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61章 自轰!霸皇觉醒 上

第461章 自轰!霸皇觉醒 上

  c_t;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翼天穹不但威力巨大,而且带有远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。月姬媚姬虽然都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力和玄力防御,但这在来自凤凰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技前依然被瞬间轰飞,落地时全部失衡,身上也被染上了炽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。

  云澈身影一晃,抱着凤雪児瞬间出现在了月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一剑砸下。

  砰!!

  月姬匆忙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被堪堪轰碎,她借力一个翻转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遁开,而一道冰冷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也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袭来,直刺要害,云澈迅疾回身一剑……连环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响起,三个人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开,周围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变得混乱不堪,充斥着灼热狂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云澈暗暗呼了一口气,若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握剑,他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在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袭之下将月姬一剑创伤,但一只手驾驭重剑,不但会威力大跌,就连攻击和反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打折扣,同时对体力和时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翼天穹冲击和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之下,月姬和媚姬两人本就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短衣短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破损不堪,难以蔽体。她们眼神中除了杀意,开始带上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慎重和警惕,她们本以为两人合击,完全能够轻易压制云澈,没想到才一交手,云澈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轰一瞬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险些让她们吃大亏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做了同一个动作。

  嘶啦!!

  破损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衣和下衣被月姬和媚姬全部伸手撕了下来,两具丰腴妖娆雪白身体一丝不挂的【逆天邪神】展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神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与杀气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褪去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一个正常男人瞬间心酔神迷的【逆天邪神】媚惑之姿。

  她们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云澈微微一愣,正以警惕和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着月姬媚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道:“云哥哥……不许看……不许看……”

  “她们又没雪児好看,我才懒得看!”云澈马上回应道,不过两只眼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两对不断上下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雪峰……吗的【逆天邪神】!不看白不看!不过话一说完,他才忽然意识到…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好像有点歧义。

  “云哥哥又没看过我不穿衣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怎么会知道……呜……云哥哥……你原来好坏!”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意思……”

  “呜……”

  裸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姬和媚姬缓缓向云澈走近,原本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媚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暗示着云澈可以随意享用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而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微微一荡,大脑也出现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眩晕,就连身体里血流的【逆天邪神】度都明显加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]

  云澈精神一凝,瞬间警觉……

  媚功!?

  而且居然不惜自脱衣服来配合媚功,这两个女人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啊。

  不过可惜……用错了对象!

  云澈保持不动,眼神变得越来越浑浊,浑浊之中带上了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痴迷,任由月姬媚姬步步逼近,直到她们近到十步之外时,云澈忽然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音:“雪児,闭上眼睛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,忽然绽放起一抹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道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影像闪现,伴随着一声威严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咆哮从天际而至,声震寰宇,云澈头顶三尺之处,忽然张开了一双如天空般深邃,如星辰般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之目。

  月姬媚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两张面孔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媚惑与媚笑瞬间僵硬,随之瞬间化作了强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瞳孔开始了急剧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全身如筛子般剧烈颤抖起来。

  以月姬和媚姬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在龙魂领域下,本不至于如此不堪,就算被震慑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分恐惧,也或许会留上三分清明,但她们却作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施展媚攻……媚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精神攻击,而龙魂领域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精神攻击领域,但区区媚功,岂能和龙魂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相比,在龙魂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震慑之下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媚功直接反噬,让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防御也跟着完全崩溃,从而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陷入龙神威压之中,心魂之中全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再无半点清明与反抗。

  云澈猛然冲上,龙阙毫不留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向月姬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粗钝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尖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了玄力防御至少下降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完全贯穿,然后剑身一撤一甩,一道凤凰火焰呼啸飞出,带着灼热气浪轰击在媚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然后从其后背传出……在她胸口部位轰出了一个脑袋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窟窿。

  龙魂领域仅仅持续了两息,便已被云澈快收起……因为龙魂领域每多持续一息,对他而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损耗。但短短两息对云澈而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足够,在龙魂领域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月姬媚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也随之倒下,身下很快积起大滩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。

  如果说这之前还能有那么些许回转余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杀了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人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看上去颇为宠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人,他和夜星寒,也便成为了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。而夜星寒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圣地之主,他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和整个日月神宫沦为了死敌。

  才刚刚从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中取得舆论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又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摊上了个日月神宫!!

