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59章 包藏祸心

第459章 包藏祸心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受伤,但全身玄力都无法调动,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无法站立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住一样。云澈稍稍放心一点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怒视凤非烟:“凤非烟……你疯了吗!”

  “呵呵呵,雪児,我这么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好。”凤非烟一脸人畜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夜少宫主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之主,你若能嫁给他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,但我知道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不会同意这件事,所以我不得不稍微施点手段,待你在这太古玄舟之中完全成为了夜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让夜少宫主与你共享凤神之体,你父皇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答应,也得答应了。”

  云澈猛一咬牙,双拳暗暗攥起。任谁都不会想到,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同辈之中地位、声[望仅次于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核心人物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凤横空和凤雪児最为信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包藏祸心!而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势,也让他内心不断沉下……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似乎被什么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封锁,而自己和夏元霸,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和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在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面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根本毫无威胁可言。

  夜星寒想要霸占凤雪児,而自己和夏元霸,也极有可能会被杀人灭口!

  凤雪児神情悲伤,眸光迷蒙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身在梦境之中:“凤神大人逝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只有我……父皇……爷爷……太爷爷……还有你知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”

  “没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告诉了夜少宫主。”凤非烟直接承认:“而且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,其他三圣地应该也早都得到了消息。你那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在凤神离世之后,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怎么把这件事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瞒下去,却从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想没有了凤神庇佑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该寻找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路,纸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包不住火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有日月神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助,才能保我凤凰神宗万年之安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凤凰神宗未来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路!”

  云澈一声冷笑: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路?你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自己找出路而已!还不惜为此出卖整个凤凰神宗!简直卑鄙无耻到极点!”

  被云澈一阵喝骂,凤非烟也不生气,反而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没有了凤神,凤凰神宗势必会快速衰弱,搞不好还会成为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附庸,永远也别想再恢复往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盛。而只要我忠心效忠夜少宫主,嘿,相信夜少宫主感觉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心,定然不会亏待于我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,本少,最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这种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夜星寒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双目紧紧盯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他御女无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今天才知道,原来女人可以美到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他甚至感觉到自己这一辈子所染指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女子,姿容加起来,也比不上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仙韵。

  他双手伸出,十指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握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不及待,恨不能马上.将这个根本不应该属于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完全占为己有。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剧烈起伏,她这一生极少接触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下长大,从来不会知道原来世界可以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险恶。她闭上了眼睛,伤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着:“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哥哥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那个小子……你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……云澈?”夜星寒盯住抱着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目中投射出森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:“马上把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放开,然后滚远一点,本少还可以考虑留你个全尸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这等废物配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澈抱着凤雪児站了起来,眼眸之中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。这件事,原本与他和夏元霸毫无关系,但因为他们也在现场,那么就注定脱不了干系!夜星寒和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完全没有避讳他和夏元霸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已将他们两个视为死人!

  “云哥哥……”他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我中了封凰禁阵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宗中废除犯下大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所有玄力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玄阵……我有凤神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但接下来十二个时辰,也会变得毫无力量……我不想……被那个恶人……所以……云哥哥……请你……杀了我……好吗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紧,他看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眸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昏暗,曾经涟漪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,如今只剩下悲伤和绝望。他重重喘息一口气,把凤雪児更加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紧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,不要害怕,除非我死……否则,我不会让任何伤害到你!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恢复了几分神采,她脉脉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音若飘云:“云哥哥……”

  “找死!”见云澈非但没把凤雪児放下,反而抱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,夜星寒顿时勃然大怒……让他产生毕生最大**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他连衣角都还没碰到过一次,居然被这个他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抱在怀里!他手臂一晃,右手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扇。

  这把玉扇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身之物,它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扇子那么简单。在这把玉扇出现在夜星寒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就连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目光都颤动了一下……此扇名为“日月劫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承受了万年以上日月之辉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玉为主体铸造而成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天玄大陆仅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件霸玄器之一。凭借这把“日月劫”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至少提升三个等级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,他都有一战之力!

  日月劫寒光微闪,随着夜星寒手腕的【逆天邪神】甩动,一道月牙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骤闪而出,直射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玄光所到之处,空间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切开,带起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撕裂声。

  夏元霸高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,挡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磐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怒然轰出……一声巨响,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残月玄光当空炸开,而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背上也崩出一道一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夏元霸阴沉着脸,咬牙沉声道:“姐夫,快走……快走!!”

  “元霸……”

  “快走!!!!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暴吼,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全身一颤,双手也猛然攥紧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局势,夏元霸已经看清,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……看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和他身上那股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没有再矫情,咬紧牙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去:“元霸,不要死……记得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玉石……千万不要死!”

  以云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凤非烟和夜星寒面前根本不够看,留下来毫无作用,唯有死路一条,而让夏元霸抵挡,带着凤雪児全力逃离,他和凤雪児,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逃出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置身在了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中。

  云澈说完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一下舌尖,将目光从夏元霸身上移开,带着凤雪児向东方狂奔而去,他没有回头,但指缝之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溢出道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。

  “想走?”凤非烟一声冷笑,刚要追及,夜星寒却忽然抬手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们走了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好么。”

  凤非烟一愣:“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就凭云澈那个废物,能逃得出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?”夜星寒不屑而笑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带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跑的【逆天邪神】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就可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,送这个古苍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上路。他毕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期霸皇,要杀了他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不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现在玄力被封,一点保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小心被波及到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伤到了一根头发,本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凤非烟缓缓点头:“原来如此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少宫主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全……不过,这个夏元霸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问题吗?”

  “这艘太古玄舟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杀人之地,无论谁死在这里,都将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患。知道这件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你、我、雪児还有马上就会成为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而我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,马上就即将倒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胯下,而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就会被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种下永远不会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印,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、言语、意志,都将听从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永远不可能把这件事吐露给任何人……大长老,可还有疑虑吗?”

  “当然没有。”凤非烟阴测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那就要劳烦少宫主与我联手了,我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败他轻而易举,但要杀他可就有些难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小心被他遁走,可就有点麻烦了。”

  听凤非烟和夜星寒在那你一言我一语,夏元霸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作,唯有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鼓起,玄力在身体内部和身体表面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动着。听到两人没有准备分散去追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联手,以保证能置他于死地,他反而心中一喜……因为这样一来,起码他能一次拖住两个人,为云澈争取一点点逃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和机会!

  咔咔咔咔……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关节传来爆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血管高高鼓起,几欲爆裂,双目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坦然自若,基本将他视为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和凤非烟……

  姐夫,我终于有了保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和机会,这次,赌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无论如何……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!

  “送他上路吧。”夜星寒玉扇一晃,数十道残月玄光直飞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。

  “死吧!”凤非烟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喝一声,全身火焰升腾,漫天火海瞬间遮天蔽日,从天而落,瞬间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……

  【这周事太多,今天晚上还要去帝都,要周日才回。容我更新坑上几天,帝都回来后恢复每天2-3章。】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