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70章 凤神再现

第470章 凤神再现

  古苍、凤横空等人基本在同一时间被上古玄舟排出,然后出现在了太古玄舟正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……也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城之中。一众长老和皇子早已等在了那里,看到凤横空等人出现,他们连忙迎了上去,一顿问候。

  凤凰神宗一同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出现,凤横空迅速扫视周围,却发现少了两个人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。他沉眉道:“雪児还有大长老呢?怎么还没出来?”

  古苍真人仰头看了一眼空中还未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冷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古某的【逆天邪神】徒儿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还没有出现,他们和我们在太古玄舟中所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不同,或许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会有偏差。”

  凤横空缓缓点头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认同了这个想法……因为夏元霸、凤非烟、凤雪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留在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自由行动,而没有加入到探索队伍。

  夜星寒和姬千柔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与凤横空他们同时出现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有些低沉,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扫了他一眼,随之撇开,一副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都与我无关的【逆天邪神】悠然神情。

  一听这话,凤熙辰连忙向前,道:“古苍真人,贵弟子在太古玄舟开启后不到两个时辰就出来了,现在正在丹殿之中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微微一变,凤横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凝:“辰儿,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?朕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看着夏元霸进入了玄舟之内,怎么可能中途出来?”

  古苍真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情肃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什么重伤?现在伤势如何?”

  凤熙辰连忙道:“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受什么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昏迷不醒,而且全身完全感觉不到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被废了一样。”

  古苍真人脸色再次一变:没有创伤,全身没有玄力气息,难道……

  一直沉默不语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眉头挑了一下,心中顿时感觉到不妙。凤非烟死了,云澈和凤雪児也已不可能出现,知道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姬千柔,他只要稳住姬千柔,就不会有人知道太古玄舟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他完全没有想到,夏元霸竟然没有死……他之所以消失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前离开了太古玄舟!

  他也忽然想起,自己似乎在不久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听说过皇极圣域有一种可以干涉太古玄舟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玉石,但数量极少,珍贵无比,没想到夏元霸竟有一个……不过想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玄脉,夜星寒忽然又觉得这似乎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凤横空想了一想,刚要开口,忽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玄光闪动,一个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缓缓出现,看到这个玄阵,古苍真人面露疑色……因为这个玄阵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玉石中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传送玄阵。

  玄阵之中,映现出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让夜星寒脸色顿时一变,随之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中带着狂喜。

  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,视线中是【逆天邪神】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耳边是【逆天邪神】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但这些,凤雪児都仿佛完全感觉不到,她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抬首看着苍穹……她明明就身处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却显得无比孤寂。

  苍穹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也在这一刻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。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一下子彻底失去了焦距,两行清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在脸庞上缓缓滑落,眼前,她所能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最后一刹那云澈那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孔,耳边,一遍一遍响动着他轻柔似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

  雪児……等我……

  “云哥哥……云哥哥……”

  一声低泣,每个字都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撕裂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。她闭上了眼睛,就如一只失去了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,向后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了下去。

  “雪児!”

  凤雪児现身时,凤横空大呼一口气,喊了两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得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回应,他正在奇怪,便看到她竟然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了下去,他顿时大吃一惊,然后冲过去将她扶住,刚一碰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他便脸色骤变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封凰禁阵!”

  “什么!?”一听这四个字,所有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之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,他们齐齐围了上来,感知到凤雪児身上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之上,每一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骇然失色。

  “怎么会!”凤熙铭咬紧了牙齿:“封凰禁阵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宗惩罚犯下弥天大错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而用,怎么会出现在雪児身上……而且以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全宗又有几个人能让她中封凰禁阵!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惊恐:“封凰禁阵只有我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能够使用,而和雪児一起在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大长老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……大长老怎么会……”

  凤横空迅速扫了周围一眼,发现凤非烟依然没有出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……因为凤雪児从小到大,别说被人伤害,连被大声斥责都没有过,而现在竟然有人对她使用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了封凰禁阵。他脸色铁青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说不出话,猛吸一口气,双手火焰燃起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源力毫不吝啬的【逆天邪神】注入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……不多时,凤雪児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凰禁阵无声粉碎。

  昏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也在这时悠悠醒转。

  “雪児!”凤横空收起凤凰炎,把凤雪児扶起,强忍怒气,心疼而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在太古玄舟里到底发生什么事?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凤雪児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面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苍白,一双美眸涣散无光,凤横空连续呼喊了好几遍,她都毫无反应,仿佛丢掉了魂魄一样。直到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忽然碰触到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害死了云哥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害死了云哥哥!!”

