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62章 自轰!霸皇觉醒 下

第462章 自轰!霸皇觉醒 下

  ,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!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正要上前给夏元霸致命一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停住脚步,疑问道。

  忽然从夏元霸胸口闪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让夜星寒微微一怔,随之忽然间脸色大变,就连一直懒洋洋眯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也一下子瞪到了最大,甚至瞬间盈.满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:“霸……霸皇神脉!!”

  “霸皇神脉?什么意思?”凤非烟扭头看向夜星寒,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只存于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之中,凤非烟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  在他脸转向夜星寒时,也自然看到了他剧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心里顿时一咯噔,然后快回重新看向夏元霸……而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再次落在夏元霸身上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缩。

  原本奄奄一息,眼看着就要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竟在这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部位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身体,让他身躯、手臂,甚至头,都变成了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黄色!而当这种金色蔓延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位置时,光芒忽然变得强烈,随之骤然延伸……一刹那,他原本缺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连同手掌,竟一下子长了出来!!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完整整。

  “什……什……什么!?”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球差点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炸裂,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惊恐,最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随着金色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夏元霸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都在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度愈合,短短几息之间,他全身上百道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全部消失不见。他站直身体,睁开了眼睛……一双眼瞳,赫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黄色!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,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,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……全身上下,无一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金色!

  这见所未见,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,让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惊骇到了如同见到了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降临,他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,颤声道:“少……少宫主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这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皇极圣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……特殊玄功?”

  他说完之后,却没有得到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他一转头,赫然现,刚刚还在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数百丈之外,而且正以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度逃窜着……那个度,几乎已越了一个中期霸皇所能达到了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!而他刚才被夏元霸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所震慑,居然都没有觉夜星寒已狂逃而去。

  而他逃窜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凤雪児之前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远离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方向!

  凤非烟虽然完全不明白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到底生了什么,也不明白夜星寒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霸皇神脉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概念,但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傻子,也该明白能让夜星寒吓破胆的【逆天邪神】,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他退后一步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提气,便要全力逃离……但随之他身体一颤,脚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移动半分。

  因为那一个瞬间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被一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死死锁定,一股苍茫、强横、沉重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就如万座叠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岳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让他这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八级霸皇全身一动都不能动……他感觉到在这种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就连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还有苍穹和大地都被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力量!

  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他明明就要死了!他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油尽灯枯,被打个半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期霸皇,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……怎么会生这种事!

  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恐惧充斥了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任凭他疯狂运转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都无法移动半分……那种感觉,就如被钉在了铁架之上,随时待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囚徒!他只能瞪大越来越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看着全身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瞳孔时而放大,时而收缩。

  夏元霸脸上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全部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感情色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瞳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黄色,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瞳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抬起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……

  嘶!!

  空间被一道金芒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身躯,也出现在了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……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如龟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快布满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对眼球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垂下头部,开始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一双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手臂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……他比精钢还要强硬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手臂面前,就如豆腐一般被洞穿。

  “你……到底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……怪……物…………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在人世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一片漠然,他嘴唇未动,声音却从喉咙中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溢出:“你这等卑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居然也敢触怒于我……死!!”

  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爆,一瞬间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和玄脉完全摧毁,随之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凤非烟整个身躯直接爆开,散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肉血水,最远的【逆天邪神】,被炸裂到数百丈之外……别说全尸,连一根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都没有留下。

  血液一沾染到夏元霸金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便瞬间消失,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臂都毫无血迹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缓缓垂下,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向了夜星寒逃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但却没有去追赶,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就这么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倒下……

  噗……夏元霸重重扑倒在地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芒也全部消失,那股让天地都屏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也在他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全部消散。

  夏元霸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一动不动,就连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都完全失去。一直过了好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才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了动,手臂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上……这个对一个婴儿来说都简单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整整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终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抓到了脖颈上挂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块玉石,然后用尽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之捏碎。

  铮!!

  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闪耀起一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光,然后迅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带起了一个小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随着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随同玄阵在一瞬间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周围变得安静下来,但空气中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浓烈血腥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不散。千丈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一个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收回目光,出一声低吟:“霸皇神脉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了……哦?”

  就在夏元霸消失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刻,之前远逃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也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折返。显然,在夏元霸忽然爆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之后,他也就没必要再继续溃逃了。

  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度快若流星,转眼之间便已回到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看上去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惊魂未定,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视四周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满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和破碎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肉,而这些碎尸上还残留着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弱气息,证明着凤非烟已经死了……而且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,凄惨无比。但他不确定这些残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之中有没有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想到夏元霸之前为了逼出霸皇神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而不惜自轰,而现在又找不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那么,十之八.九,他也已经葬身其中。因为强行唤醒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无异于自杀,极有可能让自己爆体而亡,就算不死,也不可能有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竟然……出现了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!”夜星寒面孔因后怕而抽搐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听说过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疯狂逃离,那么现在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或许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

  “也难怪古苍那个老家伙对这个人这么看重……如果他没死,待他成长起来,皇极圣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不可撼动!还好他已经死了……父亲他们如果知道我无意间弄死了皇极圣域一个暗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,一定会对我大加赞赏!”

  夜星寒自言自语一番,在确定夏元霸只有已经死亡一种可能后,他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心来,至于凤非烟……虽然有那一点点可惜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用价值也压榨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了,而且也已经帮他达成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死了倒也无所谓了!

  夜星寒目光转向云澈和凤雪児之前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冷笑一声,玉扇一收,整个人如流光一般冲去,度至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六倍,在身后卷起着呼啸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飓风风暴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凤凰城。

  凤熙辰时而仰头看着上空已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,时而来回踱步,整个人焦躁不安到极点。七国排位战之后是【逆天邪神】探索太古玄舟,所以凤横空没有闲暇理会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他很清楚在太古玄舟探索完毕后,凤横空一定不会轻易饶恕他,而从昨日傍晚到今天上午,他也感觉到其他皇子,甚至普通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带上了各种异样。

  这时,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忽然玄光闪动,一个小型玄阵凭空出现,随之玄阵之中,出现了一个格外健壮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。

  “什么人!”

  烦躁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熙辰心中一惊,厉声喝道。但马上,他便现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影眼睛紧闭,毫无动静,而且面孔苍白之极,气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弱无比,简直和死人都差不了多久。他向前两步,一眼便认出,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皇极圣域古苍真人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弟子!

  凤熙辰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声呼喝,让守在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护法快步冲了进来,看到夏元霸,他们惊声道:“这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弟子吗?他今晨明明上了太古玄舟,怎么会在这里,而且看上去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到了重伤。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随时都有可能毙命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死在凤凰城,那事可就大了。凤熙辰额头上冷汗直冒,急声道:“快!快带他去丹房!吩咐万愈长老无论花费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都必须救活他!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门弟子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死在这里,皇极圣域怪罪下来,你们两个就等着顶罪陪葬吧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那两个护法全身一僵,然后慌忙答应,战战兢兢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夏元霸,直冲丹药房而去。

  【开始恶补更新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