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56章 玄舟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谋

第456章 玄舟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谋

  readx;  “你要独自一人?不行!绝对不行!”凤横空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这个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诡异莫测,连父皇在其中都要小心翼翼,说不定就会遭遇到什么危险,你必须时刻跟在父皇身边,否则父皇绝不放心。↖頂↖点↖小↖说,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父皇说过,这里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太古玄舟最最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而父皇现在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反而要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雪児一个人只在周围游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安全吗?”凤雪児轻声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凤横空一滞,然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雪児,你从小到大,都没有离开过神凰城,更没有一个人去过有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所以父皇根本无法放心你一个人。”

  “嗯,雪児知道,雪児从小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父皇,和各位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下长大。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雪児总要长大,不可能一辈子,做什么事都要在父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下。雪児今年已经满十六岁,早已到了自己做决定,自己历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。这里,不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点吗?难道父皇,希望雪児永远在保护下成长,永远没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吗?”

  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希冀,甚至有丝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恰灸嫣煨吧瘛矿。

  凤横空心中大动,但依然无法放心凤雪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在这个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独行,毕竟这么多年,他已经习惯了给予凤雪児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。他刚要开口,凤非烟凑了过来,在他耳边道:“宗主,雪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没有错。她今年已经十六岁了……虽然给予她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没有错,但却也不能一直这么保护下去,否则,她将永远无法独当一面,反而浪费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和力量。再说,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也已经暴露,隐藏……也没有必要了。”

  “而且以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周围万里之内,都根本没有什么能对她造成威胁。要说独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……就算夜星寒和姬千柔联手,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宗主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放心……”凤非烟给了凤横空一个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:“那我便留下来,暗中保护雪児,也刚好可以……”

  凤非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以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周围万里都不可能有危险。若再有凤非烟暗中保护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无一失……同时,由凤非烟出手击杀云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无一失!

  凤横空没有了疑惑,向凤雪児缓缓点头:“好吧,雪児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你已经长大了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到了自己做决定,和历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要牢记父皇之前和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万事小心。”

  “哇……谢谢父皇!那雪児自己走了哦,父皇也要记得小心。”凤雪児开心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声,然后向凤横空一挥手,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向东方而去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云澈和夏元霸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“唉,这孩子……”凤横空摇头笑了笑。

  “宗主放心,这里没什么可威胁到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,何况还有我在暗中保护,宗主就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吧。”凤非烟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没过多久,凤非烟也飞身而起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凤雪児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……师父之前说过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不过我一点都不明白‘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这里,传音玉,还有一切用来传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都无法使用。就连玄气传音都不行。玄力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范围也会很小。”

  由于云澈还没有飞行能力,所以夏元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他踏地而行,两人不快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进了十几里,眼前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草原,也依然看不到尽头。听到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云澈试着放出感知……果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才达到到不到二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就再也无法延伸。

  “果然很古怪。”云澈道,两年前,他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池秘境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**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,但太古玄舟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和天池秘境大有不同,但不同在哪里,他又说不上来。

 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前行,速度逐步加快,在草原地带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并没有遇到什么玄兽,至于奇珍异草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株都没见到,贫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塌糊涂。一个多时辰之后,他们终于踏出了草原地带,而前方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一望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荒原。

  进入荒原地带,风变得平缓而萧瑟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这种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也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性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起。果然,才走了没几步,一块巨石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忽然窜出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,直扑云澈和夏元霸而来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蝎子!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蝎尾闪动着属于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色光芒。

  云澈手腕一动,身体一闪,瞬间出现在巨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龙阙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出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巨蝎的【逆天邪神】腹部。

  砰!!

  巨蝎被砸的【逆天邪神】在空中翻滚,然后重重落下,在它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夏元霸快速冲上,低吼一声,一拳轰在了巨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顿时一声爆响,巨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接被轰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,散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块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散,片片黑血洒出,淋落之处,将地面也染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,其中有两滴溅落在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。

  云澈快步向前,用天毒珠将夏元霸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血净化,同时心中暗惊。这只剧毒巨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强硬无比,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一击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它击飞,却没能让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受创,而夏元霸不借助武器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,便将它轰成碎渣……

  夏元霸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恐怖。

  “开始有玄兽了,姐夫你要稍微小心一些。”夏元霸将脚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碎块踢开,然后又挥了挥手臂,道:“不过姐夫也不用太担心,这周围不会有什么太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凭姐夫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没有什么能威胁到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如果你姐姐知道了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一定会吓一大跳。”云澈看着夏元霸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云哥哥!”

