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69章 雪児……等我……

第469章 雪児……等我……

  “这个……混蛋!!”

  云澈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,以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出了那个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机。夜星寒已经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离开,但云澈心却也完全沉入了谷底,他迅速起身,唤出龙阙,全力轰向石门。

  当!!!

  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几乎将耳膜撕裂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让云澈双臂剧痛,好不容易平缓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险些完全崩裂,他踉跄着后退,然后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跌倒在地。

  “云哥哥!”凤雪児挪动身体,抱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你有没有事,有没有受伤?”

  云澈目光落在龙阙和石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落点上……那里别说崩裂,连一个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小缺口都没有。他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一口气,手臂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垂落下来。

  “云哥哥……”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想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凤雪児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他……“云哥哥”

  这三个字,对此时她来说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支撑。

  “对不起,雪児,到最后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逼到了这种地步。”云澈苦笑一声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凤雪児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对不起云哥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,云哥哥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护我,根本一点事都不会有……”

  来自凤凰之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滴滴而落,轻轻打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云澈转过脸庞,看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许久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雪児,你怕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透着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,但眼神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她熟悉,又让她在不知不觉中迷恋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我会怕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哥哥在一起,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很害怕。”云澈闭上了眼睛:“我害怕再也见不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妻子……害怕没有人保护他们……害怕无法完成爷爷托付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愿……我害怕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小仙女,还有我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我害怕……很多事情……”

  “而现在……在我眼前,我最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失去生命。”

  轰隆隆……轰隆隆……

  空间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强烈,轰鸣声也经久不绝。

  龙阙被云澈丢下,他双手分别握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目光看着上方,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你知道吗,我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爱惜自己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自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曾经,我为了让自己活命,毒死了很多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多到你连想象都想象不到,那里面,有很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”

  凤雪児摇头:“我只知道,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无论谁告诉我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人,我都不会相信。”

  云澈笑了起来:“雪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就像水晶一样,即使当初我那样欺骗你,你不但没有揭穿,反而主动教我凤凰颂世典,还在昨天,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帮助我……在你面前,我沾染着无数肮脏和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几乎无地自容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我灵魂之中嵌入了一枚明珠,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几乎都没有勇气去碰触。”

  “云哥哥……”凤雪児不知道云澈为什么会对她说这些好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但每一句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赞美和珍视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满足而温暖,但同时,又有一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。

  “所以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你死……至少现在,我宁可死,也不会。”

  “……云哥哥,我会永远记得你今天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就算死掉,去了另外一个世界,也不会忘记。”凤雪児轻声呢喃。被困入无法摆脱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,再有不到一刻钟,死神就会真正来临,面对即将来临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,她本来应该有恐惧,还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但到了此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反而变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都感觉不到。她知道原因……因为身边陪伴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决然,他伸出手掌,眉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焰印记忽然闪亮起来,他看着凤雪児道:“雪児,闭上眼睛。”

  凤雪児依然把眼睛闭合,云澈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在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部位,顿时,凤雪児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也出现了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……和云澈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印记。

  “啊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凤雪児睁开眼睛,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嘴唇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境和第六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。”云澈说道:“快把它们先铭记下来。”

  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五重与第六重,凤凰神宗五千年来梦寐以求而不得,如今终于有人得到。虽然时机很不恰当,但凤雪児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顺从,闭上眼睛,收敛心神,将进入心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印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铭印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不到半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凤雪児便已睁开了眼睛。云澈微笑着道:“雪児果然比我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冰雪聪明,这样一来,最多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雪児就能将它们融会贯通。”

  空间开始了持续了震荡,而且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越来越大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塌陷。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平静,他注视着凤雪児有些迷蒙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接下来我要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一定要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听,好吗?”

  “嗯。”凤雪児点头:“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都会听。”

  云澈微微而笑,道:“四大圣地显然都已经知道了凤神逝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你昨天在排位战赛场展露实力,也让他们会更加确信这一点。接下来,你们凤凰神宗将很有可能会面对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和危机。我不知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会怎么应对,也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雪児,离开这里之后,你一定要好好修炼这六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获得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自己。”

  “除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和爷爷,不要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任何人,包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皇兄,因为说不定就会有其他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迫于压力和对自己前程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,而向四大圣地投诚……无论如何,你都要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安危放在第一位,因为对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,你们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还有我来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比整个凤凰神宗都重要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宗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遭遇了无法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灭顶之灾,我希望雪児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宗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去逃离,让自己活下来……雪児,这些,请你一定要答应我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凤雪児微张着粉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,有些不知所措:“离开这里……之后?我们,还可以离开吗?”

  “总之,你先答应我。”云澈眼神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刚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都会听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凤雪児轻轻点头:“那……我答应。”

  云澈笑了起来,他向凤雪児伸出小指:“那我们像上次一样……拉钩!”

  凤雪児伸出自己白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,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扣在一起,然后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扣越紧,看着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他们同时想到了第一次小指紧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景,都轻轻笑了起来。云澈微笑着道:“既然已经拉过勾,就代表雪児答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永远都不能抵赖。”

  “嗯!”凤雪児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:“我答应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定会做到。云哥哥,你也不许赖掉带我一起去看雪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哦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轻荡,他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将挂在脖颈上,夏元霸交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玉石拿了下来,然后动作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挂在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凤雪児用手掌托起玉石,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玉石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晶莹剔透,但在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雪肤光之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黯然失色。

  云澈把手掌放到凤雪児手心上,然后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攥住那块玉石,他留恋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容颜,音若轻风:“我答应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一定会做到……三年后,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极雪域,我会和雪児一起去看无边飞雪。三年后,雪児在那里等我,好吗?”

  轰隆……轰隆……轰隆隆……

  空间如同沸腾了起来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之下,云澈和凤雪児不但被甩动着。太古玄舟终于到了关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倒计时。凤雪児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心中充盈着越来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蒙,还有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:“等你?云哥哥,为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等你呢?”

  哧!!

  一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,出现在了云澈背后不到三尺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依旧平静无比,仿佛此刻,这世间已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扰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轻轻收紧,随着“乒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轻响,手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玉石破碎,顿时,玄光耀起,一个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出现在了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这个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还有那种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让凤雪児忽然预感到了什么:“云哥哥,你……”

  “雪児……等我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轻缓而平静,但落在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却如玄雷一般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心神彻底大乱……甚至在一瞬间濒临崩溃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和心痛在全身所有部位蔓延,她伸出手掌,想要抓住云澈,却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经模糊,而自己与他越来越远……越来越远……

  “云哥哥……云哥哥!不要!!!!”

  随着她一声杜鹃泣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、景象都远远而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完全模糊在了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异彩之中……

  轰隆隆……咔嚓……嘶啦……轰……

  空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暴.乱,整个世界,仿佛走在了濒临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云澈手臂放下,抓起龙阙,将龙阙抱在怀中,闭上了眼睛……

  轰………

  整个太古玄舟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仿佛一瞬间完全粉碎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遍布了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一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爆起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血花,整个人直接变成了一个染满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人,似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躯,在这一瞬间被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绞成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……

  此时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晨时分,在这时,神凰城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忽然一下子变得明亮了很多,人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望去,发现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,那个停留了半年之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已经完全失去了踪影。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