敢杀我?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亲王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兄……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皇室血脉着想,你凭什么杀我……你若杀我,怎么对得起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!”

  “本皇若不杀你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不起父皇,对不起我苍风皇室列祖列宗!我苍风皇室出了你这等贪生怕死,甘为人奴的【逆天邪神】败类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耻辱……不用拖下去了,现场即刻斩首!!”

  “皇妹……你……等等,皇妹……啊!!”

  哧……

  随着金衣侍卫利索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起刀落,苍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从脖颈上飞起,洒血飞出,然后砰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地,拖着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咕噜噜的【逆天邪神】滚出很远。

  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都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下,那些走出来想要为苍夜求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双腿一阵发颤。苍月登基之后,苍风玄府在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引领之下完全效忠于她,掌控着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帝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也就等同于掌握着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杀大权,纵然苍夜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王,她要杀,也无法敢阻拦和不满。

  “苍风可以轰轰烈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灭,但绝不会屈辱的【逆天邪神】苟活!苍风灭,本皇死,只要本皇有一口气在,就誓与神凰帝国死战到底……你们,可还有人要投降?”

  苍月女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每一个人,声音带着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和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随着她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在场上百重臣全部慌忙跪下,噤若寒蝉,再无人敢提“投降”二字。

  东方休站在最前方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苍月女皇,心中一声长叹:他长伴苍万壑身侧,苍月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看着长大,在皇室这种四处透着硝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一汪清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静水,一朵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花。她厌恶纷争,从不以公主身份欺凌任何下人,温婉善良,不要说杀人,从小到大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小动物,都从来不舍得伤害。

  她和云澈成婚之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不过问皇室之事,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整颗心完全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在云澈去了冰云仙宫后,她日日倚窗盼望,不惜向身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宫女请教,悄悄去学会着各种妻子应该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只在想着如何能成为云澈最最优秀和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如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杀伐果断,威凌天下,有时甚至心狠手辣,冷面无情。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婉,全然消失不见。

  两年前,云澈葬身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来,苍月当场昏迷,一病不起,三个月后,神凰帝国三百万雄军强闯边境,大举进犯,苍风从此大乱,岌岌可危……又三个月后,苍万壑遭遇暗杀,临终之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找不到继承皇位之人……那些皇子平日里勾心斗角,想方设法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苍万壑面前表现讨好,做梦都想着能继承皇位,但那时神凰帝国大军入侵,苍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必亡之境,又谁愿意当这亡国之.君?躲都来不及。

  而这个时候,还沉浸在云澈葬身之痛苍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床前,以自己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主动抗下了这个亡国之际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任。苍风皇室历史上,从未有女皇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苍月继位,所有皇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一反对,反而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东方休还记得,那时,苍万壑抓着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双目含泪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一句:“月儿,苦了你了……”然后便目光定格,老泪滑落,死不瞑目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苦了她了。她同时承受着亡夫之痛,亡国之难……换做普通女子,根本不可能扛的【逆天邪神】下。但她却扛下来,继位之后,她没再流一滴眼泪,性情也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变……或者说,国难之前,她不得不变。

  她如今在位一年半,所经历、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比之苍万壑在位几十年还要多。而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和帝王之姿,也已根本不下于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。一言一行,都饱含帝威。

  东方休不知道该欣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该心痛。

  “封将军,你立即带领麾下所有铁骑向南进军,同时传音大漠领主耿万里,让他放弃西北,即刻起程向南……日夜兼程,十五日内必须在新月城北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兽山脉会合!然后分隐万兽山脉两侧,待神凰军到,左右伏击!”

  “切记!万兽山脉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向里,玄兽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凶猛,所以隐在外围即可,绝不可深入!”

  提到万兽山脉时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在颤荡……因为当年他们互生心意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万兽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共患难之中。

  “末将得令!”一个身穿银甲,全身威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武大将出列行礼,然后抬首问道:“皇上,耿万里若要南下,会经过天剑山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要他再度向天剑山庄求助?”

  苍月女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秀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蹩,她目光转向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声音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千年之前,我苍风先祖,与天剑先祖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之交,两人互相扶持,一掌天下权,一掌天下势,并相互血誓,共生共亡,若一方面临灭亡之危,另一方必须倾力相助……当年,我苍风皇室动荡,父皇遭奸人下了蛊毒,他们不闻不问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仁不义,但那时皇室并非面临存亡之危,他们尚可原谅。”

  “而如今,苍风亡国在际,两年之间,已向天剑山庄求援九次,甚至不惜卑躬屈膝,他们却闭起山庄,从不理会。他们既已绝义,我们何须再自取其辱!”

  封将军缓缓点头:“末将知道了,末将告退。”

  “等等!”苍月女皇转身:“虽已恩断义绝,但天剑山庄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再去一趟。”

  苍月女皇声音落下,手中已铺开一张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丝绢,她指凝玄力,在丝绢上快速写动……

  “无义之恨,漠视之仇,本皇铭记!若此番苍风未覆,苍风与天剑再无往恩,永为仇敌!”

  苍月女皇书写时并没有遮掩,稍微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看得清楚她在丝绢上写了什么。写完之后,她将丝绢一叠,交到封将军手上:“派人前往天剑山庄,不用去见任何人,直接将它丢到天剑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山脚之下!无论苍风此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存是【逆天邪神】亡,本皇此言,绝不收回!”

  看着丝绢上俊秀中透着帝威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迹,封将军重重点头,将丝绢收好,快步退下。

  苍月女皇目送他离开,然后转过身去,看着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远方,没有人知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之女,云澈之妻,纵然身死,也绝不会污了家族和夫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!”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