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68章 绝境
  夜星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被压了整整六个时辰后,才狼狈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从葬花吟中脱离.他原地泄一番后,却依然不死心,全力追了上去,然后和云澈一样在好奇之下进入这个莫名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古堡之中……在这个时候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放弃了能找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没想到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就这么从天而降.

  但现在,一堵石门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住了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唾手可得的【逆天邪神】猎物.任凭他全力攻击,直震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手臂剧痛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别说被破坏,连一丝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都没有,位置也没有出现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.

  他全力打在这石门上,反馈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蚍蜉撼树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.

  夜星寒气急败坏起来,这种煮熟的【逆天邪神】鸭子忽然飞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难受到极点,他盯着石门,来回走动,试图寻找着能将其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机关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:"云澈,不想死无葬身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给我把门打开!"

  云澈没有回应,他闭着眼睛,调节内息,缓慢平稳着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.虽然他硬抗下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但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绝对不轻.身边,凤雪児伸出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擦拭着他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美眸之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疼……他受了这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能能让毫无抵御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连衣角都没有被伤到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她铭记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.

  夜星寒在周围转悠了十几个来回,都找不到半个类似机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他只能作罢,站在石门前,脸色一阵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后,声音忽然变得平和下来:"云澈,你不但坏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,还杀了我两个心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件事,都足以让我把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退一万步讲,就算你今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逃走,离开太古玄舟……哼!我也会不惜调动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对你展开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.到时候,不但不会有人有胆量保你,还会有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为了讨好我日月神宫去杀你,让你如一头丧家之犬,永无宁日,直到被碎尸万段!"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实情,云澈心知肚明.惹上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和惹上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.

  "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出来,就会被封死在这太古玄舟之中,就算你能逃出去,也同样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死路一条!"夜星寒阴测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"不过现在,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!只要你把这门打开,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交给我,那么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包括你杀我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都可以既往不咎!不但会放你离开,让你安安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太古玄舟,今后,也不会追杀你,我甚至还可以给你点好处."

  在绝境之中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无疑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力.云澈闭着眼睛,神态依旧,没有出声.凤雪児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轻声道:"云哥哥……"

  "我们不理他."云澈揽过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同样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.

  "本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,一言九鼎,说到做到.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机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少给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恩赐,你可不要想不开,自毁生命和前程!"夜星寒声音沉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实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焦躁.因为时间算来,还有不到一个时辰,太古玄舟就会关闭.到那时,他不但别想再染指凤雪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和卑劣行径也都很有可能会白白暴露,以后将再难有机会.

  他说了一大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里面连一点声音都没有.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得更加阴厉:"云澈!你就这么不出来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葬身在这太古玄舟中?哼,你一条贱命,死也就死了,但你没资格拉着凤雪児一起死!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可要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金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你要真想保护她,就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她交给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!"

  凤雪児用自己所能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严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"夜星寒!我凤雪児宁愿和云哥哥一起死在这里,也不要落到你手上!"

  "哦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."听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顿时出现了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:"你为什么要如此拒绝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夜哥哥呢?虽然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略微不光彩了一些,但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太喜欢你,太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得到你."

  "滚开!"凤雪児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喊着:"我非常……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厌你!"

  "雪児妹妹,你会不讨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."夜星寒声音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"我夜星寒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,不出三百年,我将成为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式宫主,成为整个天玄大6最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.也只有我,才能配得上雪児妹妹,也唯有雪児妹妹,才能配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我."

  "我可以现在就向雪児妹妹保证,在我们成婚之后,我会用尽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去保护你,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尊贵,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为了你,我甚至可以放弃其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."

  "我永远……永远都不会喜欢你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,比你好一千倍,一万倍!"凤雪児气愤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.

  "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?"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眯起,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起来:"你居然拿我和一个卑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相比?他在我眼里,就连路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只蚂蚱都不如.我要捏死他,真比捏死一只蚂蚱还要简单.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,你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聪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怎么会这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被蒙蔽,跟随于我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.你就算不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着想,那你也该想想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.你难道就这.[,!]么想让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,毁在你一个人自私又错误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上?"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对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无疑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.云澈睁开眼睛,轻轻抓住凤雪児有些冰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,摇了摇头:"他这种卑鄙透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任何话都不要相信.不管他怎么说,我们都不要理会他."

