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76章 龙阙断裂

第476章 龙阙断裂

  云澈自己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了一个格外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他忽然感觉不到了疼痛,听不到了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仿佛一下子全部消失了……他感觉自己仿佛正在轻轻飘浮着,自由遨游在无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空之中。天地之间,混沌之中,仿佛只剩下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磅礴无际,又温和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气息争相向他涌来,包裹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修复着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恢复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淬炼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。这些天地之气让他熟悉又陌生,要远远比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……不,应该说,虽然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,但却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气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告诉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,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了!!

  而且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和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次突破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。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层面之内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而这一次突破,那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一个层面,到另一个更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境界突破!

  当初,在他突破至大道浮屠诀第三境时,茉莉也曾告诉过他,大道浮屠诀每三重境界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分水岭,前三重可算作初期境界,进入第四重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踏入了中期境界……而以凡人之躯想要踏入第四境界,将比登天还难。

  但此时,距离上一次突破还不到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便已成功踏入了这个茉莉口中“比登天还难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第四境!!

  大道浮屠诀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靠战斗,也全然不依附于玄力而存在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主要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悟和理解。这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基本每一息都在运转之中,而且超过八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处在最大程度,最高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运转状态,所吸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地,多到了难以计数。潜移默化间,他与天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流,对大道浮屠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悟也一直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加深中,终于成功突破了第四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瓶颈,踏入了大道浮屠诀另一个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也在更高层面大道浮屠诀的【逆天邪神】洗礼下脱胎换骨,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脱胎换骨。

  随着云澈大道浮屠诀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他伤势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顿时加快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以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愈合着,茉莉透过云澈愈合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,清楚看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之中……分明掺杂上了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。

  “大道浮屠第四重……传说中‘圣躯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步,他居然只用了不到五年,比哥哥还要快……”

  茉莉低声轻念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居然有些失神,纵然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也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然于云澈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。前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云澈虽然每次都要提前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稍稍惊讶而已,而这一次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以“震惊”来形容。因为大道浮屠第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和前三重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……虽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和这十八个月地狱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淬炼有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但茉莉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这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悟性,还有气运——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混沌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和眷顾。否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换做一个同样体质、同样实力,但悟性和气运相对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人,在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中,别说十八个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八年,甚至一百八十年,一千八百年,都极难获得大道浮屠第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在告诉着茉莉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,还有气运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。

  两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淬炼完成,头顶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消失,全身外伤内伤也全部愈合,他眼睛睁开,眸光亮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一点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一闪而过。

  “很好。”茉莉极其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赞许:“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突破到了大道浮屠第四境,已经可以吸纳更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之力。大道浮屠第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,可以让你平添十万斤的【逆天邪神】臂力,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和恢复能力,也丝毫不亚于龙神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。和龙神血脉结合之下,你虽然力量上还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但身体强度上,已经完全不亚于一个半步帝君!恢复能力上,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!”

  “你现在,应该可以相对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‘炼狱’状态了!不过你虽然进境惊人,但也不要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尝试开启‘轰天’境关。”

  大道浮屠第一境,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千斤臂力;第二境,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八千斤臂力,第三境,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万斤臂力,而到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四境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一个巨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跃……平添十万斤臂力!身体强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虽然无法直观感受,但必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臂力相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幅度。

  以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体魄、恢复能力和大道浮屠境界,普通空间乱流,将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,他可以毫无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其中,甚至成天睡大觉都没有关系。

  云澈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轻盈无比,目力和听觉也都变得更加敏锐,他意念稍动,身体便漂浮了起来……玄力突破入天玄境后,他也终于有了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连续跨越八个等级……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八级!

  一年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从地玄巅峰,跨越至了天玄后期。

  云澈唤出龙阙,抓在手中……两万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之前双手握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感,而此时单手抓在手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不存在一般。这十八个月炼狱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他没有白白承受,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比之刚入太古玄舟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短短十八个月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,足以让任何人震惊失色,但云澈却没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喜悦,因为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十八个月自己经历了什么。

  “太古玄舟停了吗?”云澈看着周围,向茉莉问道。

  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停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停在了什么地方。”茉莉回答:“但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现在该关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你现在需要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离开这个地方!”

