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450章 落幕
  “父皇、大长老、皇兄……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太天真幼稚,不能理解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在雪児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你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了。神凰国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,在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霸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敬畏,而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畏惧。你们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和尊严,雪児同样不懂,雪児所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和尊严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容纳万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度,恩泽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博爱,和容纳百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宽恕与仁慈。”

  “所以,如果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雪児把云澈打败……”凤雪児面向云澈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雪児……认输。”

  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瞠目,面面相觑。如果这些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其他凤凰弟子说出,纵然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熙洛,也会被视为大逆不道,连凤横空都足以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场暴走,但说这些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,他们别说有人露出愤怒,就连出口反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没有。

  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反质问凤凰神宗,但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真正维护着凤凰神宗今天被云澈彻底践踏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她之前那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释放,向世人震撼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凤凰神宗年轻一辈巅峰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她质问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以神凰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去努力维持着一个霸主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和气度,让这场排位战之后,天玄可以少几分对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耻笑和嘲讽。

  全场一片安静,随后,零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声响起,然后便如燎原火花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至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拍掌声、欢呼声宛若雷霆般热烈震耳——其热烈程度,超过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。

  而这其中,也包含着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玄者。虽然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凰国民,而雪公主违逆了神凰帝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用自己娇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反质问着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作为,当着天下人之面,主动向苍风云澈认输……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觉得愤怒和耻辱,反而有一种直渗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折服,甚至骄傲!

  所有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在今天重新认识了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公主。他们没有能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雪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但却看到了她举世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,和冰雪一般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无法不赞叹。”古苍感叹着道:“整个天玄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躯,却又有着冰晶琉璃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不知这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幸运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幸。”

  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经久不息,声浪几乎穿透了苍穹。云澈和凤雪児相对,终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开口:“雪児,对不起……我骗了你那么多,你应该对我……很失望吧。”

  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凤雪児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会怪云哥哥呢……其实,我也有一件事,欺骗了云哥哥。”

  “你……骗了我?”云澈一怔。

  “嗯……”凤雪児轻点螓首:“其实,我在很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就知道云哥哥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就知道了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,从凤绝崖上掉下来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原因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动荡了一下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时候。”

  “在我教给云哥哥总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”凤雪児回答:“那时,云哥哥在修炼总诀时,眉心现出了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。那时候,我就知道了。因为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印记,只有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血赐予才有可能出现。而且,连父皇他们也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要出现黄金凤印,纯净凤血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一个必要因素,还必须被赐予凤凰源力和凤凰神魂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我那时候就知道,云哥哥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凤神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者。而且被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凤神大人终生只可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魂与源力传承……就和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。或许,我会那么愿意相信和亲近云哥哥,凤魂与源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引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哦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,还愿意让我留在那里疗伤,而且……还要继续教我凤凰颂世典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变得紊乱,他一直在为欺骗凤雪児而内疚,但他绝没有想到,原来凤雪児早已知晓一切,却也始终没有拆穿他。

  “因为我知道,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瞒和欺骗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。我更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切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能被凤神大人给予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也证明云哥哥绝对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坏人。所以,云哥哥想要学凤凰颂世典,我当然愿意,而且好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教给云哥哥。云哥哥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凤凰颂世典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哥哥应该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云哥哥对我有欺骗,我对云哥哥也一直隐瞒……所以,我们之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扯平了,对吗?”

  凤玉琉璃轻轻晃动,虽然云澈看不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,但可以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她在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终于开始落下,凤雪児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注视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很轻,又很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我会永远记得。我会一直记得云哥哥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更会记得我对云哥哥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我凤雪児,永远都不会做伤害云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呼喊声完全落下,凤雪児也已转过身去,在云澈,和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注视下,回到了凤横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

  “父皇,对不起,雪児让你失望了。”凤雪児站在凤横空身前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凤横空摇了摇头,怅然一叹,神情间没有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责怪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疼:“怎么会。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做错了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皇让雪児失望了才对……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父皇如被醍醐灌顶……”

  凤横空目光转过,看向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胸口微微起伏,然后皱起眉头,亲自宣布道:“云澈,这届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战,我神凰帝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败给了你们苍风,而且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服口服!凤凰血脉一事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误解,朕以神凰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承诺,今日之后,再也不会因血脉之事而针对于你。我们既然同属凤凰一脉,你若愿意加入凤凰神宗,朕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欢迎!”

  “现在,由朕宣布,第三十九七国排位战最终胜者……苍风国!依照承诺,本届排位排位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和排位第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煞国,可在明日选择三人,随同我凤凰神宗共同探索太古玄舟!”

  哗——

  整个赛场顿时欢呼一片,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仅仅来自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呼,而且来自所有六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。

  因太古玄舟一事,这届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场,被压缩到了史无前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而这届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、转折、震撼、结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史无前例!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,击败了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凰,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一人之力,完败对方十人!

  另一个凤凰传承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……地玄战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……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……十六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步帝君……这届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将注定轰动天玄,载入史册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这个名字,这个注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未来主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也将在今日之后,传遍天下。

  随着凤横空亲口宣布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这届排位战至此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束了。夏元霸快速冲了上去,将云澈拉到了古苍真人身边,直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无伦次。观众席上,各国玄者也在凤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动之下,开始有序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场。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潮依然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着,无法平息,他攥着双手,一脸潮红,无比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太太太英明了!啊啊啊啊……我大哥他没有和我一起来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!”

  “嗯,这话我完全认同。”花洺海点头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即将踏出赛场时,目光忽然回转了一下,直直了落在了另一个方向……夜星寒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那一刹那,一抹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在眼瞳深处一闪而过。

  “父母之仇,亡族之恨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粉身碎骨……我也总有一天……要你日月神宫血债血偿。”

  花洺海咬着牙,在心中默念着早已深深刻在他灵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誓。

  之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如小雅身染来自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力,都集中在拼命为如小雅续命上。现在,如小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毒已解,身体以很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康复痊愈着……今天,又亲眼见到了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心中一直被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恨火,就如沉寂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般彻底爆发。

  夜星寒正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忽然,一刹那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从背后传来,他瞬间回首,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向了后方,但却并没有发现什么。他收回目光,眼睛眯起,看向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,目光与一个人短暂碰触后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同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