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55章 奇异空间

第455章 奇异空间

  这里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,但光线却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昏暗,反而格外明亮。云澈抬目看去,随之暗自咋舌,因为眼前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一望无际,碧绿连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草原!草原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连结着灰蒙蒙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。

  “哇!果然和师父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!”初次来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惊讶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出声:“师父说太古玄舟内部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,自成一个世界,这里看上去,让人根本无法想象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。”

  “自成一个世界?”云澈面露惊讶。同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也响起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果然,这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和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截然不同!如此看来,这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空间,可要比在外面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或许……要比整个天玄大陆还要庞大数倍……甚至千万倍都有可能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整个草原平坦无比,看不到边际,唯一惹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远处一个一丈来宽,闪动着淡赤色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。凤横空和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长老正围在这个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目光格外慎重。

  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果然诡异,这样一个空间玄阵,在天玄大陆,若≌是【逆天邪神】久置不用,玄力万年也只会衰减五成左右。而这个朕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皇一辈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,才短短三百年时间,便已衰减了近八成之多。”凤横空皱着眉头道。

  “不过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将我们传送到上次探索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了。”凤非烟手从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上收回,沉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太古玄舟太过庞大,短短十二个时辰根本不可能探索完毕。所以,凤凰神宗在每次探索之后,都会留下这么一个空间玄阵,下次太古玄舟开启时,便可直接从这个玄阵传送到上次探索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“先加强一下初始玄阵,然后便开始吧。”凤横空果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好!”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多个霸皇同时出手,将玄力倾注入这个玄阵之中,很快,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便由暗淡变得越来越浓郁。

  玄阵加强完毕后,凤横空转过身,道:“各位圣地和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,可要一起前往探索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?先辈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探索已深入到了三万里左右,虽然始终一无所获,但说不定,我们这次就会有突破性进展,发现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奇物。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危险便越大,三万里之处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霸玄兽横行,危险重重,一些障碍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人之力无法突破,需要协力而行。若想一同前往,便可进入这玄阵之中,若想自由而行,也可自便……不过,”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顿了顿,淡淡道:“霸皇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算了,进入这玄阵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。”

  三十六人中,玄力低于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只有五个人而已,云澈一个,黑煞国玄者两个,还有两个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带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姬与媚姬。

  太古玄舟三百年一现,既然进入了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选择协力探索深处。古苍真人转过身,道:“元霸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和为师一起?”

  夏元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不了师父,弟子这次随师父来玄舟之中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开眼界,并没有什么野心,所以就不一起了,我和姐夫随便到处玩玩就好。”

  有云澈在,古苍就知道夏元霸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回答,他缓缓点头:“也好。不过,这附近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虽然并无威胁,环境也并不险恶,但这个世界毕竟非同寻常,谁也无法预料哪里会不会隐藏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所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小心为上。”

  “另外,要记住为师之前已经说过多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件事……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舟门打开,便意味着玄舟在十二个时辰之后便会消失,在时间临近第十二个时辰时,整个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就会出现战栗,在感觉到空间战栗时,一定要让自己处在尽可能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才会在十二个时辰时被强行推出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但,你若那时候处在密闭之地,比如山洞、峡谷、房屋、石塔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就将无法被排出玄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同玄舟一起消失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亡!自太古玄舟出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十数个先人遭此厄运,形魂皆灭!切记!”

  “我知道了,师父。”夏元霸点头,然后疑问道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在相对密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就不会被排出去了呢?”

