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73章 天玄之境

第473章 天玄之境

  “哼,还算不错,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活了下来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释重负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完全被血色淹没,看不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顶上,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一直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着,毫不停歇的【逆天邪神】吸纳着天地之气……而云澈也绝不能让它停歇,否则,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就会被空间乱流撕成碎片。

  在过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中,也曾有不少人因各种原因没能离开太古玄舟。他们之中有霸皇,甚至有一个帝君。霸皇在其中,用尽全力也没有一个能撑过三百息。而那个帝君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支撑了十几天便被撕碎。短时间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乱流,霸皇或帝君可以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抗下,但这种分毫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风暴,再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或帝君都无法一直支撑下去。

  但实力远远逊色于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活了下来……虽然活得无比痛苦和凄惨,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已几乎被他全部咬碎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每一息都仿佛处在荆棘炼狱之中,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撕裂和扭曲着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部位,换做一个意志力稍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算能支撑下去,也宁愿选择死亡来获得解脱。

  时间就在炼狱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中持续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已经根本感觉不到了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速……在疯狂压榨着自己所有意志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支撑中,他全然不知道,时间已经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个月。

  整整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,浮屠塔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没有过半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。如果现在告诉他他已经在这种环境之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没死,他自己都不会相信。

  这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不断飞洒、再生,皮肉不断碎裂、再生,玄力不断消耗、回复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这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次数,要远远超过他两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总和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直站着一个一身红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玲珑身影,这一个月,茉莉都没有回到天毒珠之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变化。在云澈坚持到第十天时,她便已经足够惊讶,以为他会随时支撑不住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又一次超出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云澈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就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顽强……更何况,他还被赐予了龙神之魂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自己并不能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但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力必然会持续下降,无论护身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速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的【逆天邪神】运转速度,都一直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着,但空间乱流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却始终没有任何衰减……但云澈却依然能保持不死,维持在损伤和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平衡之中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强度,还有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程度,都在这个过程中,以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暴涨着。

  “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程度提升了足足三倍。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持续损伤和持续再生刺激了龙神之髓,让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中龙神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浓度越来越高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气息,也比之之前浓郁了近两倍……比我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夸张。”

  茉莉目视云澈,低声自言自语着。随之忽然淡淡一笑,低语道:“看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果然没有错。”

  但纵然有龙魂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也彻底触及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开始剧烈摇晃起来,头顶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旋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越来越慢,最终,塔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都暗淡了下去,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。

  茉莉纤眉微动,以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口吻和姿态厉声道:“云澈,好好听着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考验你意志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不想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给我拼尽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持下去。如果你能坚持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那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就有可能完全适应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乱流,再也不受其影响,到时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也会变得比一个帝君还要强韧!整个天玄大陆都没有多少人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你!而如果你坚持不下去,你就只能死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他摇摇欲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在茉莉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之下勉强清醒了几分,头顶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屠塔再次闪烁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。一小会儿后,他发出了模糊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一……年……”

  茉莉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这种情境之下支撑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在你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,我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绝世强者,包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他们为了成为强者,经历的【逆天邪神】磨难要比这艰难和残酷千万倍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根本无法想象!而强者之所以能成为强者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能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磨练,能以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和意志力完成常人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!”

  “如果你因为‘不可能’、‘绝望’或‘无法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’而不愿意拼命去坚持,那么,你不但永远成为不了超越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强者,还会就此死在这里!连未来都不会有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直击心灵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动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也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倔强执念和傲气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唤醒。他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,闭合了近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一下子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,眼眸之中一片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

  几乎完全沉寂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再度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涌上,浮屠塔释放出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,极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吸纳着天气之地,也让他破损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再次进入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状态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让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顿时缓和了几分,但她知道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她言语刺激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短暂激愤,很快就会再次濒临崩溃边缘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更为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崩溃。以云澈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础和实力,能坚持到这种地步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想要就这样坚持一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于登天……而茉莉等待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应该会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。

  这时,云澈忽然感觉到,自己拼命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一下子中断,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完全失去了控制,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躁动起来,甚至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也没有涌出,反而如被什么牵引一般返回向了玄脉之中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在玄脉之中凝成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旋,狂躁无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着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: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砰!

  躁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旋忽然炸开,与此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也闪耀起如星辰般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蓝光芒。随之,一股股浑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从他玄脉深处蜂拥而出,如洪水一般迅疾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了全身各大筋脉,玄脉开始了快速舒张,经脉也在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注入之下收缩舒动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动着。

  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呈现稀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,而此时云澈内视之下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白!就如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白浆一般,其浓郁程度胜过之前不知多少倍。扩散向身体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,也随之强横了数倍!让云澈身体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和压力一下子暴跌,身体回复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顿时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了受损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赤、蓝光芒交相辉映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眼明亮,云澈原本疲惫不堪,几近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一下子变得无比清醒,整个人如同忽然重生了一般。他感受着玄脉、玄气、身体和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内心洋溢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气息外放,他对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都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就连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,都变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可怕。

  突破!!

  从地玄境,到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!在这噩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灾难下,在地狱般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之下,短短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便突破了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正式踏入了天玄之境!

  云澈在惊喜中迅速收敛心神,全力对抗空间风暴。大境界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玄力和精神力全部完全恢复,处在一个顶峰状态,在地玄境界下都能依靠大道浮屠诀勉强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可以说应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松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少,开始缓慢露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、身躯……到了后来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和伤痕才刚刚出现,便很快消失。

  虽然,这个过程中云澈依然每一息都不啻于承受千刀万剐,同样必须集中精神,不得停止,但比之之前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“不错,比我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早上一些。”茉莉低声自语,随之,嘴角忽然勾起一丝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看起来,需要增加些难度了!”

  茉莉嫩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伸出,虚空一抓,顿时,一个数尺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出现在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在出现之后,都会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消逝,但这个空间裂痕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张开,别说消逝,就连收缩都没有。茉莉身体一闪,踏入空间裂痕之中,随之她身躯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没入,空间裂痕顿时消失。

  而一切,凝神对抗空间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自然没有看到,茉莉也不会让他看到。

  下一瞬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另一个空间出现,周围时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黑暗,时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斑斓。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夹缝,亦可以称之为……空间隧道!一个常人根本不能理解,更别说摹灸嫣煨吧瘛寇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它在这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隧道中极速穿梭着,不知要穿梭向何方。茉莉目光锁定太古玄舟,手掌抬起,掌心红光闪现,然后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打在玄舟之上,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在这太古玄舟面前,就如沧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沙尘般渺小。

  但就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碰触到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整个太古玄舟瞬间便完全被红光所笼罩,庞大到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动力下,它在空间中穿梭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骤然加快……其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乱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大幅度加剧。

  “这样应该差不多了。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再次一划,又一道空间裂痕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她刚要踏入,忽然,一个妖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:“喋喋喋喋,居然有人类敢踏入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女娃娃!喋喋……本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几万年没有品尝过新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了。”

  茉莉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脸上依然挂着与年轻和精致到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完全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:“食坤兽?”

  食坤兽,生存于空间夹缝,以空间为食,偶尔会吞食进行空间穿梭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是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量极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超高等上古异类玄兽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