  “你有两个选择……如果你懂得筑阵之法,你可以试着去修复石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。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,那么,你就只剩下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破开石门或者墙壁!”

  云澈会不会筑造玄阵,茉莉当然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,所以,云澈想要离开这里,也只有轰开石门这一个方法。

  但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砖一石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上古时代,其强韧程度可以说超出了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。云澈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历了十八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乱流,身体被损伤了无数遍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躯和大道浮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已经死了无数次,而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砖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……但视线无论落在哪里,都找不到一丝裂痕和破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云澈虽然实力暴涨,但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开无数年空间风暴都留不下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……怎么看都太不现实。

  不过,想要离开这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他必须尝试,说不定,就会有奇迹出现。

  云澈抓着龙阙,感受着身上强大到自己都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道:“我这段时间,力量和玄力都暴涨了好几倍,说不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对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造成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哪怕一次只能造成一小块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,持之以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总有一天能完全破开。”

  “那你试试看吧。”茉莉声音平淡,好整以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石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强韧程度,她自然要比云澈看的【逆天邪神】透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就连云澈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层面,她也要比云澈自己还清楚。

  云澈向前一步,站在石门前,轻吸一口气,焚心开启,双手举起龙阙,然后眉头一拧,玄气聚起,一记“陨月沉星”砸了过去。

  叮!!!!

  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耳如同被钢针刺入,在剧痛中短暂失去了听觉,而庞大到远超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袭来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瞬间麻木,龙阙脱手飞出,“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墙壁上,又弹落在地,云澈也直接飞出,后背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上,直撞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七晕八素。

  从这股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后,云澈便差不多能判断出自己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比之以前有了多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而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下,他除了大脑和气血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受到半点实质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。他迅速上前,目光落在龙阙和石门撞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……而那个位置,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滑如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一个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白点!!

  虽然这个白点小到不认真看都会忽视,但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一个白点!

  而且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,这个白点也并没有复原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一下子升腾起了喜悦。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其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点,但已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明,这个石门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牢不可摧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已经有了对它造成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那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。

  何况刚才,却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!

  “哦。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也落在那个白点上,除了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,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。

  “说不定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将这个石门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开。”云澈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空间风暴停止,实力暴涨,如今又看到了脱离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云澈无法不激动。他手掌一伸,龙阙已自行飞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他双手抓紧龙阙,目中闪动着自信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“炼狱!”

  云澈身上亮起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,气息瞬间变得狂暴,双目之中,也亮起鲜血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色,凤凰炎也在时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燃起,迅速蔓延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剑身。“炼狱”状态开启,身体虽然依然有些沉重,但比之以往那种山岳在身,五脏几乎要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,他相信如果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突破到了王玄境,说不定就能和“邪魄”、“焚心”一样,随时随地毫无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直维持。

  “这次,我一定能轰出一个小缺口!”云澈自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道:“每次一个小缺口,总有一天,我能轰出一个足以我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缺口!”

  声音落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已膨胀到了极点,他一声大吼,凤炎燃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全力轰下……

  “滅天绝地!!”

  轰!!!!!!!

  石门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完全塌陷,整个世界都仿佛震荡了一下。云澈已做好了承受巨大反震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,在龙阙与石门碰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瞬间麻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忽然感觉到双手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轻……

  叮………………

  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流逆转而来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让他大吐一口鲜血,后背再次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上,撞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比刚才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龙阙也再次脱手,但这一次,龙阙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了两截,飞向了两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中,荡动起一声悠长哀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其实吧……在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设定里,龙阙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夜星寒用日月劫给斩断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被夜星寒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章,我居然把这茬给忘了!!所以只好在这里断了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