  这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一个清脆轻灵,宛若仙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一顿,快速回头……这个声音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!

  他一回首,便看到了空中一个幻美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影。她从空中缓缓飘落而下,姿态优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一只翩翩起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红蝴蝶。虽然她依然戴着凤玉琉璃冠,但云澈可以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她雀跃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:“雪児!?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他们呢?”

  凤雪児落在云澈身前,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父皇他们去探索玄舟内部,准许我一个人自由行动哦。”

  “你父皇为什么会允许你自己一个人?他以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神凰城都不允许你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嘻嘻,”凤雪児嫣然一笑:“我和父皇说了云哥哥当初和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告诉父皇我已经长大,到了该**,自己做决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父皇就同意了呢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云澈微微点头,虽然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不相信凤横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放心让凤雪児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可能存在着未知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独自行动,但凤雪児就站在他面前,让他也不得不信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自然而然变得愉悦起来,本以为下次近距离相对,不知要何年何月,没想到这么快,他又有了和她相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他微笑着道:“那……雪児,我们要不要一起?”

  “嗯!”凤雪児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如果此时掀开凤玉琉璃,会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眸已弯成一枚皎洁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月,她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云哥哥,你要保护雪児哦……唔,还有大个子哥哥,你也要保护雪児哦。”

  “大个子哥哥”一直双眼发直盯着两人看,直到凤雪児对他说话,他才脑袋一晃,瞪大眼睛道:“姐夫,你们……认识?”

  “嗯,”云澈点头:“雪児她之前救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”

  云澈这么一句话,让夏元霸看向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顿时剧变……就凭救过云澈这一点,别说对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恶不赦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妖婆,他也会肃然起敬,感激有加。他一拍胸膛道:“你救过我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那就等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救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你放心,谁要敢欺负你,不管是【逆天邪神】人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我一定不放过……额,等等!”

  夏元霸忽然想到了古苍真人昨天对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,声音嘎然而止,然后变得有些结结巴巴起来:“小姑娘……哦不不,雪公主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半步帝君?”

  “对啊!”凤雪児很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仿佛这对她而言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太值得骄傲和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事:“到我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玄力应该就可以达到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君玄境啦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厉害?”

  “厉害……厉害……”夏元霸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,神情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点着头。他在皇极圣域待了近两年,见识了无数以往只存在于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眼界早已今非昔比……但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皇极圣域,也从来没出现过二十岁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君!别说夏元霸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古苍真人,昨天在察觉到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失色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十六岁?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夏元霸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不告诉你哦。”凤雪児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然后来到云澈身边:“云哥哥,我们去哪里玩呢?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一个时辰,又可以和云哥哥一起度过了呢,好开心。”

  “雪児想去哪里?”

  “唔……其实都可以!告诉云哥哥一个秘密,我离开父皇独自一个人行动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来找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过这里好空旷,感知范围又变得好小,刚才都迷了路,还以为找不到了呢……”

  被晾在一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愣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亲密站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抓了抓脑袋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好像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不过奇怪了,师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从来不被允许和任何人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吗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同一时间,另一个地方。

  “凤凰大长老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夜星寒转过身来,眯眼看向身后找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非烟。他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姬和媚姬也缓缓散开,手中分别亮出一把短刀,眼神也变得冰寒。这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之地,因为在这里杀人,周围不会有其他人看到和察觉到,在太古玄舟消失后,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也将完全消失,可以毫无顾忌。凤非烟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霸皇,夜星寒断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“不用紧张,这位凤凰大长老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凤凰神宗最为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来找本少,只有好事,没有坏事。”夜星寒一伸手,主动走向了凤非烟:“你没有和凤横空他们一起去探索?莫非,你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?”

  “呵呵。”凤非烟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我当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少宫主送好消息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准备送给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份大礼,已经不需要等到明后天了,今天就可以。而且,还可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万无一失。”

  “哦?”夜星寒面孔仰起。

  “少宫主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她并没有随凤横空一起深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独自行动……而我没有跟进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遵从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暗中保护凤雪児,也顺便杀了云澈那只不自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老鼠!”

  凤非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夜星寒双目中陡放奇光,随之,他双手抬头,仰头狂笑起来……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