  凤雪児忽然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近乎撕心裂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竟透着一种让凤横空无比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杀意……他身为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这辈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感觉到恨意和杀意。而她所指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他连忙扶住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沉声道:“雪児,冷静下来,告诉父皇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”

  古苍目光扫视四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态,让他已隐约猜到了什么,他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夜星寒一眼,声音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公主,平缓心境。”

  古苍真人平淡无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无上玄力,如一缕清风抚过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缓慢平复。她没有再情绪失控,但心灵依然痛苦让她无法呼吸。她咬着嘴唇,一丝鲜血从唇角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滑落,一直流淌到她白若凝脂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颈。

  她从绝境中脱离,离开了太古玄舟,回到了凤凰城,回到了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脱离了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……

  但这一切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换来。

  他明明可以自己安然无恙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险境……从一开始就可以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却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带着她逃亡,为了她不惜彻底得罪夜星寒,甚至最后……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换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

  云哥哥……云哥哥……

  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被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干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泪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蔓延成海……她第一次知道,原来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,原来,悲伤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和折磨……她闭上眼睛,眼角蔓泪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泣魂:“大长老背叛了我们,他早已向日月神宫投诚……夜星寒想要占有我,大长老出现,却忽然对我出手,让我中了封凰禁阵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和大个子哥哥救了我……云哥哥带着我,逃到一个古堡之中……夜星寒想要逼死我和云哥哥,云哥哥把可以逃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给了我,云哥哥他……他却……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断断续续,声音不断起伏,但人们依然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说完最后一句话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再度浮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瞬间远远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心灵如被万箭穿刺,眼前顿时一阵模糊,再一次……昏倒了过去。

  “雪児!”凤横空扶住凤雪児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他在察觉到凤雪児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凰禁阵时,便已想到了凤非烟……因为没有深入玄舟内部,暗中保护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唯有凤非烟。没想到,这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想竟然成为了现实,而且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可怕千万倍!

  与他一起长大,同辈之中他最为敬重、信任甚至依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哥,竟然……

  种种迹象都表明,四大圣地似乎都已经知道了凤神离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原来,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!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,将这事告知了日月神宫!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和出卖了凤凰神宗。

  如果凤非烟背叛,他还勉强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,凤雪児差点遭到毒手,甚至最后差一点点就永远葬身在太古玄舟之中……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碰触了他绝不能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,彻底践踏了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。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恨让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都几乎要炸开,他怒视夜星寒,声音微带颤抖:“夜星寒……你……给朕……一个……解释!!”

  所有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夜星寒身上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充斥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阴狠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日月神宫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他们早已齐齐涌上,将他当场撕成碎片。凤雪児,她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。

  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虽然看上去还算平静,但目光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隐含愤怒。姬千柔侧着身体,目光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着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花,凌坤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凤凰神宗和夜星寒身上来回变动,眉头也紧了起来。

  面对凤横空随时可能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夜星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都没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眯成一条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缝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凤凰宗主息怒,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做法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过激了一点,但这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太喜欢雪児妹妹,所以一时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略有冲动,凤凰宗主也年轻过,相信一定会理解。”

  “理解?”凤横空气极反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已完全变成赤红色,两团凤凰火焰在瞳孔中剧烈摇曳,显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入了极怒状态:“那么朕现在杀了你,相信你们日月神宫,也一定能够理解了!”

  “杀我?哈哈哈哈!”夜星寒大笑了起来,毫无畏惧之色,反而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与嘲讽:“好啊!那凤凰宗主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出手试试看啊。啧啧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没有了凤神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能在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之下,存活多久呢?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年,还有一个月呢?”

  凤横空和凤熙铭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陡然一变。

  “住口!”一个凤凰长老厉声道:“你对雪公主下毒手在先,显然居然出言亵渎我族凤神大人!我族凤神大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,有着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世代守护我凤凰一族,永远都会存在!你真以为我们凤凰神宗,会惧怕你们日月神宫吗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夜星寒再次狂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刺耳:“你们这些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悲哀,被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耍的【逆天邪神】团团转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早就已经死了好几年了,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,还把这个早已死了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搬出来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笑掉大牙,哈哈哈哈……如果不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尽可以问问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简直信口雌黄,一派胡言!”众凤凰长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浑身发抖,但夜星寒那过于嚣张和姿态和笃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让他们心中无法不骤起阴影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向凤横空时,却发现他脸色铁青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没有出口反驳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剧震。

  难道……凤神大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……

  “凤神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凤非烟亲口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夜星寒阴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四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早在两年前就得到了消息,可笑你们自己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还不知道,还活在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假象里。你们也不好好想想,如果你们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没有死,那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为何要为我们日月神宫卖命呢?”

  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没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还会多少敬畏几分,没有了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啧啧……”夜星寒撇撇嘴:“这个‘神’字,也该去掉了,别说和我日月神宫抗衡,简直让我们正眼相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这种状况,我看上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们整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你们不但不领情,居然还要杀我?凤凰宗主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杀我啊!!”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如一把毒刃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了每一个凤凰神宗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他们看着凤横空,声音颤抖:“宗主,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凤神大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  凤神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祖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靠山、信仰和精神支柱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支柱倒塌,凤神神宗也就倒塌了大半,不但威慑力暴跌,整个宗门也会人心大乱。但到了此刻,这件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瞒住。凤横空仰起头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道:“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何方小辈,竟然妄自污蔑本神已亡!”

  一个威压,平和,又隐含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从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传来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入每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然后带着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穿透力,回荡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、血肉、骨骼……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这个声音,让所有人全身一震。与此同时,一股浩瀚无边,如同苍穹倾覆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降临而下,仿佛笼罩了整个大地,在这股磅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之下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僵住,心脏骤紧,就连强如古苍,都感觉自己就如山岳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粒沙尘般微小。

  凤横空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一时间震惊、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哆嗦:“这……这个声音和力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,在这时忽然出现了两道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,随之,这两道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如两道微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般缓缓睁开……张开一双镶嵌在天际,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眼瞳。

  凤凰之瞳!!

  (本章完)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