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地464章 葬花吟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虽快,但比之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远。双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,十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已经被拉近到百丈之内。云澈抱紧凤雪児,牙齿紧咬,心念急转,苦思着脱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而这时,他忽然感觉到锁定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气息一下子中断,就连危险感也消失了大半。

  云澈快速转头,赫然发现,一个雪白飘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上空缓缓而降,挡在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股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也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前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路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姬千柔!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忽然一下子安定了很多,他猛一呼气,再度加快速度,直冲前方而去。

  “唷,小寒寒,这么匆匆忙忙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去哪里呀?正好人家闲来无事,要不要人家帮忙呢?”姬千柔捻着手指,眨着桃花眼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夜星寒,他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气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路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封死,再也无法前进一步。

  一看到姬千柔出现,夜星寒便感觉到了不妙,以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他绝不可能没有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如此巧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暗中窥到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夜星寒沉下脸道:“姬千柔,马上让开,不要坏我好事。”

  “啊唷,小寒寒好凶哦。”姬千柔一副委屈受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马上桃花脸又灿烂的【逆天邪神】绽开:“不过小寒寒生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爱,让人家都忍不住想要摸一摸……小寒寒,把脸伸过来让人家好好摸摸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夜星寒全身一抖,脚步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了一步,随之咬牙道:“姬千柔,我早就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某个地方盯着,果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你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不需要废话!你也知道我要追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马上让开,算我夜星寒欠你一个人情!否则……哼!你和凤凰神宗也没多少交情,犯不着因为一个马上要没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和我成为死敌!”

  “凤凰神宗?”姬千柔眼眸一转,然后花枝乱颤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你说凤凰神宗那个小姑娘啊?那个小姑娘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讨人喜欢,不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活,和人家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关系,人家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你和小澈澈追来赶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玩,所以忍不住跳出来,给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追赶游戏增加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而已,会更好玩的【逆天邪神】唷嗯哼!”

  “云澈?”夜星寒眉头一凝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解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姬千柔忽然强行拦住他居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凤雪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。

  夜星寒虽然有霸玄器在身,但也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如果他想要纠缠,自己就连从他手下逃走都不能。他沉声道:“那个云澈给了你什么好处?堂堂玉面妖君,竟然要给一个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小子卖命!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”

  “卖命?小寒寒说错了唷。”姬千柔晃晃手指:“人家说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加入到小寒寒和小澈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游戏而已,离这个世界关闭还有十个时辰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游戏这么快就结束了,那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可就没得玩了,多没意思嘛。咻——”

  姬千柔抬起右手,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之间,不知何时夹起了一枚妖艳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花瓣,他手指微动,顿时,那枚花瓣如被轻风托起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夜星寒,在距离夜星寒还有不到一丈距离时,速度骤然加快,一瞬间飞射而去,在空间划起一道久久不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线。

  夜星寒头部偏移,那道红色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贴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管飞过,那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骤然停止。他脸上竭力保持平静,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想杀我?”

  “啊呀,小寒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好吓人哦,人家怎么会舍得杀小寒寒呢。”姬千柔一脸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否认……他绝对有杀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而且在这个世界,还可以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后患。但姬千柔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必然有着日月神宫天君夜魅邪亲自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印记,夜星寒一旦死亡,他死亡前一段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和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都会马上传到夜魅邪心魂之中,让他知道杀死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姬千柔虽然狂傲不羁,但还不至于无忌到去招惹天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念。而且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牵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全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人恩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日月神宫与至尊海殿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。

  “不过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寒寒不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作为长辈,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训一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,小寒寒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呢,嗯哼。”姬千柔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夜星寒双拳紧攥,几乎气炸了肺。猎物刚才已近在眼前,他马上就可以夺得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血脉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助他成为未来大陆之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大助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非得到不可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而偏偏……这个姬千柔好死不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出来!

