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66章 神秘声音

第466章 神秘声音

  这个高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下面一定藏着什么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也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空间。不过如茉莉所说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想要将这个高台破开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云澈找了一圈周围,也并没有找到类似机关开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只有作罢,重新走上石梯。

  石梯很长,云澈走了很久,才堪堪走了一半。

  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谁……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猝然停止,迅速转头看向四周:“谁?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说话!?”

  “啊……云哥哥,你怎么了?”安静伏在他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被他吓了一大跳,有些惶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目光扫视四周,心神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凝于双耳之上,他低声道:“雪児,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
  “刚才?”凤雪児迷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。

  刚才,云澈分明听到了一个无比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那个声音很微弱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又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飘渺,让他完全分不清声音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个方向传来,又或者……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?

  “茉莉,刚才那个声音,你有没有听到。”云澈凝眉问道。

  “完全没有。”茉莉回答: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连茉莉都没有听到,这让云澈都不得不怀疑自己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幻听。他收敛心神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原地,目光扫视周围许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没有听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云澈继续抬起脚步,向石梯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走去,许久之后,终于来到了这个古堡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层。

  青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墙壁、青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板和顶板,一切都和第一层别无二致。云澈没有再继续向上,径直走到一个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之前。

  石门之后,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工整简洁,类似庭院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里面有石桌、石凳,还有着一个个同样青黑色,大部分已经破损的【逆天邪神】瓦罐。庭院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八个规则分布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,云澈走了进去,站在其中一个房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前,试探着用手一推。

  顿时,石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右侧,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玄阵闪烁而现,随着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动,石门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动打开。

  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门,应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设下了这种玄阵,用来方便开启和封锁。不过,这些小型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常微弱,连你都可以轻易毁掉。但能从上古时期存在到现在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难得了。设下这些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都绝非寻常。”茉莉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里看上去,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云澈走进石室之中,里面摆放着一张石桌,两个石凳,一个类似柜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架,还有一张足够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床。其他房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布置应该也大致如此。这个古堡如此庞大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估计整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到来都能住的【逆天邪神】下。

  云澈转过身,发现在石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有一个小型玄阵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,时隐时现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和云澈推门时显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位置相同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玄阵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里面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在外面只有碰触石门时才能看到。

  “你用玄力触动这个玄阵试试。”茉莉忽然道。

  云澈依言伸出手掌,将一股不强不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打向玄阵,顿时一声轰隆,原本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猛然闭合。

  “果然如此。”茉莉说道:“在里面触动这个玄阵,可以将石门完全锁死,变得只能从里面打开,而无法从外面打开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适合用来自守。上古时期,各种妖魔兽怪横行,这种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守手段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普遍,但,如果被人从外面把玄阵破坏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把自己都封死在了里面。”

  “雪児,我们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  云澈走到那个石床旁,然后依墙坐下,精神松弛之下,疲惫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如洪水般袭来。他并没有松开凤雪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换了个资格,依然将她抱在怀中……他完全可以从天毒珠中拿出被褥铺在石床上,然后让凤雪児躺上去,不敢显然他不舍得。因为就这么拥抱着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足以让任何男人迷恋到不愿放手。

  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谁……”

  刚刚坐下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轻微一个激灵,头也一下子抬起,如果说第一次还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或幻听,那这一次,云澈绝不认为那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!刚才那个声音,他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之前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在和我说话?”云澈精神凝起,大声喊道。这个太古玄舟之中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参天古堡,一个茉莉确信着绝无生灵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遗留之地,怎么会有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?

