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57章 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

第457章 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

  太古玄舟内部,一片荒芜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*

  又继续向前走了一个多时辰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荒原。如果要用两个字来表达云澈对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无聊!!

  除此之外,没有半点探索异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、紧张和神秘感,一眼望去,满目荒芜,连大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都看不到几块。偶尔窜出一两只玄兽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夏元霸一拳打的【逆天邪神】稀巴烂,根本没有他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……上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池秘境之行,有着漫天飞雪,有危机,有奇遇……相比之下,这里简直无趣到了极点。风景、奇遇,甚至连风险都没有。

  好在身边还有让人赏心悦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。

  “茉莉,你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云澈随口问道。

  “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荒芜的【逆天邪神】**世界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最初踏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基本上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绿地,其他地方尽皆荒芜,而且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荒芜。”

  “这说明什么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说明,这个世界正在死亡!”茉莉说道:“这个世界虽然还存在着玄兽,但你应该也发现了,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不但很少,而且种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外甲坚硬,且抵抗恶劣环境能力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!或许再过几千年,这些适应力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也会逐渐灭绝。到时,这个世界,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

  “……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死亡?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**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鸿蒙宇宙所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世界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成的【逆天邪神】**世界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要依仗于某些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。而当支撑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这个世界自然也就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荒芜与死亡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能自成一个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这个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绝对非同寻常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云哥哥,昨天听他们说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驸马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位公主……那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一定很漂亮对不对?”凤雪児侧首看着云澈,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还没回答,夏元霸已经凑了过来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若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漂亮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没有我姐姐好看……还有还有,我姐姐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老婆,雪若师姐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老婆。”

  作为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,夏元霸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后来娶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有了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敌意,再加上苍月贵为公主,性格又温婉贤柔,让他不得不替姐姐有一种危机意识。所以凤雪児提到云澈妻子,而且直接提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时,他马上站出来,维护自己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老婆地位。

  “……”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打不过夏元霸,云澈真想一脚把他踢飞出去。

  “啊?”果然,凤雪児樱唇张开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:“云哥哥,原来你有……两个妻子?”

  “咳咳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…你要知道,你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魅力是【逆天邪神】非常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有些东西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能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前言不搭后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着。

  没想到,凤雪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点着头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嗯,对哦,云哥哥这么好,肯定应该有很多很多女孩子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哥哥今年十九岁,两个妻子……好像也不算多的【逆天邪神】!父皇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四百六十多个妃子,比云哥哥多好多哦!”

  四……四百……六十多个!?

  云澈暗吸一口凉气……当皇帝,果然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嫉妒啊啊!

  等等……四百六十多个妃子才十四个儿子一个女儿?

  好像也不咋地啊!!

  想到后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立马舒服了很多,他点头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嗯!我会向雪児父皇学习,在这方面多加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雪児,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,如果可以回答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回答我,如果不方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可以直接不用回答。”

  “嗯,云哥哥你问。”凤雪児欣然答应。

  云澈稍稍整理了下思绪,问道:“雪児,你十六岁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大部分时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陪在你们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凤神’身边吗?”

  “凤神”两个字,让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,她沉默了一小会儿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在我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凤神大人便忽然出现,然后将我带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一直到我八岁,我才第一次见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。之后,我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也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陪在凤神大人身边,一直到我十三岁那年……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嘎然而止,没有再说下去。

  云澈可以猜到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凤雪児十三岁那年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年前,她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凤神大人”死了。当然,他不会去向凤雪児确认这件事,因为凤神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连凤凰神宗,都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可传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秘密。他想了想,道:“那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,有没有向你提过另一个……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凤雪児螓首抬起,美眸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会儿,然后……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凤神大人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兽凤凰在很久很久以前,留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凤凰残灵,用来引导凤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试炼与传承。其中一个,在神凰帝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,另外一个,在苍风国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,很久之前就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凤雪児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她看着云澈:“云哥哥,昨天你问我,为什么我明知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个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,还要教给你凤凰颂世典……其实昨天,我只回答了一半,还有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。”

  “凤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?”云澈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“凤神大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,但在天玄大陆停留已久后,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被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秽所沾染,生出了本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**,想要成为天玄大陆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,然后称霸整个天玄大陆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它脱离束缚,离开试炼之地,前往苍风国找到了另外一个凤凰之灵,恶战之后,将它消灭,但它自己也受到了重创,不但力量变得衰弱好多,而且本可持续十数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也变得只剩下几千年,就连凤凰颂世典也在恶战中被损毁、残缺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凤雪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和云澈当初在试炼之地从凤凰之灵口中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基本一致。只不过,凤凰之灵当年却并没有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亡,但凤凰颂世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只剩第五、六两重。

  “后来,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逐渐临近终结,看破了很多东西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**和污秽也一点点淡去,对于当年毁灭另外一个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它感到罪恶和后悔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三年前,凤神大人在即将……凤神大人又忽然感觉到了另一个凤凰之灵和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它告诉我,如果遇到另外一系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要与之和平共处,并且把凤凰颂世典教给他……因为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,凤神大人只损失了凤凰颂世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两重境界,另外一个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则被它完全毁去,即使得到凤凰血脉,也注定无法修炼凤凰玄功。”

  云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一阵发怔。

  虽然凤雪児在尽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着,但她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都透着凤神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让他没有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到来凤凰神宗前最最忌惮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灵嘱咐他一定要警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凤神”,早已后悔和忏悔了自己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与罪恶,世事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预料。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云哥哥居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位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,而且还得到了源力和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……啊,对了,云哥哥,另外一位凤神大人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?它现在还……还好吗?”凤雪児兴奋和期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啊……”云澈想了想,然后有些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我也没看清它长什么样子,每次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只金灿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现在就在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,它也和我说起过当年和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恩怨,这次我回苍风之后,看来有必要把这些话也告诉它,它应该也能欣慰不少吧。”

  “嗯!”凤雪児点头,然后神情迷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其实,凤神大人在知道另一个凤凰之灵其实并没有消亡后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下子解开了心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心结。所以,在知道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位凤凰之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后,我也很开心。”

  云澈刚要说话,忽而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个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了过来:

  “哦?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美丽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妹妹吗,在这如此神秘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相遇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幸运。”

  云澈、凤雪児、夏元霸同时转头,就在他们后方不到百丈之距,一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搂着他那两个妖媚入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中丝毫不掩饰张狂与淫邪,正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他们走来。

  “夜星寒?”云澈低吟一声,随之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,夜星寒那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和眼神,让他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,他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元霸,小心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夏元霸身体一僵,微微点头,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之上血管瞬间根根鼓起。

  夏元霸霸皇中期,凤雪児半步帝君,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皇中期,他若要发难,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和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但就因为如此,云澈反而愈加不安,因为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猎物在手,成竹在胸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!

  “夜少宫主。”凤雪児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。

  “哦~~”夜星寒一双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眯起,直盯着凤雪児曼妙如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,对云澈和夏元霸视若不见:“雪児妹妹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见外了,夜少宫主这个称呼多无趣和生分,我更想听雪児妹妹喊我……夜哥哥。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