  这草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!!

  而和凤凰神宗恩怨,他可以抗争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强硬,甚至取得了相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动,就算之后被凤凰神宗持续暗中追杀,他也毫不畏惧,而且甚至已经想好了各种应对和反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但,惹上一个日月神宫……

  那可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闹着玩的【逆天邪神】!!

  何况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阴毒狡诈,而且全身散着一种极度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择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货色!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螓被云澈护在胸前,不让她看到鲜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但从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上,她可以感觉到月姬媚姬已经死亡。她睁开美眸,贴着他胸脯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感受着他有些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哥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拖累了你……”

  “我说过,不关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云澈收敛气息道: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们就更应该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活下去……你也不用担心我,离开这里之后,我大不了去皇极圣域!”

  有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要进皇极圣域应该不会太难。皇极圣域作为四圣地之,日月神宫也绝不敢招惹,他在其中将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安全。

  而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能活着。

  说完,云澈重吸一口气,但玄力提上时,他大脑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阵眩晕,险些一头栽到地上……虽然只有短短两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领域,但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依然造成了巨大消耗,他用力一晃头,才勉强摆脱眩晕感,迅向前方遁去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砰!!!

  一团凤凰炎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炸开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远远飞出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落在地,他闷哼一声,又再次站起,但才刚一站起,便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单膝跪倒在地,许久都无法再站起来,道道血流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、手臂、躯体上争相流落。

  “这小子体魄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简单,居然抗了这么久都不死,居然还能勉强站起来。”凤非烟啧啧道。

  “不过可惜,皇极圣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玄功也就练了个三成火候。”夜星寒摇晃着玉扇,看向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已等同于在看一个死人:“能抗下刚才那一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,该送他上路了,本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没想到,我们两个联手,居然还浪费了这么多时间。本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宠幸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雪児了。”

  “嘿……死吧!”

  凤非烟先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然后低吼一声,燃烧着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猛然轰向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。

  夏元霸喘着粗气,眼神涣散,全身都被汗水和血水打湿,近三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模糊。在凤非烟和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联手之下,他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抗了近一刻钟,这已经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让人难以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逼近,夏元霸抬头,瞳孔中骤现出了凤非烟燃烧着凤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他目光顿时变得无比凶狠,大吼一声,遍布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里再度涌起一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一拳迎向了凤非烟。

  轰!!

  火焰爆开,气流炸裂,夏元霸一口血箭吐出,身体如断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风筝一般飞了出来……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闪过一丝阴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手中日月劫一挥,一道足有半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芒飞射而出,直切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。

  夏元霸重伤浮空,意识游离,在死亡玄芒来临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带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在半空中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了一下。

  哧!!

  来自日月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芒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纵穿而过……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左臂从身体上平平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切了下来。

  砰!

  夏元霸重重落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十几丈之外。血流如喷泉一般从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臂处喷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脸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扭曲,全身在痛苦中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痉挛着,但口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不出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

  “啧啧啧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顽强,顽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可怜啊。”夜星寒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夏元霸痛苦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可惜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顽强在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愚蠢。除了让本少玩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开心,让你自己多受点苦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用都没有。”

  失去了一只手臂,全身重伤濒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瘫在地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站起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瞳在重伤之下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严重涣散,连凤非烟和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,却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凶狠和怨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都没有减少。在夜星寒说话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然后做了一个夜星寒和凤非烟完全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。

  噗!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掌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剁在了自己左胸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道伤口上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划……顿时,那道伤口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开……撕裂到了能清楚看到胸骨,还有胸骨之下快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,以及,连着心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

  “嗯?”凤非烟冷笑一声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自杀?”

  “我绝……不会……让……你……们……伤害……姐夫!!”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让夏元霸每一个字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艰难和虚弱,但每一个字,却又带点没有半点折扣的【逆天邪神】凶狠和决绝,最后一个字落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也总算积攒了那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拳头抬起,将这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向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!

  砰!!

  这一拳极其之重,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来说,完全足以致命!重击声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部位响起之时,他全身剧震,一大团鲜血从口中和拳头之下飙出,眼神,也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去了焦距。

  而这时,一抹金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之下闪耀而起,随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在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离散下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开,他被撕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现出了一道完全变成耀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