  “你又听到了声音?”茉莉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茉莉既然这么问,自然也说明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她依然没有听到。也就表示……只有云澈自己才能听到那个声音,那个声音,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递给云澈一人。

  云澈又安静了许久,都没有再听到那个声音,他沉眉道:“这个古堡之中,一定有人!只不过距离我应该非常远,但她能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那么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魂。”茉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残魂?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,似乎对“残魂”这种东西早已司空见惯:“而且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否则也不会连发出魂音都这么艰难。你不必去寻找她,她既然不惜消耗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力来与你对话,说明她对你似乎很有兴趣,也会再次主动和你说话,你得不到回应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魂力弱到了每说一句话,要等上许久,才能说第二句。”

  “云哥哥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……其他人吗?”凤雪児在云澈怀中抬头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摇头:“没有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雪児,你应该很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吧,我们现在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谁都找不到我们。”

  凤雪児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不累……云哥哥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累。”

  “我只要休息一小会儿,就能恢复过来了。”云澈微笑着道。龙神之躯,大道浮屠之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体力恢复速度,要比一般人快上数倍。

  两人安静了下来,在数个时辰不敢停歇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之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终于得以安定,云澈也总算可以好好感受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软玉温香,就这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雪公主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男人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幻场景吧。而雪公主就如一只柔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猫一般伏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没有挣扎和排斥,只有安然。

  “雪児,你们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离世了吗?”云澈轻轻出声问道。而这个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茉莉告诉过他,夜星寒和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更进一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。

  凤雪児沉默了一小会儿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三年前,凤神大人就仙逝了。十六年前,凤神大人之所以在我出生后选中我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知道自己寿命将尽,需要一个资质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。我跟随凤神大人十三年,得到了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传承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源力、魂力,它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,还有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恍然……怪不得,她仅仅十六岁,便有着半步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也怪不得她会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识别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还那么清楚两个凤凰之灵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。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虽死,但却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源力、魂力甚至记忆都全部传承给了凤雪児!让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点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她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和未来所能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更无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惊世骇俗。

  也难怪凤雪児在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如此之高,继承了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待凤雪児完全成长起来之后,她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个凤神!对于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,凤凰神宗自然要保护到极致!决不能让她在长成之前有半点夭折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凤神仙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只有父皇、大长老、太子哥哥,爷爷、太爷爷,还有我……一共六个人知道。父皇说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宗门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,就连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不可以说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第二年,四大圣地就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试探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好像都知道凤神大人已经不在了一样,父皇也很愤怒和不解,一直猜测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感知不到了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才会试探……没想到,竟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悲伤,她依然没能从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中缓和,同时也无法不担忧着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没有了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慑,凤凰神宗一定会在四大圣地再无顾忌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之下举步维艰——五千年来,凤凰神宗能在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如此迅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,隐隐有达到圣地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头,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

  云澈心中叹息,却并不觉得太过惊讶。在任何一个势力,最容易产生异心,往往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万人之上,一人或有限几人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因为这类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多,距离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也最近,甚至洞悉着整个势力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劣势,从而在某个恰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极其容易产生异心。如果凤凰神宗一直这么强盛下去,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心或者到死都不会苏醒,但凤神消逝,他为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惶恐不安,从而在权衡之后,选择在尽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向日月神宫投诚。

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夏元霸在场,他已经帮夜星寒达成了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让倾注着凤凰神宗最大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落到夜星寒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没关系,这样也好。他们这次不但没有得逞,反而完全暴露。否则,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晚,反而会越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。”云澈安慰着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凤雪児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声: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哥哥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已经……已经……父皇知道后,也一定会很感激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父皇他不再杀我就不错了。”云澈笑了一笑,他可不相信凤横空让凤非烟单独行动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护凤雪児,杀他,必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之一。不过他又转念一想……凤横空在知道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之后,必然也会压力倍增,还有与日月神宫撕破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到时候,他或许也没有心思去追杀他了。

  “四大圣地现在都已经知道了凤神逝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也应该都知道了你继承了凤神之体,夜星寒对你有企图,其他三个圣地也或许会就此盯上你。”云澈闭上眼睛,有些心疼和担忧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弱,根本没有保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否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我说不定会直接把你从你父皇手中抢走,让你们宗门和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找不到你。”

  “嘻……”凤雪児展颜而笑:“云哥哥这么想保护我,我好开心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要把我抢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说不定会不反抗哦。”

  “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把雪児抢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雪児可千万不许……”

  “天……毒……珠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嘎然而止,那个神秘飘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第三次响了起来。而这次,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”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天毒珠!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这两天,本火星有大~~事~~要宣布。】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