  “姬千柔,我平时敬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辈,所以一直对你礼让三分,你可别……给脸不要脸!”笃定姬千柔不可能会杀他,夜星寒心焦之下,语气也一下子变得无比强硬,想以自己圣地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威势压倒他。

  “啊哟哟……”姬千柔又岂会被吓到,他依然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人家这张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啊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家这辈子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,小寒寒给的【逆天邪神】碧莲……人家才不想要呢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夜星寒刚说一个字,忽然间眸光一闪,猝然出手,两团玄光闪耀而起,直攻姬千柔。

  “日月囚笼!!”

  夜星寒一出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玄技,势要在姬千柔猝不及防下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强行封锁。

  面对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攻击,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不变,就连嘴角那优雅媚惑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都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唯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根手指轻轻一晃,两枚玫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飘向左右。

  乒!乒!

  带着强大封锁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玄光在碰触到两枚花瓣时,便如肥皂泡般直接炸裂,带起激荡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向两周逸散而去。身处两股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姬千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发梢和衣角都没有被带起,他五指伸出,每根手指之上,都闪动着不同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看上去格外绚丽。他桃花眼眯起,娇笑着道:“小寒寒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乖啊,那人家可就要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训摹灸嫣煨吧瘛裤一下了哦。”

  “姬千柔,不要以为我怕你!我倒要看看,你今天能把我怎么样!”

  夜星寒目光阴狠,日月劫在手中铺开,全身玄光爆闪,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如海啸一般汹涌而出。

  “阴阳幻灭!……死!!”

  一白一黑两团玄光从日月劫上释放而出,在半空中交缠,呈两仪之状直轰姬千柔,所到之处,空间寸寸扭曲。

  面对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招,姬千柔依然面若春风,他手腕请扭,五指捻动,指尖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彩光互相交替,色彩斑斓:“小寒寒,要好好欣赏这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葬——花——吟……哦。”

  随着他唇间最后一个音符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姬千柔五指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彩光同时闪耀,顿时,黄色、红色、粉色、绿色、蓝色、白色、茶色……各种色彩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飞舞而出,如同忽然下起了一场绚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彩花雨。

  轰击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阳之力冲入了这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雨之中,然后竟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……在距离姬千柔还有数丈距离时,便已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。

  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,无声无息。

  “什……么!?”

  夜星寒很多次听过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但从未和他交过手,决然没有想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竟恐怖到如此地步!而这时,混合着浓郁花香味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吹起,带着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飞向夜星寒,夜星寒眼瞳一缩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撤,但他才后撤了一个身位,一股股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撕扯力就从身前传来……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每一片花瓣上传来!这些撕扯力之大,竟让他基本毫无反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一片片花瓣碰触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

  第一片花瓣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……那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花瓣,但那一刹那,他却分明感觉到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山岳压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让他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沉,而马上,第二片、第三片、第四片、第五片……越来越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沾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每多一片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便沉重一分,在几十片花瓣之后,他甚至已无法浮空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从空中坠下。

  而纵然落地,那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依然让他连站立都不能,将他强行压制到跪下……最后整个上身都被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在了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连头都无法抬起。

  “姬……千……柔!!”夜星寒脑袋贴地,以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咆哮着: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,如果哪一天你落到我手上,我……”

  一片花瓣直接贴到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嘴上,让他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姬千柔摇摇头,悲天悯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年轻人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容易冲动,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嘴硬,就不怕人家一生气,不小心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割下来嘛……脑袋被切下,喉管之中漫天喷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花……哦……那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人间最绝美,最让人陶醉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。”

  花瓣持续落下,逐渐铺满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,中心位置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算太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花堆,花堆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完全埋葬其中,连衣角都没能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。

  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缓缓浮空,口中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:“欠人人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讨厌啦。现在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还上了。也不知道小寒寒会被埋多久……咻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小寒寒抓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就不怪人家了哼,咯咯咯咯咯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