  "嗯."凤雪児轻轻点头.

  云澈再次闭目,全力恢复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.太古玄舟即将关闭之前,夜星寒一定会离开这个古堡,到时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和凤雪児逃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.夜星寒为了万无一失的【逆天邪神】保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在离开古堡后一定也不会离古堡太近.虽然会伴随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但他只要算好时间冲出去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概率也绝对不低.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好转一分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也会大上一分.

  云澈和凤雪児在石室之内,夜星寒在石室之外,局面一下子陷入了谁都无法进退的【逆天邪神】僵局.夜星寒用尽全力也无法破开石门,只有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诱惑,蛊惑和威胁,到了后来甚至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口大骂,但云澈和凤雪児却都再也没有回应他一句话.

  轰隆……

  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,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,以及整个空间,都忽然生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仿佛地震了一般.

  这个震动,让云澈精神一凝,而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脸色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变.

  "啊……"凤雪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一声惊呼:"云哥哥,不好了,我听父皇说过,当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开始出现震动时,就说明还有不到两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太古玄舟就会关闭."

  "两刻钟……"云澈抬目盯着石门,眼神变得慎重起来.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明显变得急躁起来:"云澈!再有两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太古玄舟就会关闭.如果你们再不出来,到时候就无法被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场排出,你们两个人就会死在里面,连尸体都会随着太古玄舟一起消失!"

  "出来,你们都能活!否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们全部要死!"

  "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关心一下自己吧."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"你自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古堡内部,就算我们到时候被逼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不去,你也一样要给我们陪葬."

  "陪葬?呵,多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明明你只要乖乖把门打开,只需要这么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你就可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下去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也可以活,你却偏要执迷不悟.自己愚蠢就罢了,还要拉上我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,我这辈子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!"

  "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信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."云澈冷笑道.

  轰隆……

  空间再次震荡,按照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经验和记载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临近太古玄舟关闭,空间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就会越高,到了最后,甚至会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,类似空间即将塌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震荡.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越来越阴,他转头看向庭院之外,快计算了一下自己从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到脱离古堡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"云澈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要么把门打开,要么……你们两个一起死!"

  时间一息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流过,每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,都仿佛伴随着死神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.云澈面色平静,但额头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冷汗遍布,因为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决定着他和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.现在出去,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如果在太古玄舟关闭之前不能出去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死.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半刻钟过去,空间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明显频繁了起来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焦躁,他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一次次确认着自己脱离古堡的【逆天邪神】路线和时间,然后猛吸一口气,再次吼道:"云澈,我再给你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机会!不想死……就给我把门打开!!"

  石室之中,云澈紧锁眉头,牙齿咬紧,一言不.凤雪児用力抓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眼神一片迷乱.

  轰隆隆……

  空间一个剧烈颤动,让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大幅度晃动了一下.而此时,距离满十二个时辰,只剩下最后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.

  这个时间,就算云澈现在把门打开,把凤雪児交给他,去掉逃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也已经根本来不及得逞.他脸色一阴,全身颤抖,愤恨而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"很好,那我就成全你们!我既然得不到,亲手毁了也不错!!"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忽然意识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做什么,猛然起身吼道:"住手!"

  他声音未落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已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石门右侧,落点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控制着石门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玄阵.

  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冲击入玄阵之中,玄阵顿时骤闪光芒,然后完全破碎,散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在半空中缓缓消失.

  玄阵被毁,石门也彻底锁死,无论内外,都已无法打开.

  "哈哈……哈哈哈哈!给我永远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死在里面吧!!"

  毁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断了云澈和凤雪児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也完全断了夜星寒染指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.夜星寒出一声泄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,满脸愤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度向外冲去,很快便落下石梯,直冲古堡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.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