  “因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块土地,每一颗石头,都坚硬无比,而且内蕴着密度极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土系规则。”古苍真人一伸手,将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吸了过来,交到夏元霸手上:“元霸,你试着将它毁掉。”

  “喔……”以夏元霸目前霸皇中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别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石头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玄铁,也能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捏成粉末。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重量和手感上和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并无二致,他把石头拿起,用力一握……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惊容,因为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别说被捏碎,但半点变形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都没有。

  夏元霸将石头放到左手,手掌摊开,然后微吸一口气,右手成拳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砸下。

  噗……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张脸扭曲了一下,直痛的【逆天邪神】龇牙咧嘴,手中石块也掉了下去……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损。

  “这这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石头!怎么会这么硬!”夏元霸甩着手腕,一脸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就站在夏元霸身边,听着他们师徒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话,看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惊讶。

  “在诸多猜测中,这艘太古玄舟很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真神时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那么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小石头,也绝非寻常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事物,都坚韧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,就算你用尽全力,也基本不可能打碎这里哪怕最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块石头,就更不要说石壁之类。”古苍真人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物既能抵挡如此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自然能抵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。若在十二个时辰后,身处周围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类隔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那个将我们送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也会被完全隔绝,从而无法出去,随着太古玄舟消失,并永久葬身其中。”

  “哦哦,知道了。”夏元霸心有余悸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一眼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,更加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保险起见,元霸,拿着这个。”古苍真人拿出一块玉石吊坠,然后直接挂到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上。

  “额,师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夏元霸好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据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,所造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玉石。在这玄舟之中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十二个时辰时身处密闭之地无法出来,就将这些玉石捏碎,其中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空间玄阵,会将你直接传送到玄舟正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城。玉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虽小,但由于是【逆天邪神】遵循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,所以制造起来艰难无比,需要数个帝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“当年圣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位亲传弟子因被迷失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处古殿之中,无法脱离,从而随同太古玄舟一同消失,圣帝悲怒之下,便有了这专门针对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玉石的【逆天邪神】诞生。整个天玄大陆,也唯有我皇极圣域拥有。”

  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夏元霸点头,然后想也不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师父,这种玉石你还有没有?给我姐夫一个!”

  “这……”古苍真人面露难色,他刚要摇头,继而又忽然想到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不给,夏元霸极有可能会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送给云澈。他只能暗中一叹,将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拿了下来:“算了,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块你拿去吧。这两块玉石远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要难得,除非危及生命,否则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用动用。”

  “谢谢师父!”夏元霸立马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交给云澈一块,然后随手和古苍真人打了个招呼:“姐夫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这里虽然也有玄兽,但师父说周围几百里之内,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兽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看着云澈和夏元霸向东方走远,古苍真人默自苦笑了一声。整个天玄大陆,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而不得,而面对夏元霸,他大多数时候却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讨好于他,生怕这个弟子丢了……毕竟,夏元霸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着传说之中,注定成为一世霸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!

  而让他有些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之前两年中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可谓沉寂而威横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符合封皇称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。但在遇到了云澈之后,那一身原本越来越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霸气却几乎隐藏了个无影无踪,另外,在到来神凰之前,夏元霸进太古玄舟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亲临险境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闯荡,然后在危机和险境之中层层突破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但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毫无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附近区域……

  古苍真人已经开始感觉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对于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,还有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进一步觉醒,或许会有着相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作用。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陆续进入玄阵之中,古苍真人和凌坤也站到了玄阵边缘。凌坤看了一眼停留在半空,没有要过来意思的【逆天邪神】夜星寒,道:“夜少宫主,不与我们一起吗?”

  “哼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算了。”夜星寒皮笑肉不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姬媚姬进去,一定会有一些老不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给本少脸色看,相比于发现什么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神物,本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在这太古玄舟之中逍遥快活更加感兴趣。”

  说完,夜星寒大笑一声,搂着两个女人遥遥而去。

  “人家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欣赏风景的【逆天邪神】,打打杀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交给你们这些臭男人做吧,人家可不要。”姬千柔长发一甩,嘴唇一抿,傲娇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独自离去。

  对于夜星寒和姬千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独行,凤横空没有半点要挽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反而暗暗舒了一口气,队伍里少了这两个刺头,能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多:“雪児,我们进去吧,之后,你要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在父皇身边,千万不要随意走动。”

  凤横空说完之后,凤雪児却没有迈动脚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说道:“父皇,雪児想自己到处转转,不和父皇一起,可以吗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